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公教育大存大贷还“清仓式”分红 上半年巨亏下如何完成业绩对赌?
财经

中公教育大存大贷还“清仓式”分红 上半年巨亏下如何完成业绩对赌?

2020年08月22日 12:05:31
来源:凤凰网财经

文/诸六

自2019年风光借壳上市以来,中公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公教育”)首年亮相资本市场便营收净利双双大增,给市场交出了满意的答卷。然而,正值对赌协议关键期的2020年,公务员联考延期,中公教育受此影响上半年预亏损2-3亿元,下半年能否扛住压力完美收官?对赌压力之外,中公教育存贷双高还“清仓式”分红难掩隐忧,实控人母子不断质押股份又隐藏着什么信号?

业绩对赌压力大

近日,中公教育披露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公告显示,中公教育上半年亏损2-3亿元,而上年同期则盈利4.93亿元。

对于上半年业绩下降,中公教育解释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上半年多省公务员联考由4月底延期至8月22日举行,与往年相比,相关收入同步延迟4个月,使本报告期能够确认的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

公务员联考延期使中公教育上半年遭受重挫,在中公教育的业务版图里,公务员序列、事业单位序列、教师序列向来是其“三驾马车”,占到总营收的80%以上,其中又以公务员序列尤甚。2018-2019年,中公教育公务员序列产生的营收分别为32.05亿元、41.71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1.39%、45.46%。

因此,在上半年多省公务员联考延期的情况下,中公教育遭受重挫也是意料之中。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中公教育受到疫情冲击早有体现,一季报显示,中公教育当期营业收入为12.3亿元,相比于上年同期下降6.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6亿元,虽然同比增长9.52%,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中公教育的净利润为0.78亿元,同比增长-27.83%。

这种情况下,中公教育是否还能完成当初借壳上市时的业绩对赌?

2018年12月27日,亚夏汽车与重组交易对方、亚夏实业签署了《置出资产交割确认书》,亚夏汽车以截至评估基准日除不构成业务的保留资产以外的全部资产与负债作为置出资产,与李永新等11名交易对方持有的北京中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公有限”)100.00%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资产置换。

同日,中公有限就股东变更事宜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本次变更完成后,亚夏汽车持有中公有限100.00%股权,相应地,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李永新和鲁忠芳。2019 年 2月2日,亚夏汽车更名中公教育,同时变更经营范围。

彼时,中公教育曾与李永新等8名业绩补偿业务人签署《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业绩补偿期为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该协议约定中公有限当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3亿元、13亿元、16.5亿元。

目前,作为中公教育业务实施的主体,中公有限已完成2018年及2019年的业绩承诺,但以2020年上半年业绩来看,离完美收官对赌协议尚有不小的差距。《中公教育关于中公有限2019年度实际净利润与承诺净利润差异情况说明的公告》显示,2019年度,中公有限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7.19亿元,实现率为132.25%;2018-2019年度合计为28.42亿元,实现率为127.44%。

2020年,中公有限需完成16.5亿元的扣非净利润,而在上半年亏损的情况下,中公有限下半年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存贷双高还要“清仓式”分红

值得注意的是,一季报显示,中公教育委托他人投资或管理资产的损益3011.05万元,占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25.89%,支撑了四分之一的净利润。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发现,中公教育很青睐投资理财。不仅2020年第一季度,其2019年度购买的理财产品金额合计为270.35亿元,其中,银行理财产品为199.11亿元,非银行理财产品为71.24亿元。

2020年3月9日,中公教育公告表示拟在80亿元额度内以闲置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而此也引起了监管关注,2020年3月30日,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下发年报问询函询问相关情况。

事实上,从公开数据来看,中公教育的举动并不太合理。2019年,中公教育的货币资金为27.24亿元,可以说资金比较充裕,但是同时公司的短期借款为28.67亿元,由此产生了1.08亿元的利息费用,当期财务费用总计为2.04亿元,财务费用占净利润的比例为11.32%,吞噬了部分净利润,可见,中公教育的资金成本并不算低。

与此同时,中公教育却投入大量资金进行理财,根据其对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可知,中公教育理财获得的收益并太高。2019年,中公教育购买的43.66亿元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区间为0-3%,224.49亿元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区间为3%-6%,2.2亿元的理财产品收益率区间为6%以上,综合下来投资收益率为4.72%,年度投资收益为1.84亿元。

中公教育另有令人质疑之处在于不仅一边借钱一边理财,还有借分红反哺大股东之嫌,2018-2019年,中公教育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4.19亿元、14.8亿元,占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23%、82%,占当期末可供分配利润的99%、97%。

截至2019年底,中公教育前十大股东的持股比例高达88.51%,其中,鲁忠芳和李永新母子持有近60%的股份。

巨额理财又“清仓式”分红的同时,却在外大量举债导致较多的利息支出,中公教育一系列举动显出不合理的意味。值得注意的是,中公教育实控人李永新、鲁忠芳母子还不断质押手中股份。

2020年6月23日,中公教育公告控股股东、实控人李永新质押了3634.5万股,截至公告披露日,李永新已质押7.74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68.45%。李永新母亲鲁忠芳累计质押4.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17.64%,二人合计质押股份比例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