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潮汕到深圳华强北“掘金”的电子从业者:扎根、坚守
财经

从潮汕到深圳华强北“掘金”的电子从业者:扎根、坚守

2020年08月26日 18:48:30
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时代财经 幸雯雯

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人口超2000万的现代化国际大都市,从1979年的1.97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2.69万亿元飞跃式的GDP增长,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探路者,深圳经济特区创造了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罕见的奇迹。

这场深刻的巨变中,改革创新大潮不断喷涌,一批批大胆创新的人前往深圳开疆拓土。

深圳发展的每一步,都凝聚了一代又一代建设者的心血。同时,建设者也将梦幻般的“深圳速度”看在眼里。其中,就有90年代末从潮汕老家移师至深圳华强北的罗滨一家。

“用命在做事情”

8月24日,比约定的采访时间早半小时,罗滨就已到达位于华强北鼎城大厦的公司办公室。今年已80多岁高龄的他,精神依然抖擞,穿着浅色系的衬衫西裤,黑色皮鞋,身板挺得直直的。

鼎诚大厦办公室的墙壁上,挂着罗滨参加第八届、第九届广东省人大会议的合影和社会各界赠予他的牌匾。

牌匾OK.jpg

雷岭镇人民政府赠予罗滨的牌匾。时代财经摄

罗滨创办的深圳市冰洋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冰洋电子”)是国内最早从事SMD电子元器件配套服务的公司,现任总经理为罗滨的女儿罗晓欢。

罗滨早年在老家的居委会工作,负责对外销售事宜,需要在外地拉业务回来给居委会开办的五金厂生产。后来,居委会不再承担工厂的事务,工厂也解散了。而走遍了中国大江南北的罗滨,发现电子是个很大的趋势,开始做电子集成电路的经销服务。

早期做元器件的人不多,但罗滨很快摸清了电子行业的门道,1975年在潮阳市陈店镇创立了潮阳市冰洋电子有限公司,是中国最早一批从事电子行业的人。

订单一张接着一张,让罗滨感受到电子元器件的市场需求很大,决定扩大业务覆盖范围,把冰洋电子的名声打出去。

1989年,冰洋电子率先在当时电子行业的权威杂志《无线电》上打广告,开办全国邮购业务。客户看到广告后给冰洋电子汇去货款并标明所需的产品,冰洋按着地址把货发过去。

“连续六年,冰洋被《无线电》评为全国邮购服务先进单位第一名。”罗滨边说边比了个“六”的手势,并表示这成绩得来不易。

罗滨有9个孩子。那些年信息及交通不发达,他需要花大量时间去各地跑业务、签合同,一年半载才回家一次,陪伴家人的时间极少。

孩子多,又长得快。有一次,罗滨出差回到陈店家中看到罗晓欢,认不出来她是第几个孩子。

罗晓欢看到父亲很开心,说她是笑笑(罗晓欢的小名),罗滨才知道她是老五。

“当时我很心疼他,觉得他为了家庭、家族,为了电子行业的发展很辛劳。虽然他长年累月不在家,但他会记得孩子的年龄,记得孩子各自喜欢什么。”罗晓欢对时代财经说。

在最好的时间切入电子行业,并且开创性地在杂志登广告,冰洋电子的生意越做越大,陈店的电子业也开始发展起来。

另一边,粤北兵工厂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迁至深圳福田,并改名“华强”,意蕴中华强大,而华强公司所在的路段被政府命名为“华强路”。

一年后,深圳经济特区正式成立,位于深南中路华强北地段的电子大厦是当时深圳的第一座高楼。围绕电子大厦,华强北电子商圈逐渐兴起。

90年代,国家大力发展电子行业,罗滨也在陈店看到越来越多人进入这个行业,但都是各自在家里开展小作坊。他意识到电子人需要一个平台聚集起来,倡导成立了潮阳县电子产品协会,而后又花了很多时间和心力,协助当地政府规划粤东电子城。

之前,陈店镇只是粤东一个落后的边陲小镇,在地图上难觅踪影。而粤东电子城,这个当时在全国规模数一数二的电子元器件集散地,使陈店镇渐渐有了名气。后来华强北里的不少人就是从粤东电子城出来的。

依靠敏锐的头脑和多年经商经验,罗滨预料到趁着改革开放这个千载难逢的契机,电子行业在深圳将有极大的发展潜能,1999年决定移师深圳,并将先前在广州的业务合并到深圳,在华强北都会电子市场设点,成立冰洋电子商行。

旗舰店OK.jpg

图说:冰洋电子在都会电子城的旗舰店。图片来源:冰洋电子

“深圳是个好地方,它毗邻香港,信息交流发达。”罗滨道出了冰洋迁至深圳很重要的原因。

而后,时任赛格电子集团的首席执行官王殿甫欲在深圳创办电子商会,罗滨将积淀了几十年的社会资源贡献出来,为商会的筹划奔走在老家、广州和深圳三地之间,感召了一批又一批同行来到深圳华强北。

“那时父亲已经60多岁了,就像当初做粤东电子城一样,他真是用命在做这个事情。”罗晓欢说道。

扎根华强北

“1999年的深圳和陈店很不一样,很多高楼大厦已拔地而起,天空也格外晴朗。”这是深圳留给罗晓欢的最初印象。

那一年,刚大学毕业的罗晓欢连家都没回,就和姐姐来到深圳,一起打理冰洋的生意。

刚到深圳,罗晓欢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位山东老客户打来的。老客户家里的录音机坏了,急需一个元器件。而冰洋搬到深圳后,很多业务往来断掉了。老客户是辗转才找到冰洋在深圳的联系方式。

罗晓欢那时对元器件一点都不了解,但马上就答应了这位老客户。其实,老客户所需的元器件当时已经不怎么生产,罗晓欢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把元器件给他寄过去。

罗晓欢回忆道,“那个元器件也没多少钱,我也给那位老客户说不收他钱了,但他还是坚持汇钱过来,还附了一句‘好人一生平安’。”

这句话,让罗晓欢油然而生了一种价值感和使命感。“我们本可以轻易推掉他,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从父亲身上传承下来的精神。他教我们要行善积德,把顾客放在第一位。”罗晓欢说。

那一年,是冰洋来到深圳的第一年。刚开始是在都会电子市场租了两条柜台,因为业务基础扎实,半年就设立了门市部,一个月租金高达20万元,生意非常火爆。

冰洋电子在华强北的生意很快上了轨道,罗滨开始慢慢放手,将生意交给女儿打理。

事实上,从事元器件行业的女性很少,罗晓欢说她加入冰洋很大一个原因是被父亲那一辈老人正直、诚信、执着、坚持的品质感动,也想要守护客户对他们的信任。

元器件的种类非常复杂,不同种类再细分下去有高达几百万种型号。为了更加高效、准确地管理信息,冰洋电子很早就使用ERP(企业资源计划)系统,完善业务流程。“工具使用方面,我们确实走得比较前。在陈店的时候,我们也有用自己的系统做管理。”罗晓欢说。

扎根华强北的冰洋电子也碰过一些小波折。

“大约是2006年,因为欧盟出台了ROHS认证(关于限制在电子电气设备中使用某些有害成分的指令),要求所有电子元器件企业只能销售无铅的产品。当时还是政策过渡期,有些企业会将无铅和有铅的产品混着卖。但冰洋没有这样做,我们把仓库里有铅的元器件全当废品卖了,损失很大。”罗晓欢说。

但也因此,冰洋电子认定了贴片元器件是未来的方向,拿下了日本AVX、台湾国巨、风华、顺络等元器件授权代理商资格。

坚守华强北

2000年以后,无数的造富神话在华强北上演,从电子元器件,到手机、无人机、矿机、电子烟,再到现在的美妆。

罗晓欢看着来华强北淘金、成就梦想的人越来越多,看着华强北商圈逐渐规模化,也看着一些电子小品牌渐渐消失。“但冰洋是一直扎根在华强北,坚守电子行业这个领域。”

深圳OK.jpg

罗晓欢坦白受疫情影响,终端客户的订单有些减少,但她对电子行业前景仍然很有信心,“国家很重视高新科技的投入与发展,电子元器件行业的蛋糕会越来越大。我相信因果法则,坚守电子行业这个领域,可能回报慢些,但是天道酬勤。”

现在,冰洋一方面做华强北的批发,一方面对经营模式做调整,目标是走向多产业链的模式。

“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公司叫‘冰洋’吗?冰者,溶后水也;洋者,江河海所汇集也。水在传统文化中通诸于财。电子,与传统的水嫁接在一起,通诸四海,会产生不可估量的滚滚财源。”采访的最后,罗滨向时代财经解释冰洋电子的名字。

今年,是冰洋电子度过的第45个年头,也是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冰洋电子及其背后电子行业的成长与发展离不开改革开放的春风。

而冰洋电子罗家人身上的“敢于创新”、“先试先行”的精神,也是深圳这座城市的基因,深深地刻在每一寸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