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净利双降,靠一款产品打天下的承德露露还能走多久?
财经

营收净利双降,靠一款产品打天下的承德露露还能走多久?

2020年08月26日 12:13:41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错过了行业黄金期

唯有变革创新才能把握更好机遇

图/图虫创意

近日,杏仁露产品制造商承德露露发布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其营收为9.97亿元,同比下滑20.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3亿元,同比下滑22.51%。

曾几何时,承德露露开创了植物蛋白饮料这一市场,并引发行业争相模仿。然而时过境迁,承德露露近年来营收与销量均不断下滑,甚至还被后来者不断赶超。

业内人士表示,承德露露业绩低迷的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过度依赖单品,创新不足,产品老化;另一方面则是深陷与汕头露露的商标纠纷,错过了行业最佳发展时期。

上半年营收净利下降20%

日前,承德露露披露了公司2020年半年报。报告期内,承德露露实现营业收入9.97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0.69%;实现营业利润2.82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9.1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0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2.51%,基本来自饮料业务。承德露露称,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导致上半年营收净利双双下降。

具体来看,第一季度承德露露营业收入同比下降8.80%,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17.97%。第二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降53.99%,归属净利润同比下降50%。子公司方面,露露(北京)有限公司净利润-32.14万元,廊坊露露饮料有限公司净利润-130.37万元。

事实上,承德露露去年才刚刚走出下滑泥潭。

承德露露在1997年上市当年营业收入便已高达5.3亿元,净利润0.55亿元。2015年,承德露露的营业收入达到了它上市以来的巅峰27.06亿元,之后便开始一路下滑。

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承德露露的营收分别为27.06亿、25.21亿、21.12亿,净利润分别为4.63亿、4.5亿、4.14亿。2018年,承德露露终于止住下滑颓势,当年营收达到21.22亿元,同比微增0.48%,但净利润还是下滑0.13%至4.13亿。2019年,承德露露营收为22.55亿,同比增长6.29%,归母净利润4.65亿,同比增长12.54%,终于时隔多年重新实现营收利润双增长。

业绩下滑的同时销量情况也不容乐观。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露露杏仁露的销量分别为33.99万吨、33.36万吨、30.82万吨、24.16万吨、21.33万吨,连续五年下滑。尽管2019年销量有所回升,达到22.36万吨,但较之2014年的33.99万吨相差甚远。

研发投入占比不足1%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承德露露的业绩下滑,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但更重要的是长期以来产品创新迭代不足。

自成立以来,承德露露一直靠一款产品——杏仁露打天下。数据显示,2019年杏仁露营业收入占比高达99.91%。“在整个植物蛋白饮料行业高速发展时,承德露露并没有太多的创新产品去匹配消费端的核心需求,是其发展受阻的重要原因。”朱丹蓬指出。

承德露露的研发投入数据可以证实这一点。2019年全年,公司研发支出总额仅为1368.6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0.61%。2020年上半年,研发投入进一步下降,仅为509.14万元,同比减少43.40%。研发经费少,表现在产品端就是产品老化。自2002年采用印有代言人许晴头像的蓝白主色调包装后,承德露露仅在2016年更新了一次包装。

相较于承德露露的保守,植物蛋白饮品领域玩家不断增多:维他奶、豆本豆、六个核桃、唯怡、椰树牌椰汁、达利园花生牛奶、伊利植选等。以养元饮品为例,虽然在2018年才登陆资本市场,但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4.59亿元,已然是承德露露的近4倍之多。

从行业角度看,植物蛋白饮料行业最近几年增速正在放缓,由2013年的11.92%一路下滑至2017年的4.97%,2018年回升至7.32%以上,2019年由于内外需求放缓,全行业增长率再度回落。在朱丹蓬看来,植物蛋白饮料行业已经逼近天花板,在这种情况下承德露露想要再发力挑战不小。

南北露露互掐

此外,渠道布局不力,也是承德露露营收始终上不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承德露露的主要销售区域依旧集中在“北方”地区。据承德露露2019年财报披露,公司目前按区域划分6个销售大区,65个办事处,209个区块小组和110个独立区块,覆盖东北、华北、中原和西北地区43个地级以上城市。

而之所以“未曾”南下的原因,则在于承德露露和汕头露露的商标纠纷。

1995年,为了开拓南方杏仁露市场,承德露露的控股股东露露集团与香港飞达合资成立了汕头露露。1997年,承德露露上市,其中包含汕头露露。2001年,由于汕头露露亏损,又被剥离上市公司体系。但为了保证汕头露露仍能生存,同时又不与上市公司发生同业竞争,承德露露将其利乐包杏仁露加工业务独家交给了汕头露露。

之后,万向集团入主承德露露,并于2006年成为控股股东。2011年,万向系的管大源出任董事长,这也宣告万向集团正式掌控承德露露。

这么一来,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就从兄弟变成了对手。而“意外”发现的两份备忘录更是让双方彻底决裂。

按照承德露露的说法,这两份备忘录中,汕头露露被允许继续有偿使用“露露”相关注册商标和专利技术,长江以南8个省份的市场,以及利乐包装型露露杏仁露饮料均由汕头露露垄断。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仅南方8省份的市场,大约就要占据承德露露30%的市场份额。

之后承德露露与汕头露露围绕这两份备忘录纠葛不断,承德露露甚至将曾经的董事长王宝林送上法庭,只为证明备忘录无效。目前商标之争尚无明确结论。

在朱丹蓬看来,旷日持久的商标纠纷,导致承德露露在南方多个省的市场拓展和销量受到影响,想要全国化也走入困境,这对于承德露露未来中长期战略的实施造成了阻力。“双方‘互掐’是两败俱伤的事情,只有和解才能共赢多赢。”

不过承德露露在半年报中表示,持续推进公司与汕头高新区露露南方有限公司关于商标等系列案件的诉讼进展,争取早日解决商标专利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