济川药业又陷行贿丑闻!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业绩首现下滑

济川药业又陷行贿丑闻!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业绩首现下滑

2020年08月14日 11:30:10
来源:中访网财经

【环球网综合报道】近日,随着原眉山市人民医院院长王建民受贿一案浮出水面,药企行贿这一“隐秘的角落”又再一次曝光在公众眼前。环球健康注意到,在涉嫌行贿的名单里,A股上市企业湖北济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位列其中。

在行贿丑闻背后,是济川药业连续8年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现状,业内人士表示,医药回扣、会议赞助等是一些药企与医院之间勾连的“潜规则”。

此外,2019年济川药业新上市的两款“消字号”产品因对外宣传称可以“辅助治疗”、“预防疾病”等,涉嫌虚假宣传,被环球健康曝光(请见:《寄望新品提振业绩济川药业消字号产品却涉嫌虚假宣传》)。

济川药业全资子公司涉嫌行贿

因一份刑事裁定书,济川药业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7月30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王建民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四川眉山市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建民利用职务之便,2005年至2019年期间,在药品、器械采购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财物241.72004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处罚金40万元,并追缴违法所得及扣押在案的涉案财物。

环球健康注意到,在行贿药企名单中,除了四川盛通药业等药企,上市公司济川药业的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公司也牵涉其中。

根据《判决书》,2015年,王建民为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南片区销售代表杨某在市医院销售药品上提供帮助,收受杨某现金1万元。杨某证实,为了与市医院院长王建民搞好关系,2015年左右,他所在公司帮助王建民到中国人民大学读研修班,他陪同王建民去学校报名后在附近一家宾馆送给王建民现金1万元。

事实上,济川药业陷入行贿丑闻已非首次,据媒体报道,2012年5月,济川药业子公司济源医药因其业务员的商业违规行为,被池州市工商局处以1.5万元的罚款。此宗案件涉嫌商业贿赂。

早在2005年,成都商报曾在报道药品降价被医院“踢”出药房时,提到江苏济川药业集团四川分公司负责人、驻成都业务员及其临床医药代表,文中明确写道,他们“将药品打进医院药房时,必须付出很多打点费用”,“和开处方的医生联络感情送礼不下10次”,“要维持销售,成本除了给医生的基本回扣之外,还要经常勾兑有处方权的医生。”

业绩下滑 销售费用每年占营收近半

据天眼查,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为上市公司湖北济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济川药业主要从事药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药品产品线主要围绕儿科、呼吸、消化等领域,主要产品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

济川药业日前披露的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69.4亿元,归属净利润16.2亿元。全资子公司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实现营收549953.13万元(约55亿元),净利润157462.85万元(约15.7亿元),是业绩主要贡献者。

环球健康发现,业绩一路飙升的济川药业在去年首次遭遇“滑铁卢,而与此同时,销售费用却一直居高不下,几乎每年都占营业收入的近一半。

从济川药业的财报数据来看,2012年营收19.2亿元、销售费用10.6亿元;2013年营收24.48亿元,销售费用13.83亿元;2014年营收29.86亿元,销售费用16.46亿;2015年营收37.68亿元、销售费用20.45亿;2016年营收46.78亿,销售费用25.07亿元;2017年营收56.42亿元,销售费用29.41亿元;2018年营收72.08亿元,销售费用36.64亿元;2019年营收69.40亿元,销售费用34.49亿元。

就济川药业2019年的财报数据来看,其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的49.7%,而研发支出仅占营业收入比重的3.33%。销售费用中,仅市场推广费就占销售费用支出总额的60.03%;差旅费占销售费用支出总额的18.34%。

为何出现如此之高的市场费与差旅费?对此,济川药业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采用以专业化学术推广为主、渠道分销为辅的销售模式。其中,在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下,公司主要通过组织学术研讨会、参与各省药品招标、开展营销活动、成立OTC管理团队等形式,加强对终端市场资源的信息沟通和控制力度。

另外,学术推广模式下设立的营销办事机构覆盖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营销渠道覆盖医院、基层医疗机构、药店、商超电超,拥有超过3000人的营销团队。

在渠道分销的销售模式下,由医药商业公司向公司进行采购,再将产品销售至医疗机构或药店。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医药回扣、会议赞助等是一些药企与医院之间勾连的“潜规则”,这也是导致部分药企的销售费用居高不下的原因,长此以往会影响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