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药业股价2个月涨6倍,大佬葛卫东潜伏三年真的只赚了一倍?

西藏药业股价2个月涨6倍,大佬葛卫东潜伏三年真的只赚了一倍?

2020年08月17日 15:20:10
来源:中访网财经

自5月底以来,西藏药业(600211.SH)开启翻倍模式,50个交易日股价最高涨幅达600%,达到182.07元每股。我们调查后发现,大佬葛卫东竟然在3年前就已通过定增入局。而此时刚过解禁期1个月,股价就迎来疯涨。

5月25日,西藏药业以25.93元每股平开,之后开始稳步上涨,最后以涨停价28.51元收盘。此后,公司股价持续上涨,在此期间几乎没有调整,8月4日达到182.07元每股的历史高位,涨幅超过600%。涨的快,调整的更快。自8月4日以182.07元开盘后,股价急剧下挫,短短9个交易日,跌幅达40%,截止8月14日收盘,价格为118.23元每股。

从西藏药业过往股价走势我们可以看到,与近两月的股价相比,公司过往的走势仿佛一根直线,比较平稳。那么是否公司近年业绩上升导致股价大幅上涨呢。

近三年业绩良好,能否支撑百元股价?

西藏药业主营胶囊剂、颗粒剂、涂膜剂、中药材的生产与销售,其主要产品为诺迪康胶囊、诺迪康颗粒、诺迪康口服液、小儿双清颗粒,藏药产品及医疗器械、卫生保健品等。据其年报显示,公司产品新活素、依姆多、诺迪康胶囊在心血管疾病的治疗中有较强的优势。

公司2017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9.16亿元、10.28亿元、12.56亿元,增速稳定,相应年份的净利润分别为2.34亿元、2.18亿元、3.17亿元。另外,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6.29亿元,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上涨39.62%。

可以说,西藏药业近年来业绩表现确实比较优秀,但是否能支撑起600%的涨幅?据Choice数据终端显示,医药行业的平均市盈率为56.89,而西藏药业如果以180元的价格计算,市盈率为120.57,远远高于行业平均,同时也是行业内市盈率最高的上市公司。

大佬葛卫东撤退早了?“联系密切”的葛贵兰入局?

西藏药业在今年4月28日发布了一则限售股解禁公告,“资本大佬”葛卫东出现在了名单。据公告内容显示,公司与2017年5月3日,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发行34030205股,发行价格为36.48元每股,锁定期为3年。葛卫东在本次增发中认购2911888股,是本次认购的主要投资人,认购金额约1.06亿元。此后股价一路下滑至20元每股,但是葛卫东却继续增持。2017年三季度,葛卫东增持西藏药业330.42万股,占公司股份的3.46%,2017年四季度,葛卫东继续增持159.57万股,截止年末,共计持有西藏药业781.19万股,占总股份的4.41%。以增持期间平均价格估算,葛卫东的持股成本大概在30元左右,合计金额约2.34亿元。

就在3年限售期满,资本市场似乎已经忘掉这笔投资的时候,暴涨的股价又把市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奇怪的是,根据西藏药业2020年年报披露,截止报告期末,葛卫东已经退出前十大股东行列,这意味着葛卫东在这波疫苗红利中只吃到了个前菜。尽管如此,按照6月30日的收盘价63.72元每股计算,葛卫东持有的股份也价值6.96亿元,如果在这个价格将手中股票全部抛售,盈利约4亿元,赚了一倍多。

看似葛卫东错失了西藏药业的疫苗概念,但我们在股东名单中发现一位新进股东,葛贵兰,据公开资料显示,葛贵兰与葛卫东同时出现在多家公司股东名单中,关系密切,两人前后持股比例相同,均为4.41%,这是否有左右互倒的嫌疑?我们不得而知。

搭上疫苗概念 为股价加把火

还值得注意的是,在西藏药业股价疯涨期间,公司6月16日还发布了一则对外投资公告,为股价又添了一把火。据公告内容显示,西藏药业与斯微(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斯微生物”)达成全球独家战略合作关系。公司通过向斯微生物支付3.75亿元对价,获得相关疫苗的全球独家开发、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该笔款项将根据疫苗研发进度分批向斯微生物进行支付。

根据国家企业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斯微生物成立于2016年,法人为李航文,注册资本188.4万元,主营业务为生物科技、医疗科技以及药品的开发。据官网内容显示,公司拥有国内首个mRNA药物及高端纳米制剂平台,建立了国内第一条成熟的mRNA疫苗生产线,可以为癌症、传染病、罕见病等疾病带来更加快捷和有效的治疗方式。另外公司称现已落成并开始使用GMP生产和质控车间,2018年11月完成第一位肿瘤患者给药。

西藏药业这次投资公告,确实让公司搭上了疫苗概念的东风,让公司暴涨的股价看起来合理一些。但是,公司5月25日股价就开始了暴涨,公司6月16日才发布的对外投资公告,故事讲得是不是晚了一些?另外,公司8月11日才发布半年报公告,如果说由于业绩增长导致股价上涨,是否也涨的稍微早了一些?

另外,根据西藏药业于8月11日发布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显示,斯微生物的预防性疫苗产品在中国尚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海外相关工作尚未启动。而根据相关规定,疫苗的研发需要经过临床试验批准、临床I期、II期和/或III期试验、上市批准、生产设施认证/核查(如适用)等主要环节。根据世卫组织信息,全球已经有6种疫苗进入临床三期,其中三种来自中国,而斯微生物的预防性疫苗产品还未进入临床阶段,可以说进度非常缓慢。那么西藏药业这是否配得上这样的涨幅,这其中又是否涉嫌操纵股价,还需要监管层好好查一查。

潜伏三年 收获颇丰

回过头再来看西藏药业2017年的那次定增,也十分奇怪。2014年,西藏药业营业收入达到16.68亿元,此后便一路下滑,到2016年仅剩7.97亿元,降幅达53%,情况并不乐观。就在这个时候,公司提出定增预案,收购心血管领域知名品牌IMDUR,交易对价为1.9亿美元。而葛卫东就是在此次定增入局,并在此后不断增持。从公司盈利能力来看,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入局时机。而在定增完成后,股价也一路下滑,最低达到16.96元每股。

我们还发现,西藏药业作为一家药企,研发能力堪忧。2018年、2019年研发费用分别为800万元、1100万元,占相应营业收入的0.77%、0.87%。和研发费用的投入相反,公司的销售费用占比却很高,分别达到了47.08%、49.60%。通过公司过往的策略来看,似乎想通过收购的方式,把研发交给外部企业,而自身则专注于销售。那么葛卫东参与定增,是看准了西藏药业的销售能力吗?

葛卫东这次投资可谓获利颇丰,如果以30元每股的成本计算、收获颇丰,不过其中是否涉嫌左右手互倒,操纵股价?这可能需要管理层进一步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