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增长乏力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太极集团上半年扣非净利现亏损
财经

业绩增长乏力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太极集团上半年扣非净利现亏损

《财经》新媒体李洪力/文 潘西/编辑 8月17日,太极集团(600129.SH)发布的上半年度业绩显示,公司实现销售收入 57.54 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6.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021.76 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88.53%。值得关注的是,扣非净利润却亏损2017.3万元,同比下跌137.6%。

针对扣非净利的下滑,《财经》新媒体记者联系到太极集团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回复称,主要受急支糖浆、复方甘草片这两款产品下滑影响所致。 《财经》新媒体记者梳理财报发现,除2017年扣非净利润外,近10年间公司的扣非净利润有9年都是负数。从2015-2019年来看,其扣非净利润则分别为-5.36亿元、-4.40亿元、0.64亿元、-0.84亿元和-1.57亿元。与此同时,净利润在近五年内也呈现下滑趋势,部分净利来自政府的补贴。 有关专家表示,太极集团扣非净利为负,意味着公司的主营业务发展迟缓。太极集团对于制药主业经营并没有规划好是造成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负债高企、销售费用的居高不下严重拖累公司业绩,加之研发投入少新品不能及时跟进,在藿香正气口服液、急支糖浆等产品逐步销量增长乏力,加剧了净利下滑。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吞噬净利 研发投入不足增长乏力

财报数据显示,太极集团上半年度实现销售收入 57.54 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 6.43%。值得关注的是,太极集团2015年至2019年,营业收入从71.71亿元增长到116.4亿元,近两年业绩增速放缓。然而归母净利润却从2.32亿元下滑到-7083万元。 虽然太极集团上半年净利润收到1021万元,但扣除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519.37万元、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156.31万元,以及亏损的金融投资等收益后,扣非净利润却变为亏损,这意味着太极集团主营业务并未实现良好的盈利。 尽管太极集团将上半年业绩低迷的原因归结为:受疫情影响公司医院销售品种以及解热镇咳类等受限制药品销售有所下降致销售收入和净利润减少,但其销售费用居高不已严重拖累了公司净利。 太极集团半年报显示,销售费用为16.82亿元,较去年同期微减,但其中广告宣传费及促销费为3.66亿元,市场维护开拓费9.14亿元,仍处于高位。而2015年-2019年,销售费用从14.11亿元增长至37.51亿元,5年增长了167%。 行业分析人士宋清辉表示,重营销轻研发是整个医药行业的通病,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亦是吞噬太极集团利润的原因之一。即使“两票制”政策实施后,依然没有改变现状,一些制药企业联合与其有着第三方服务公司,通过高开代理费、高开票底价结算等方式,将销售费用和可能的灰色利益输送全部算在出厂价上,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药企销售费用畸高的现象。 在销售费用居主不下的同时,太极集团债务方面也不乐观,可动用资金占比较低,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风险,处于高杠杆运行。半年报显示,太极集团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18.49亿元,其短期借款高达37.62亿元。2016年至2019年,太极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6.67%、88.65%、74.52%、77.89%,77.77%负债率长期保持持续高位。 以2019年资产负债率为例,太极集团资产负债率远高于同行业,同仁堂只有29.93%,康缘药业为33.11%,哈药股份为52.47%,片仔癀为20.90%,仁和药业为12.69%。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公司创始人史立臣表示,相对整个医药行业,太极集团负债率偏高,负债率较高意味着面临着较高风险。目前,带量采购加速扩围、医药目录调整等政策的实施,整个行业都处于转型期,如果政策一旦趋严,或者某款主营产品销量大幅下滑,造成现金流紧张,负债高企就会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此外,作为药企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源泉,太极集团研发费用占比很少。报告期内研发费为3818.11万元,虽然同比增加93%,但不及销售费用的3%。与同行业的同仁堂、康缘药业、华北制药相比,太极集团的研发费依然处于低位。以2019年业绩为例,上述三家企业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4亿元、4.6亿元、3.6亿元,太极集团仅有6717万元。 史立臣对记者表示,疫情影响只是一方面,太极集团目前对于制药主业经营发展规划不好是造成难以盈利的主要原因。另外,藿香正气口服液、急支糖浆等明星产品销量爆发期已过,且市面上已经出现藿香祛暑水等替代品,造成明星产品增长乏力,加之新品研发又未能及时跟进,销售费用居高不下、高负债等都造成其盈利困难。

主业不济独木难支 千亿梦难圆

太极集团曾在2011年就提出了“十年千亿”的目标,医药工业要达300亿元,医药商业为700亿元。为此太极集团跨界进入大健康产业,推出定位高端的太极水,绿色食品等,太极集团还利用现有重庆长寿湖太极岛、武陵山国家森林公园、海南屯昌部分土地优势,布局健康养老产业。 但目前来看,太极水并未掀起太大波澜,太极集团养老产业发展也并未带来太多利润,且只是以配角存在。 太极集团证券事务部表示,长寿湖太极岛、武陵山国家森林公园等大健康项目目前处于开发经营阶段,而不是作为主营业务进行重投入,只是作为主营业务的辅助项目,增加一份利润。 从半年报来看,太极集团营收较高的依然是他们的藿香正气口服液等明星医药产品,由于入选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法(试行第四、五、六、七版)》,藿香正气口服液等产品在疫情期间迎来一波增长,实现含税销售收入4.90亿元,同比增长 25.57%;盐酸吗啡缓释片(美菲康)实现含税销售收入1.12亿元;复方板蓝根颗粒实现含税销售收入1.05亿元,同比增长32%;通天口服液实现含税销售收入 6300 万元,同比增长37%。 在史立臣看来,随着目前疫情的逐步好转,藿香正气口服液销量将回归理性。2020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方案现已出台,未来将无法保证某个企业,或者某个产品长久不衰,如果相关产品没有进入医保目录,销量必然会受到大幅度影响。 主业显露颓势、新业态还未立足,太极集团不足150亿的营收距离千亿目标相去甚远,依然无法摆脱盈利困境。记者梳理财报发现,除2017年扣非净利润外,近10年里公司的扣非净利润9年都是负数。净利润近五年内也呈现下滑趋势,年报数据显示,2015-2019年,净利润分别为2.32亿元、8.56亿元、9773.87万元、7026.35万元、-7083.03万元。 太极集团方面表示,未来将加强研发与营销体系建设,成功研发新药40余个、获国家新药证书 30 余 个、生产批件 70 余个、临床批件 20 余个。充分挖掘休睡眠品种,推动休睡眠品种恢复上市,重塑产品价值,实现新的利润增长点,报告期内,公司休睡眠产品已实现销售收入1975万元。 史立臣建议,未来传统医药企业应该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一方面是规模化生产,另一方面是新药研发。近年来,太极集团暴露出的战略定位不清晰、发展资金紧张、研发能力弱等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未来太极集团这些问题不能得到好的解决,道路会越来越窄。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