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家化换帅后首份财报出炉:业绩承压,佰草集仍在亏损

上海家化换帅后首份财报出炉:业绩承压,佰草集仍在亏损

8月26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2020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上海家化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85亿元,同比下降6.07%;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下降58.68%;扣非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37.32%。

这是上海家化在换帅后的首份财报。4月22日,上海家化宣布潘秋生担任董事长兼CEO。这位新掌门人将如何复兴老牌日化品牌,也颇受关注。

业绩仍承压,线上渠道发力但仍不及对手

数据显示,上海家化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85亿元,同比下降6.07%;净利润为1.83亿元,同比下降58.68%;扣非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37.32%。

实际上,在后疫情时代,上海家化的业绩正在逐步恢复,尤其是线上渠道。据半年报,上海家化主营业务的线上渠道实现营业收入14.26亿,同比增长32.66%,占总营收的38.7%;但线下渠道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64%至22.56亿元。

从2016年开始,上海家化就在发力线上渠道。过往财报显示,2016至2019年,上海家化的线上渠道分别实现营收8.5亿元、14.17亿元、16.03亿元、25.83亿元,分别占整体营收比例15.97%、21.84%、22.46%、34%。

然而,上海家化的线上渠道营收占比在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并不算高。以近日披露半年报的珀莱雅和御家汇为例,2020年上半年,珀莱雅的线上渠道营收为8.78亿元,同比增长43.85%,占总营收比例63.55%;而“淘品牌”御家汇的线上渠道销售占总营收比例为87%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家化的销售费用占比仍较高。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上海家化的销售费用为16.87亿元,同比下滑1.16%,占营收比例为45.78%;同期珀莱雅的销售费用为4.57亿元,占营收比例33%。

今年4月份,曾经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提问:“与丸美股份、珀莱雅等上市公司相比,上海家化每年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与营业收入的比值都很高,问为什么会这么高的费用? 后期有控制费用的措施吗?”对此,公司回应称,费用率与业务结构、运营模式等多重因素相关。公司将根据品牌、渠道等发展的需要,合理、有效地进行费用投入。

佰草集持续亏损,如何破局?

上海家化曾经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市场关注的佰草集品牌已全面进入调整阶段,后续有望在调整顺利完成后进入新的增长周期。

不过,据上海家化披露的子公司业绩来看,佰草集仍在亏损状态。2020年上半年,主要产品为佰草集化妆品的上海佰草集化妆品有限公司净亏损9723万元,净资产为-3319万元。对于佰草集的持续亏损,上海家化解释称主要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使得其收入同比大幅减少,导致毛利同比减少,同时由于固定费用占比较大导致销售费用未呈现线性下降。

而2019年年报中,上海佰草集化妆品有限公司净亏损6224万元,净资产为6404万元。彼时,上海家化表示,上海佰草集化妆品有限公司净利润同比减少主要是由于佰草集品牌处于调整期使得其收入同比减少及产品结构调整导致毛利率下降。

此外,据半年报披露,负责六神、美加净、家安等产品的上海家化销售有限公司净亏损5970万元,去年同期该公司亏损8925万元。

新官上任后的“123”经营方针

今年4月22日,上海家化宣布潘秋生接任上海家化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在走马上任后,潘秋生提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助推器”的经营策略和方针,即以消费者为中心,以品牌创新和渠道进阶为两个基本点,以流程、文化和数据化为三个助推器,稳步推进公司创新变革。

具体来说,未来上海家化将聚焦数据导向的消费者洞察进行市场预判,规范品牌定位并创新建立研发、营销等方面精确的方法论和模型以打造爆品;线下聚焦头部门店并试点新零售,线上提升传统电商运营能力并探讨可能代表未来方向的新电商平台;并将通过简化内部流程、加强文化建设、提升数据化能力助力经营。

在潘秋生5月6日正式上任后,上海家化开始推进渠道进阶。在6月16日的股东大会上,上海家化表示,公司将提升数字化运营能力,并通过私域数据运营寻求长期可持续发展。特殊渠道作为现有渠道的重要补充,也将通过嫁接平安资源触达更多的消费者。线下,百货、CS将进一步聚焦高产门店,加强新零售模式的推进,转换多年积累的网点优势蓄力O2O,提升线下运营效率。

而在4月22日宣布换帅的消息后,上海家化连续收获了两个涨停板。截至8月27日收盘,上海家化微涨1.32%,报40.73元/股,对应市值273.40亿。而后来者丸美股份市值为300.19亿元,珀莱雅市值为347.39亿元。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泽炎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李项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