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七次异动 葛卫东解套离场:谁在爆炒西藏药业?

三个月七次异动 葛卫东解套离场:谁在爆炒西藏药业?

2020年08月20日 11:32:07
来源:中访网财经

《投资者网》蔡俊

西藏药业股价最近3个月经历过山车行情,从28.51元/股到171.29元/股,再到如今直线下挫。这只中医药板块的“妖股”暴涨暴跌的背后,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3个月时间,西藏药业(600211.SH)股价经历6次暴涨和一次暴跌。

8月11日,西藏药业发布股价异常波动的公告,随后亮出一张针对交易所的回函,表示不存在任何重组、股权激励等事项,异动期间也没有自行买卖股票的行为。

谁在爆炒西藏药业?同期解禁的机构自然是首当其冲的关注重点。期货大佬葛卫东,从深套其中到全身而退,备受瞩目。

1

葛卫东解禁离场

今年6月以来,西藏药业7次发生股价异动。前6次发出“异动+回函”的公告组合,都是三日股价累计涨幅超过20%。但最新一次,是因为三日累计跌幅超过20%。

从暴涨到暴跌,事出反常,必有大鳄兴风作浪。

5月25日,横盘许久的西藏药业,股价突然迎来爆发。当日盘中一度接近涨停,收盘28.51元/股。自此之后,其股价一骑绝尘,8月3日来到历史最高点171.29元/股。

谁在爆炒西藏药业?一时间,期货大佬葛卫东成为关注焦点。

2016年,西藏药业通过定增计划,一年后获证监会批准。根据方案,葛卫东出资2.2亿元,成为第三大股东。

今年4月28日,西藏药业发布非公开限售股上市流通公告。等了三年,葛卫东与一众机构终于可以套现走人。不过,当时低迷的股价,令资本大佬难以出手。

西藏药业的定增基准价为35.2元/股,但解禁之日的股价,离该价位尚有一段距离。就在去年,市场还有人调侃要“抄底葛卫东”,戏谑这位期货大佬深套定增。

然而,不到一个月,西藏药业就迎来股价井喷。“抄底葛卫东”不攻自破,连续多日大阳线后,再接再厉的西藏药业又释放一个重大利好。

6月16日,西藏药业宣布对外投资疫苗研发企业斯微生物。疫情爆发初期,斯微生物就参与新冠疫苗的开发工作。双方协议,西藏药业将获得疫苗的全球独家开发、生产、使用及商业化权利。

瞬间,中药板块的西藏药业,成了疫苗概念股。交易量喷涌而出,股价稍作盘整后,7月份突破100元/股关口,直奔高位。

不过,全球目前有28家药厂在研发相关疫苗,其中国药集团、阿斯利康、莫德纳、辉瑞等已进入最后一期临床试验阶段。公告里,斯微生物的疫苗仍处于临床前研究,进度远落后于同行。哪怕疫苗最终批准上市,届时或已是一片红海。

《投资者网》就疫苗合作进展向西藏药业求证。对方表示:“我公司与斯微生物就新冠疫苗产品研发开展合作,相关疫苗在中国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尚未获得国家相关部门的临床批件,存在研发失败的风险。”

资本的记忆是短暂的。进入今年8月,股价到达历史最高位后,西藏药业开始放量暴跌。8月11日,回复暴跌问询函的同日,西藏药业公开半年报,当年参与定增的认购方,仅葛卫东消失于前十大股东名单,取而代之的是其姐姐葛贵兰,其他认购方并未减持股份。后者新晋成第三大股东,葛氏家族的这轮操盘转换,还有待时间考验。

2

击鼓传花的收购买卖

回望那些年股价的幽暗岁月,始于西藏药业一笔出海买卖。

2016年,西藏药业通过定增发起收购计划,标的为全球知名药厂阿斯利康旗下的心血管药品依姆多。根据协议,阿斯利康把依姆多(除美国)的所有权益,以15亿元转让给西藏药业。

依姆多,曾是阿斯利康的王牌药品,1985年于欧洲上市。到2016年,当时中国企业正处于出海“淘货”热潮中。从金融到地产,再到药企,纷纷向海外投去目光。国际药厂乐于出售旗下非核心业务,既优化产品结构,又减轻业绩压力;中国药厂接盘后,认为引进原研药可以在国内大赚一笔,双方一拍即合。

西藏药业的对手方阿斯利康,在2016年总共出售6款非核心药品,收到总价约30亿美元后,滚动投入研发新药。另一边,2017年正式拿到批文后,西藏药业就马不停蹄展开布局,次年,该药品被纳入国内医保。

然而,这款销售30多年的药品已过专利期,早已风光不再。现在来看,与阿斯利康的交易,更像是击鼓传花的游戏。

2018年报告显示,依姆多销售收入、利润分别为4861万美元、1456万美元,为目标总额的90.6%、76.65%。完不成业绩目标,西藏药业只能计提该药品的无形资产866.67万美元(约5735.08万人民币)。影响到当年的财务报表,西藏药业净利润2.18亿元,同比下降6.56%。

一年之后,依姆多3981.54万美元的销售收入仍低于目标。报告期内,该药品销售量少于生产量,其中60mg的库存同比激增96.5%。

收购依姆多后的那些年,西藏药业股价始终在下探调整,最低曾不到20元/股。如今站稳百元价位,才逐渐消化收购的不利影响。

3

轻资产运营的策略

药厂最核心的业务,分为生产、推广、销售等环节。在2020年半年报中,西藏药业做出详细说明。总体来看,轻资产是这家公司的经营策略。

生产方面,西藏药业采取以销定产,即根据每季度经销商提供的销售目标,安排生产计划。除了核心药品新活素在拉萨有生产基地,西藏药业会寻找合作厂商。比如依姆多,其生产供应由阿斯利康和合作方提供。

销售推广上,西藏药业在报告提到,公司自行销售新活素、依姆多、诺迪康,其余产品均采用经销模式。值得一提的是推广,西藏药业把大部分药品委托给大股东康哲药业(00867.HK)负责。

根据2020年半年报,今年前六个月,西藏药业与大股东康哲药业发生2.58亿元的药品推广费,占同期销售费用2.95亿元的87.45%。

拨开层层外包的外衣,西藏药业真正握在手里的,是核心药品新活素的生产、销售。不过,该王牌产品正走入两难境地。

2017年,新活素正式纳入国家医保。好处是销量有了大幅提升,但由于价格被调低,整体销售收入增长受限。

2020年半年报显示,新活素今年前六个月销量实现25.34%增长,价格下调约24%,最终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92%,达4.1亿元,占同期6.28亿元总营业收入的65.3%。

轻资产的策略,是为了减轻成本。在新活素收入下降的情况下,西藏药业只能压缩成本,来促成净利润增长。

根据2020年半年报,西藏药业今年上半年总成本4.22亿元,同比下降3.9%;净利润2.2亿元,同比大幅上涨38.36%。轻资产的策略颇为有效,但又疑点重重。

2020年半年报里,西藏药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7亿元,同比下降49.3%。该科目与净利润出现如此大的背离,西藏药业未做出说明。

对此,《投资者网》就财务数据背离问题,向西藏药业求证。对方表示:“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变化幅度差额较大,主要系净利润和现金流的确认时点不一致,构成利润中的收入和费用等在发生时就需要确认,而现金流是要真正收到或支付款项后才能确认。两者是有暂时性时间差异的。”(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