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员工被打背后的厦门国际银行:13年难上市 涉多家公司暴雷事件
财经

新员工被打背后的厦门国际银行:13年难上市 涉多家公司暴雷事件

2020年08月24日 23:35:25
来源:银行财眼

近日,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一事引起热议。

8月24日凌晨,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在其官方公号发布说明,经调查,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中关村营业部领导及个别员工确系存在酒后失态而对员工杨某做出言语及行为失当等举动。银行决定对该领导董某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扣罚二个季度绩效工资;对支行负责人罗某给予警告处分,扣罚一个季度绩效工资。

01

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

新员工不喝敬酒被打耳光

日前,一张银行校招新员工吐槽不喝领导敬酒被辱骂打耳光的微信群截图,引发网络热议。截图显示,某银行中关村支行“2020年校园招聘新员工”的微信群,一位新员工与同事在北京盘古七星酒店聚餐时,因没喝“A角”敬的酒,被某领导殴打辱骂。

杨某表示,该次事件对于新入职场的他来说,覆灭了对金融行业的一切美好想象。“我想如实告知大家这个情况,希望大家合理看待这个问题,多听取多方意见,不要听信一面之词。我也想请问群里的HR老师,我不喝酒是否不符合公司要求?我遭遇的经历,是否超越了我的职责范围应该承受的压力?我暂时保留一切我应有的权利。”

相关信息显示,杨某为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新入职员工,职场网站领英上有同名同姓、且实名头像一致的用户。该网站显示,杨某某的状态是“在职中”,单位是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今年8月入职,职位为客户经理。

02

三百万罚单!

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行长副行长等15人被罚

“打耳光事件”通报中的支行负责人也涉其中

新员工“不喝敬酒被打”事件,将厦门国际银行及其北京分行置于公众视野之下。除了引发舆论的道德事件,其作为金融机构的疏漏之处也令人咂舌。

据央行营管部6月24日发布的行政处罚信息公示,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因超期向人民银行报备银行结算账户开立资料、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违反征信信息查询规定、未按规定立即停用调离工作人员的个人征信系统查询用户等四项违法违规事由被给予警告,并罚款347.5万元。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日期是今年6月18日。

15人连带被罚,职务涉及支行零售客户经理、支行行长、北京分行行长助理、北京分行副行长等,罚款金额从0.7万元到18万元不等。“打耳光事件”通报中的中关村支行负责人罗某也处于罚单之列。

其中,时任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副行长的张勤,因对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的违法行为负有责任,罚款3.3万元;时任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行长助理的郑庆祥,因对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未经授权查询征信信息的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罚款10万元;时任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的李静,因对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未经授权查询征信信息的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罚款18万元。时任厦门国际银行中关村支行行长的罗某,因对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未经授权查询征信信息的违法行为负有责任,被罚款7万元。

03

谁是厦门国际银行?

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厦门国际银行”)成立于1985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家中外合资银行,总部位于厦门经济特区。厦门国际银行于2013年完成改制工作,从有限责任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从中外合资银行改制为中资商业银行。

公开资料显示,厦门国际银行为“全球银行300强”和“中国金融机构50强”,位列中国城市商业银行十强。

根据银行财报,截至2019年末,厦门国际银行总资产规模为915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57%;全年累计实现净利润63.1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8.43%;客户存款余额为6347亿元, 较上年末增长18.16%;年末不良贷款率为0.71%,不良贷款率连续14年低于1%。

资产减值损失连续两年增长

与资产规模和较低的不良资产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9年厦门国际银行资产减值损失51.07亿元,同比增81.73%。2018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为28.1亿元,就同比大增146.49%。这一单项的高增幅,也导致厦门国际银行的净利润增速有所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厦门国际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速均分别为7.85%、8.43%,为个位数,而在2017年,该行净利润同比增速曾达27.78%。

资产减值损失为何增加?与厦门国际银行近年来信贷规模高速扩张有很大关系。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间,该行发放贷款和垫款同比增速始终保持在高位,分别为54.75%、21.23%、24.56%、23.1%、36.78%、37.91%、39.38%、33.13%、26.27%、29.72%。截至2019年末发放贷款和垫款为4668.14亿元。

闯关IPO之路漫漫 十三年弹指一挥间

厦门国际银行早在2007年就提出A股上市计划,至今超过10年。2007年,邀请高盛高华、中国国金以及中信证券和海通证券对其进行上市辅导,计划募集资金40亿至50亿元。为此厦门国际银行还完成了股改变为内资银行,获得城商行牌照,然而,受制于合资银行的身份,厦门国际银行不得不先完成股改再筹备上市。2013年,厦门国际银行完成改制,获得城商行牌照。

但之后的上市路仍然坎坷。2016年,想通过增资扩股并力争两年时间实现IPO的厦门国际银行,老股东“半路下车”。由于该行增发价格涨至4.8元/股,原本决定斥资认购股份的该行老股东福建发展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福建高速”)突然决定放弃本轮增发。

时至今日,厦门银行IPO已于2020年8月初顺利过关,厦门农商行也在等候证监会的发审结果,但厦门国际银行上市进度落后,更远落后于2017年以来先后上市的江苏银行、贵阳银行、成都银行等地方银行。

因“康得新”案驰名的暴雷事件

厦门国际银行作为国内首家中外合资银行,康得新一案让其扬名于二级市场。此外,早间多家上市公司的暴雷事件皆与厦门国际银行有关。

在诸多暴雷事件中,相关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实控人以上市公司存放在厦门国际银行的存款/理财产品为担保,为厦门国际银行向上市公司大股东或关联方放款提供增信。若债务人无法偿还贷款,则银行强行划扣上市公司资金,这也导致相关上市公司多数被监管层认定为信披疏漏或违规担保。具体公司有*ST华仪、ST摩登、康尼机电、*ST升达等。

凤凰网财经整理了公开资料。2019年底*ST华仪公告称,自查中发现存在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情况,累计金额接近22亿元,其中,公司通过结构性存款的方式,为浙江伊赛科技有限公司向厦门国际银行福州分行申请的4.32亿元贷款(共9笔) 提供了质押担保。其后,借款方发生重大风险导致贷款提前到期,2019年11月底,厦门国际银行强行划走*ST华仪某子公司的4.37亿元存款。

ST摩登2019年11月公告称,在自查中发现,上市公司孙公司广州连卡福曾违规向控股股东关联方广州花园里公司提供担保而未履行审批及披露程序:2018年4月,花园里公司与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一份,约定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向花园里公司授予1亿元的授信额度,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广州瑞丰集团又以广州连卡福名义与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签订《存单质押合同》,约定以广州连卡福存于厦门国际银行拱北支行1.05亿元的定期存款及利息为前述《综合授信合同》项下的相关债务提供担保。

对此,ST摩登公告表示,“控股股东伙同相关金融机构擅自以公司名义”开展的担保业务已构成关联交易,且未经上市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审议,也未履行披露程序,因此上市公司不予认可这一系列的担保。公告还指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与厦门国际银行签署的《存单质押合同》不具备法律效力。换言之,厦门国际银行的业务模式与上市公司治理和信披规定存在一定的龃龉之处。

此外,2017年,康尼机电作价34亿元收购龙昕科技全部股权,龙昕科技董事长廖良茂成为上市公司董事、副总裁。但其后上市公司发现,廖良茂私自以龙昕科技在厦门国际银行拱北支行的3亿元贷款、为深圳鑫联科贸易公司从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获得的3亿元授信+资管计划提供质押担保。2018年7月,厦门国际银行珠海分行以贷款提前到期为由划扣了龙昕科技的2亿元资金。

诸多暴雷事件集中发生的背后,很可能涉及到厦门国际银行的银行系统存在监管数据错报、违规为股东办理股权质押类信贷业务、贷款审查不到位、信贷资金被挪用等问题。

富贵鸟破产的推手?

2019年10月31日,在高达87次的竞价后,著名皮鞋品牌富贵鸟最终以2.34亿元的价格易主。

根据《市场周刊》报道,2017年3月17日,富贵鸟收到了毕马威的辞任函。因毕马威在审计时发现其一家附属公司可能将其存款质押给银行,就富贵鸟的关联人士借贷提供担保。毕马威要求富贵鸟提供相关报告及材料,而富贵鸟并未提供。

这家银行正是厦门国际银行。

截至2017年中报,富贵鸟账面现金有20亿元,但负债也居高不下,呈现出典型的“大存大贷”特征。2018年4月,富贵鸟债券违约。相关人士表示该债券违约事件与厦门国际银行有直接关系。

04

银行从业者:

职场“酒文化”很常见

回到银行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事件本身,针对一些“劝酒敬酒”的酒桌文化,凤凰网财经采访了几位银行从业者。

李先生在工行某分行担任银行经理已有多年,他告诉凤凰网财经, “劝酒敬酒”在银行业是常见现象。作为资深银行员工,从业多年,他与同事、客户聚餐喝酒的经历数不胜数。他直言“不喜欢,很不喜欢喝酒这种职场社交方式”,也很厌恶通过敬酒来维系与领导上司的关系。

即使天生酒精过敏,他在被强制要求喝酒的场合也无可奈何。“硬要喝酒的次数太多了,如果当时是甲方我可以不喝,但如果我是乙方,喝吧,别无选择啊”,李先生说。

对于每年校招进入银行的新人,凤凰网财经问李先生是否会要求他们给职场老人敬酒,李先生表示,“我不会这样要求下属,但知道其他部门存在这样的现象。”

银行作为高风险金融机构,“吆五喝六”的酒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有违其纪律性和严肃性。李先生就表示他有过几次因喝多而出现工作失误,违背纪律。

另一位某农商行的员工告诉凤凰网财经,“感情深,一口闷”、“不喝就是不给面子”,在他看来这些俗语所代表的酒桌文化很庸俗。但银行业这些现象数不胜数,在他的记忆中,如果是女性员工,也仍然会被强制要求喝酒。如果下属拒绝上司的酒,之后很有可能被“穿小鞋”。

王女士是一位90后,校招进入交行,至今从业一年有余。她说目前为止她没有碰到过要求敬酒的场合,下班后同事都着急回家,她们几乎不饮酒聚餐。但她非常讨厌,不喜欢“喝酒”这种职场社交方式, 她认为酒桌文化是文化糟粕,被劝酒的往往是职级较低的员工,劝酒背后本质上是权力的压迫。

对于某些强制女性喝酒的现象,王女士告诉凤凰网财经,她认为劝酒的人往往抱着看笑话或占便宜的心态,这是男女不平权的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