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明康德募资百亿背后:CDMO爆发式增长元年,力压凯莱英巩固“龙头”位置
财经

药明康德募资百亿背后:CDMO爆发式增长元年,力压凯莱英巩固“龙头”位置

2020年08月24日 08:12:24
来源:蓝鲸财经

8月21日,药明康德宣布非公开发行1.05亿股,募资不超过65.27亿元的方案获中国证监会核准通过。在十几天前,药明康德刚在港股市场上完成6820.54万股配售,募资金额高达72.9亿港元。

A+H股两笔大额募资为药明康德募资近130亿元,A股市值百亿的的医药企业也不过百家而已。

蓝鲸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药明康德募资百亿首要用途是为了建设旗下CDMO(合同定制研发生产服务)项目,项目累计总投资金额超过70亿元。

无独有偶,今年2月,高瓴曾宣布以23亿元全额拿下另一家CDMO企业凯莱英的全额定增。

巨头们为什么纷纷加码CDMO?

CDMO爆发元年,巨头纷纷加码

从2015年开始提出的一致性评价仿制药的“带量采购,预示着我国原有仿制药模式将终结。在新体系下,原先审评审批、招采、医保目录调整周期长等行政壁垒被不断打破,大型仿制药企原本的带金销售的模式宣告破灭,创新转型迫在眉睫,但由于创新药研发管线较少,且企业研发经验不足。相对于恒瑞医药这样的头部药企,在创新转型的过程中更加依赖医药外包(CRO)。

中小型创新药企在MAH(Marketing Authorization Holder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政策的支持下不断涌现,为提高研发效率降低研发成本,和医药外包企业合作也成为它们的首选。

国内CRO行业迎来了黄金发展期。研报数据显示,全球CRO市场从2014年的401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578亿元,复合增速为9.6%;而中国市场则从2014年的2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58亿元,复合增速为27.4%,是全球市场的三倍左右。

CDMO作为医药外包的细分赛道,是原有的CMO(合同生产服务)的升级版。原本的CMO类似于普通代工生产,CDMO则强调其研发能力,是在满足cGMP(现行药品生产管理规范)条件下优化传统工艺,并完成定制研发。

举例来说,一家公司通过CMO公司生产药物,指定的工艺流程和步骤,CMO公司只需要执行强生指定的工艺流程和步骤。如果是与CDMO公司合作,只需给到一个分子式, CDMO公司需要自己研究在保证药效情况下最简单成本最小而且污染最小的工业化流程。

目前,药企与外包企业的合作基本都由CMO转向了CDMO模式。根据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全球CDMO/CMO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429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661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4%。中国的CDMO/CMO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31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5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9%。预计将会以21.1%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保持增长,到2023年达到146亿美元。

一位CRO从业人士对蓝鲸财经表示,CDMO业务在药品商业化阶段才会迎来放量,其订单的规模与药品上市后的销售规模有关,如果药品销量好,订单数量可能是临床阶段订单的几倍到几十倍不等。

正因为这个特性,CDMO的获益周期与药品商业化速度直接挂钩。

一般从药物发现/临床前阶段进入临床,需要3-4年时间,从资本最开始踊跃投入的2013年开始算起,到2017-2018年国内CRO爆发式增长的阶段(Frost&Sullivan数据),正好是3-4年。如果研发顺利,一般从临床阶段到临床3期/商业化阶段,需要3-6年时间;从2017年国内CRO爆发式增长开始算起,2020年可能正是CDMO爆发式增长的元年。

一个千亿级的细分领域,药明康德显然不想错过。

力压凯莱英,药明康德或奠定小分子CDMO寡头地位

事实上,药明康德旗下的合全药业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小分子CDMO企业。根据F&S对市场规模的预测和对已有上市公司2019年CDMO业务收入的预期,预计2019年国内前四大小分子CDMO企业合全药业、凯莱英、博腾股份、九洲药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9%、19%、12%、5%。

此次募资也正是为其扩张产能做准备。公告显示,无锡合全药业新药制剂开发服务及制剂生产一期项目、合全药业全球研发中心及配套项目、常州合全新药生产和研发中心项目和常州合全新药生产和研发一体化项目以及常熟研发一体化项目均CDMO/CMO产能建设项目,累计投资金额61.22亿元。

对于这几笔投资,药明康德方面对蓝鲸财经表示,2019年公司处于临床前、临床和商业化各个阶段的项目分子数近1,000个,其中临床III期阶段40个分子、已获批上市的品种21个分子。据其预测,临床三期与商业化阶段CDMO业务将迎来放量,现有CDMO/CMO产能已无法充分满足旺盛的市场需求,所以需要提前为产能扩张做好准备。

上述CRO从业人士则指出,合全药业目前在小分子CDMO领域的市占率已经接近三成,因为要满足cGMP条件,因此CDMO企业的项目投入是相当高昂的,合全背靠药明康德在获取资金扩张产能上的先天优势结合其领先的市场地位,接下来很有可能在小分子CDMO领域构建极高的护城河,这次募资或许为它奠定了未来的寡头地位。

当然合全药业也不是高枕无忧,凯莱英正是其不容忽视的对手。数据显示,凯莱英的商业化项目数量是18个,与合全的21个项目相差无几。而且与合全主要服务于中小型药企不同,凯莱英服务全球15大药企中的11家,其中包括默沙东、辉瑞、百时美施贵宝、艾伯维、礼来等全球大中型制药公司等。

此次23亿元的定增,凯莱英也试图与高瓴资本携手,借助后者强大的资金优势和旗下创新药企生态链来加速自己的扩张步伐。

虽然此后定增方案再生波折,但凯莱英的战略布局实力可见一斑,现在CDMO行业刚刚迎来爆发,还远没有到达峰值,两大CDMO龙头已经开始亮出自己的肌肉,但未来谁能更胜一筹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