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航空飞行员涉散发空姐隐私照事件反转?二审开庭择期宣判
财经

吉祥航空飞行员涉散发空姐隐私照事件反转?二审开庭择期宣判

2020年08月24日 16:52:40
来源:澎湃新闻

吉祥航空飞行员涉嫌散发空姐隐私照事件有了新进展。

近日,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该案件已完成二审开庭,由于案件为隐私案件,案件为非公开审理,审理期间均不设旁听人,判决结果将择期宣布。

事件的当事双方——吉祥航空停飞机长张某和当事空姐,均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张某主要提出三点:一是对方对于“百万索赔”曾多次反复强调是男方捏造,该说法不实;二是对方称男方“劈腿、在恋爱期间跟别人裸聊”,不是事实;三是对方承认是自身出轨导致双方分手。此外,张某也在其微博公开聊天记录称,涉案的部分照片系对方在恋爱期间主动发来,不存在采用非法方式拍摄。

当事空姐则表示,选择曝光是因无法忍受对方不良嗜好和威胁,为提醒其她女性。张某的说法是对她的“二次伤害”。

此前有报道称,8月16日,前空姐小晴(化名)发帖称,被其前男友飞行员张某用裸照威胁,已将对方告上法庭。法院判决涉事飞行员张某向小晴书面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据小晴此前提供的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法院查明,小晴和张某曾系同事关系,曾建立恋爱关系,约在2017年分手。2019年5、6月份,张某用手机号注册了一个微信号,添加小晴为微信好友。2019年5月30日凌晨4时30分,向小晴发了三张照片,其中一张裸照。之后,张某又注册了一个微博号给小晴的微博好友发送裸照。2019年7月3日,小晴向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报案。

法院称,公安机关虽对张某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但其主观上故意传播小晴的私密照片,并进行恶意评论,在实施侵权行为中具有过错,其行为给小晴精神上造成了损害。法院判决张某在判决生效后立即向小晴书面赔礼道歉,道歉内容由法院核定;在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小晴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8月17日,吉祥航空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已关注到网传涉及我司飞行员散发不雅照片事件,目前该名涉事飞行员已被我司予以停飞处理。我司将秉持公正原则,依据事实及司法最终判决结果,对该员工釆取进一步管理措施。

张某给澎湃新闻记者提供的3段录音内容显示,2019年11月13日双方在派出所调解期间,一是女方提出需要男方赔偿包括精神损失、名誉费、交通费和误工费在内总计100万,并要求男方道歉。二是女方承认双方在交往期间自身存在出轨,后与对方提出分手。三是男方家长同意赔礼道歉,并保证以后永远不再发布相关照片,但对赔偿100万提出异议。

张某表示,提供3段录音主要想说明3个问题,一是对方对于“百万索赔”曾多次反复强调是男方捏造,不实;二是对方称男方“劈腿、在恋爱期间跟别人裸聊”不是事实;三是对方承认是自身出轨导致双方分手。

问及后续100万的费用处理,张某表示,后面再调解,对方由自己的男朋友来代理处理该事件,提出可以80万,但不接受男方家人的道歉,并表示钱不能少。

但由于后续男方不接受也不同意这个赔偿金额诉求,同时对方也在类似问题上存在分歧,于是双方通过司法途径进行处理。

张某透露,一审时对方未提出100万的赔偿诉求,而是提出精神损失费一万元、名誉损失费一万元、误工费5000元的赔偿诉求,法院最终裁定赔偿一万元。

“对于一审的结果我是接受的,但对方一直在网上说是我不满意一审结果上诉二审。”张某表示,自己是7月14日收到律师的通知,说是对方早在7月9日上诉二审,这才于7月15日申请上诉。

张某表示,一审法庭的证据证明自己仅向女方的一个朋友发送过不雅照,为对方主动索要,没有“散发”不雅照的行为。“我当时的法律意识比较淡薄,但我现在也认识到错误,也非常后悔……但是,我必须强调,我从来都没有用这些照片要挟她‘陪睡’,也没有这个意思。”

张某回忆称,女方大概在2017年初辞职跳槽去了西部航空,双方也在那个时候开始交往。

对于有报道称,女方称男方对其实施过一些暴力行为,张某表示,该内容对方并未在法庭上做过阐述,也是不实言论。“我和我的律师商议之后,未来我们也会通过诉讼以及刑事控诉方式,合法维护我本人的人格权,包括名誉权以及隐私权。”

8月24日当天,张某就女方此前在微博平台发布的题为“吉祥航空飞行员裸照威胁案”文章发布律师声明函称,该文章存在不实陈述、涉及隐私、恶意评价,涉嫌侵犯委托人名誉权、隐私权、人格尊严权。声明函中表示,该文章对委托人造成了巨大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将对女方向人民法院提起侵犯人格权诉讼,包括但不限于向侵权人主张:停止侵害,赔偿损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同时敦促转载该文章的微博立即删除有关评论及/或链接,停止侵权。

“无论如何,我都愿意为这种幼稚的行为承担责任,我只是希望大家也能给我一个机会展示事情的另一面,而不是只有一种声音。”张某表示,自己停飞已有半年时间,“我知道这次的事件对公司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也对我的家人、同事、小伙伴们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我想借此机会,真诚的道歉,我愿意承担应有的责罚。”

问及未来的打算,张某表示,“以后的打算还没有想过,希望还跟蓝天有缘吧。”

当事空姐则有不同的说法。

当事空姐此前向澎湃新闻记者讲述了两人从谈恋爱到分手遭骚扰的过程,称无法忍受对方不良嗜好和威胁,选择曝光系为提醒其她女性。

当事空姐称,警方是在其多次报警后才立案,张某接受调查时一度拒绝承认。当事空姐提供的一份警方处罚决定书显示,张某两次通过微博散发王小姐隐私照片,违反治安法被罚500元。因认为处罚过轻,她起诉张某要求公开道歉。法院一审判决记载,认定张某先后注册微信微博新账号散发照片,并配污秽言论,判决张某书面道歉并给予经济赔偿。

后当事空姐因其不满一审判决坚持张某公开道歉,上诉二审。“我想的是更多的女孩子,知道了我的事情肯定也会感同身受。她们也可以去理智的去对待身边的人,对待身边的感情,不要就是像我之前那么傻的,引发了现在的后果。我心里还是觉得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对于张某的说法,当事空姐称,张某说法是对她的“二次伤害”,“他说的这些我是觉得很可笑,凡事要讲证据和法律,而且他爆出来的这些都是几年前的东西,而且是二次去伤害我的东西。法律上面所有的文件啊这些东西我当时都已经发在我的微博上了,这些都是真正的证据这些东西(张某微博上的)不能作为法律证据,如果他不承认这些罪行的话,那为什么还要道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