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家银行理财子开业:不再只投债,打新、港股、黄金都到碗里来

16家银行理财子开业:不再只投债,打新、港股、黄金都到碗里来

2020年08月19日 16:51:56
来源:第一财经

8月18日,随着两家江苏系银行理财子公司(下称“理财子”)——苏银理财(母行为江苏银行)和南银理财(母行为南京银行)宣布获批开业,理财子数量至此已达16家。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近期对多家理财子负责人和投资经理的采访,除了依靠在固收方面的传统优势(通过非标增厚基础收益)以获得比货基更高的收益,理财子也不断拓展新领域,除了A股,也布局境外品种和衍生品,同时理财子也积极参与科创板,以及将参与未来注册制下创业板的打新。例如,成立已满一年的交银理财方面对记者表示,近期已开始涉足国债期货和股票期权、股指期货,同时也布局港股、中资美元债等;信银理财则对记者表示,目前12条基本产品线涵盖货币、纯债、固收+、多资产、权益灵活配置、资本市场、量化多策略、项目匹配、股权投资、指数挂钩、养老、外币及跨境产品。

从2018年资管新规的消息引发行业巨震,到银行理财艰难推进净值化转型,再到如今各大理财子陆续成立,早年的资金池路线难以为继,丰富策略、市场化转型、专业化服务已成核心,这也是为何已有40%的银行退出了这个市场,头部化、集中化的趋势还将进一步提升的原因。

截至7月31日的14家开业理财子,目前已增至16家。来源:普益

积极打新、权益占比仍难超5%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在理财子擅长的“固收+”产品中,“+”的部分目前更趋多元,一年来备受关注的A股配置则成了重点。

除了极少数发行过纯股产品的理财子,在“固收+”产品中混合小部分权益资产仍是主流。不过,目前权益类资产在整体产品中的规模占比低于5%,部分仅徘徊在2-3%。即使在单一产品中,权益资产的占比超过5%的也不多。尽管各界对理财子资金布局股市充满期待,但短期内配置大幅提升的概率仍低。

A股部分主要以委外的方式交由给公募基金专户管理,理财子也引入了控制波动率的对冲策略。一方面,多数机构仍认为A股向好趋势持续,此前债市巨震时,权益部分的确缓冲了组合的净值下滑;但另一方面,权益资产的波动向来更高,因此为了迎合理财客户“求稳”的偏好,权益部分通常会引入量化策略,运用股指期权、场内期权等衍生品,以完全对冲市场风险,获得绝对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多家理财子投资经理也表示会积极参与打新、增厚收益。“上交所要求市值日均要达到6000万才能参与打新,因此我们此前为了科创板打新也需要满足这一要求。目前,已经在筹备创业板打新。”

根据记者观察,这类增加了权益类资产的“固收+”产品,若封闭期达到1-3年(半年或1年定期开放),基本年化预期收益在4-5%。而封闭期在90-180天的固收产品,则收益多在3.2-3.6%。

港股成跨境配置核心

据记者了解,多数理财子都成立了跨境投资部,港股、海外债券等则是核心。截至8月19日收盘,南向资金今年以来累计净流入港股3700亿元,是北上资金(1283亿元)的近三倍。

多位投资经理对记者提及,在海外配置中,股票和债券为五五开。而之所以南下资金势头如此猛烈,部分资金也是由银行理财资金贡献,例如交银理财就表示,公司所发行产品中,港股占到了整体权益资产配置的近一半。

配置港股的一部分原因在于估值。截至8月18日,AH股溢价指数几乎再创新高,达137.21,仅较今年最高点8月10日的137.48略低,也已高于了今年3月下旬,当时在海外的刺激带动下,市场情绪回暖,南下资金大幅增配低估值的港股。

A/H溢价(右轴)和恒生指数走势(左轴)。来源:通联数据,第一财经整理

当然,估值低并非唯一原因。多家理财子投资经理表示,中概股到香港“二次上市”,使得投资者可以在香港买到以往无法接触的新经济龙头,除了去年上市的阿里巴巴,今年6月以来,网易、京东等都已回归。同时,如去年初次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小米等新经济龙头也是吸引南下资金的主力。此外,港股还有一些A股没有的标的,例如物业管理行业等。同时,相比起内地银行股,香港的本地银行股派息率更高,这也是为何南向资金相比起北向资金更常配置银行股的原因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恒生指数公司8月14日公布了其定期指数的调整结果,涵盖如恒生和国企指数,阿里、小米、美团等分获纳入,此次也是同股不同权和二次上市公司首次被纳入成分股选择范围,新经济比重大幅增加,提升港股长期吸引力。

亚洲美元债、黄金为新成员

在境外配置中,另外50%的债券配置则以亚洲美元债为主,其中中资美元债又是主力。

“我们通过互认基金来实现部分境外债券的配置,比起用QDII实现资金出境,这种方式利用政策红利、时效性更高。由于境外债券通过场外交易(即OTC)的占比较高,因此对于投资和运营管理也提出了较高要求。”交银理财方面对记者表示。

今年4月,中资美元债出现了一波配置黄金窗口期。由于今年3月全球疫情开始爆发,再加上国际油价暴跌,触发市场一度出现信心崩溃及流动性危机,中资美元债“腰斩”,一级市场发行几乎冰封。在市场恐慌情绪的主导下,部分企业债券的基本面即使没有恶化,但仍遭到投资者大幅抛售,导致这些债券的收益率较平日高出数百点。这时不乏机构买入了一些估值吸引的企业债。 随着全球主要央行推出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亚洲债券市场的走势迅速回稳。

相较于境内的同类型债券,中资美元债收益率往往高出不少。同时,风险也较为可控,原因在于,中国企业出口到美国的收入,仅占整体企业债市场收入的约2%至3%。中国企业债券发债主体,以政府机构、银行业及房地产为主,三者的占比超过整体市场的3/4。 其中,由中国政府背书的准政府机构,违约风险较低;在银行业方面,大型银行的资本比率充足,整体信贷市场状况颇为健康;至于内地房地产企业的收入,主要是由内需带动,与全球经济的相关性不高,对于政治形势的敏感度也较低,因此整体违约率偏低。

除了中资美元债,根据理财子的“固收+”产品的协议,部分也涵盖了黄金,其无疑是今年增厚收益的主力。根据记者了解,国内的黄金ETF是主要的配置品种。黄金现货此前达到2075美元/盎司的高点,上周突然大幅跳水至1860美元,随后又用一周时间快速反弹回2000美元,波动率对黄金这种波动率高的品种而言也非常罕见。但各界认为,在美元和美债收益率完成短期修复后,黄金可能又会显现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