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新基建东风深度融合数字化经济,看薛光林创办的光汇石油如何做!
财经

借新基建东风深度融合数字化经济,看薛光林创办的光汇石油如何做!

2020年08月14日 12:42:12
来源:时时企闻网观

2020年,“新基建”已成为中国经济稳增长的重要力量。国内最大的民营石油机构之一——光汇石油创始人薛光林博士(Raymond Sit)认为,“新基建”蕴含油气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机遇。能源企业借助“新基建”,可吸收数字化时代赋予的科技力量,推动数字经济与油气上中下游产业的深度融合,实现智能创新与产业升级相互促进。

能源企业应该如何抓住“新基建”的政策红利,带动整个传统油气产业的转型升级呢?被外界誉为“第四桶油”的光汇石油通过数字化、5G新技术搭建能源互补体系,整合整个油气产业链,走出企业转型升级的高质量发展之路。

光汇石油如何借新基建东风?

据了解,早在1992年,光汇石油在深圳创办以来便坚持深耕油气实体产业链,成为国家重点支持的能源企业。从2016年开始,光汇石油开始转型新业态,通过智能创新的新技术,以传统的油气资源生产供应为依托,创新打造服务于车主加油消费生态圈的智能消费互联网平台——光汇云油,为车主客户提供全新能源消费体验,创造智慧服务新价值。

一位油气行业资深人士分析,光汇云油的成功,在于能够带来一场传统能源行业生产方式的变革,促进能源互补体系的构建,盘活油气上中下游的产业链。一方面,光汇云油整合包括“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民营加油站在内的全国11家油站资源,颠覆传统代充卡的模式,实现光汇云油加油卡在所有加油站通用,释放更高协同价值;另一方面,光汇云油加速实现对B端的社会加油站及个体加油站提供车主引流、集采供油的同时,也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C端车主用户精准智能推送最近、最优惠的油站,既提供了智能创新的加油消费体验,也有效提升加油站的能源利用效率,帮助油气行业降本增效。

“新基建”是面对经济压力、稳定经济增长的有效措施,更是加快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推动经济迈向高质量发展的创新之举。“新基建”浪潮之下,如何推动油气能源的全面融合发展,建设全国3亿车主能源生态圈,已然成为能源企业的重要课题,而光汇云油依靠母公司光汇石油近28年来积累的重资产和产业链优势,通过5G及工业互联网等技术盘活能源产业链的资源,通过能源“上云”等举措助力传统能源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发展,无疑给传统能源产业注入了强劲的发展势能。

光汇石油债务重组取得进展 获华融驰援

最近几年,面对国内外复杂的经济大环境以及经济压力的局势,光汇石油卷入了债务风波。不过,近期,频频有迹象显示光汇债务危机的解决取得进展。

2019年12月,据媒体报道,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民生银行、包商银行、江苏银行、兴业银行、平安银行与光汇石油正式签署《联合贷款协议》,光汇石油境内156亿元人民币债务重组宣告成功。

在今年7月31日的最新公告中,光汇石油就其诉讼进展披露称,公司已就债务重组取得重大进展,截至现时已与多个债权人之间达成和解协议并根据已达成的和解协议开始分期付款,其中包括Petco Trading Labuan Company Ltd、Petrolimex Singapore Pte Limited、Qatar National Bank及HaitongGlobal Investment SPC III等主要债权人的债务目前已完全清偿。

此外,7月27日,光汇石油曾公告称,关于在香港的重大诉讼,公司已成功与呈请人(Petco Trading Labuan Company Ltd.,下称"Petco")及同案其他相关债权人全部达成和解并了结债务,以处理撤销其在香港法院的诉讼(HCCW147/2019)。于2020年7月27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Petco于2019年5月17日对公司提出的清盘呈请(HCCW147/2019)被正式撤销。

此外,因为光汇石油子公司债务提供个人担保而被法院裁定破产的创始人薛光林,其个人解除破产程序亦在推进中。

今年5月,光汇石油曾公告,薛光林于2019年4月11日因就Brightoil Petroleum (S’pore) Pte. Ltd.(光汇石油的全资附属公司)所欠Petrolimex Singapore Pte Ltd总额超过3000万美元的债务提供担保而被香港高等法院根据破产程序HCB6051/2018裁定破产;于2020年5月14日,Petrolimex、Brightoil Petroleum (S’pore) Pte. Ltd.与光汇石油已订立一项有关偿还Petrolimex现有债务之和解协议,并将妥善解决所欠Petrolimex的所有债务。

光汇石油在公告中表示,至此公司已与大多数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其中包括丰田通商株式会社、Broad ActionLimited、澳门国际银行、Petco Trading Labuan Company Ltd、Haitong Global Investment SPC III、Qatar National Bank (Q.P.S.C.)新加坡分行及 Slaughter and May。

光汇石油称,光汇石油及光汇石油相关附属公司亦与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分行及中国华融海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订立了债务重组协议;通过妥善处理有关薛光林提供个人担保的大多数债权人之债务,预计此举将有助于薛光林加快解除破产程序。

另一方面,光汇石油近期获得来自华融的驰援。

5月19日,光汇石油发布公告称,作为主要合作伙伴的中国华融海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继于2019年年底向其多间全资附属公司提供约三亿六千二百万美元为期五至十二年不等的融资,以收购光汇石油的债务及对光汇石油现有债务进行了重组之后,又于2020年5月19日向光汇石油提供了三千万美元贷款,以支持光汇石油之营运并偿还部分未偿还债务,为光汇石油之债务重组,以及疫情期间的营运提供了大力支持。

“第四桶油”家底如何

官网介绍显示,光汇石油是中国最大的海上供油服务供货商之一,主要从事上游油气田开发开采和生产、石油仓储与码头以及石油国际贸易与海上供油等业务。2008年,光汇石油在港交所借壳上市。

光汇创始人为薛光林,2003年被认为是他的转折之年,据悉,这一年他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同年则获海关总署批准设立20万立方米的成品油公共保税仓,也是在这一年,薛光林开始向有关部门申请保税船供油的牌照,将业务瞄准海上供油。通过一系列烦琐艰难的操作,他成为当时物价拥有海上外轮免税供油资质企业中的唯一民企。

据媒体报道,2011年福布斯大陆富豪榜单中,光汇创始人、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的薛光林以28亿美元的身家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并列第19位。

历经多年扩张,光汇家底雄厚

光汇官网显示,拥有新疆塔里木盆地迪那1气田、吐孜气田以及渤海湾曹妃甸油田区块三个油气田项目,本集团拥有经证实净2P储量预计可达约8300万桶油当量。

其中,曹妃甸项目位于中国渤海湾,由两个常规签署区块组成,油田已有超过十年的生产开发历史,为低风险的海上在产成熟油田。目前油田日产原油总量超过3万桶;根据第三方咨询公司于2018年8月31日的评估报告显示,本项目总2P储量达100.25百万桶油(MMBO)。

光汇近年来的业务重点之一在于“光汇云油”。

据称,2016年开始,光汇石油转型新业态,打造服务于车主加油消费的互联网平台“光汇云油”。2017年又创新推出一站式海运电商平台“海运在线”,为船东客户、货主以及海运相关产业链提供省钱、智能、快捷的海运服务。有报道称,光汇云油自2016年上线至今,累计服务用户近2000万名活跃车主用户。

身处高门槛的石油行业,光汇作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备受关注

2015年,薛光林接受《环球企业家》采访谈及与中石油中石化“两桶油”的关系时表示:“民营企业在内地拓展石油业务实属不易,必须在涉及垄断、法规、政策、资金等一系列的条件限制下,寻找生存空间。

在《财富》杂志发布的2017年中国500强榜单中,光汇石油以493.6亿元的营业收入、15.2亿元的利润,排在第139位,同时也是民营石油企业的首位。

在今年5月的全国两会上,薛光林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就中国民营实体经济发展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建议银行成立专门配套基金,国家牵头成立服务于民营实体经济的产业及股权投资基金,加快资本市场改革。

光汇的一大实体项目也获得央企的支持

2018年底,光汇官网发布消息,中海油集团作为主要合作伙伴,通过旗下国际融资租赁和中海石油两间公司为光汇石油曹妃甸油田项目提供总额约7亿美元的融资和资金支持——具体包括提供达4亿美元,为期5年的融资,并额外提供3亿美元额度的垫资计划。

光汇负责人表示:“集团旗下曹妃甸油田综合开发调整方案成功施行后,能实现油田年产量在现有基础上增产一倍以上。”

据光汇石油7月31日发布的业务营运季度更新,至2020年上半年末,曹妃甸油田的日产量为5.5万桶;2020年上半年实现原有产量851.9万桶,完成年计划的45.7%。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