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亏9600万,搭不上免税快车,海汽集团“十倍牛股”神话破灭
财经

半年亏9600万,搭不上免税快车,海汽集团“十倍牛股”神话破灭

作者:时代财经 兰烁

图虫创意-216838287373107211.jpg

疫情让上半年的交通运输业几近停摆,从海汽集团近日发布的中报可见一斑。

8月27日,海汽集团(603069)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2.41亿元,同比降57.45%;净利亏损9614万元,同比下降453.12%,上年同期盈利2723万元。

受此消息影响,海汽集团(603069)今日早盘低开,报37.2元/股,报收于37.34元/股,跌1.71%, 昨日收于37.99元/股,跌0.81%。

微信截图_20200827190540.png

(来源:雪球)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8月20日、21日及24日三个交易日,海汽集团(603069)收盘价跌幅偏离值已累计超20%,系公司预告上半年业绩将出现亏损所致。

另一方面,据海汽集团披露,母公司海南旅投旗下全资子公司海南旅投免税品有限公司已享有海南离岛免税经营资质,但本公司目前未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间接控股股东及控股股东拟将相关免税业务注入公司的相关信息。

8月27日上午,时代财经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海汽集团证券部询问业绩事宜,对方称:“客流还没有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下半年也很难说。海南免税现在虽然很热,但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就是这个样子。”

一位从事投资的人士告诉时代财经:“虽然目前海汽集团看似‘享受不到’免税红利,但其母公司海南旅投的免税牌照已经到手,后面不愁发展不起来。”

净利下滑 股东减持

海汽集团8月27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2.41亿元,同比下降57.45%;净利润亏损9614.33万元,同比下降453.12%;扣非净利润亏损1.03亿,同比下降583.97%;公司毛利率为-14.4%,同比降低36.5%;净利率为-40%,同比降低44.8%;每股收益亏损0.3元,同比下降433.33%。

2020上半年,公司营业成本2.8亿,同比下降37.5%,低于营业收入57.5%的下降速度,毛利率下降36.5%。期间费用率为28.6%,较上年升高11.6%,对公司业绩形成拖累。经营性现金流由9540.9万下降至-1591万,同比下降116.7%。

主要财务指标.png

(来源:海汽集团2020年半年报)

面对“并不好看”的半年报,海汽集团称,2020 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受到全面重大冲击,群众出行活动大幅减少,且出行方式也在发生巨大变化,导致公司客流量、收入萎缩,特别是二、三月份因防控疫情需要,客运业务几乎停滞。

上半年营收中,除对外检测收入、电费收入(充电桩业务)等同比小幅度增加外,公司其他板块收入均同比下降,特别是核心业务中,运输收入同比下降 63.5%,客运站场经营收入同比下降 56.03%,铺面出租收入同比下降 70.54%。

据时代财经了解,2020 年上半年,全国公路完成旅客运输量 293,613 万人次,比上年同期下降 55.0%;累计完成旅客运输周转量 1,974.15 亿人公里,比上年同期下降 55.4%。

全国公路需求不振,海汽集团亦不例外。

2020 年上半年,公司共完成客运量 882 万人次,同比下降 53%,完成客运周转量 8.47 亿人公里,同比下降 60%。

对于下半年的规划,海汽集团在财报中表示,随着海南自由贸易港和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建设的步伐加快推进,海南省振兴旅游业、清洁能源汽车推广等相关政策支持,也将给海南省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培育旅游新业态、开展新能源汽车销售和充电桩建设等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尽管上半年盈利不佳,但海汽集团在二级市场持续受到投资者青睐。据时代财经记者观察,其股价从7月1日的15元每股左右涨至8月10最高点68.22元/股,短短一个多月,累计涨幅超4.5倍。如果拉长看,今年以来海汽集团飙涨已超10倍,“十倍牛股”因此得名。

但在8月10日触及最高点后,海汽集团开始遭遇重挫,截至今日的14个交易日中,录得5个跌停,而8月27日最新收盘价为37.34元,相比最高点股价已跌去超4成。

值得注意的是,海汽集团三大股东在公司股价涨至高点时,接连通过竞价方式减持,引来外界“非议”。时代财经了解到,“高位套现”的股东为海南高速、海汽控股及海南农垦,三大股东减持前持股比例分别为18.75 %、43.75%、1.404%。

具体来看,海南高速今年4月28~10月23日期间,拟三次通过集中竞价减持海汽集团股份,比例达2.528%;海南汽控计划于8月25日~ 11月22日通过竞价减持不超过1%股份,海南农垦在今年2月19日~2021年3月9日期间拟两次通过集中竞价减持2.404%股份。

8月27日,当时代财经记者向海汽集团证券部询问此事时,对方表示“股东减持,因为股价高就卖出了,这很正常。”

能否搭上“免税热”?

海汽集团这波暴涨与今年6月以来的“免税热”密不可分,随之而来的重挫除却业绩影响,实际上也与免税相关联。

“免税经济虽然火,但是跟我们海汽目前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毕竟是做客运的,不是卖商品的。”8月27日,上述海汽集团证券部人员对时代财经表示。

8月24日,海汽集团公告称,经向公司间接控股股东海南旅投公司核实,近期,海南旅投公司收到《海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海南旅投免税品有限公司离岛免税品经营资质的批复》,批准海南旅投公司全资子公司海南旅投免税品有限公司享有海南离岛免税经营资质,并已报财政部等部门备案。

“关于目前市场热度较高的免税概念,经公司核实,目前公司未开展与免税业务相关的业务,未与相关方就开展免税业务开展任何形式的商谈。截至目前,公司未收到公司实际控制人、间接控股股东及控 股股东拟将相关免税业务注入公司的相关信息。”海汽集团表示。

时代财经了解得知,海南旅投由海南国资委独资控股,亦是海汽集团的母公司。去年年底,海汽集团100%股权被海南国资委划拨到海旅发旗下。

8月27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虽然海汽集团目前看似‘享受不到’免税红利,但其母公司海南旅投的免税牌照已经到手,原因是海南旅投除了有海南政府背书,还具有国资背景,持有海免49%的股份,在免税店经营上有着丰富经验。”

“海汽集团是当地接触外地游客及本地消费者最多覆盖人员最广的交通运输公司,海南旅投不会放着这么一家具备融资能力的上市公司不管。”该人士分析道。

海南旅投获免税牌照的消息始于7月30日,彼时有媒体报道,接近海南省政府人士透露,海南省政府开会确定,海南省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将会获得一张离岛免税牌照。

受此消息影响,7月30日海汽集团尾盘直线封涨停,报44.00元/股,市值139亿元。实际上,受惠于海南离岛免税政策,海汽集团7月以来涨幅巨大,累计涨幅达218%。

步履维艰的转型

据了解,海汽集团成立于1985年,系在海南海汽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的基础上,以整体变更方式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主营汽车客运、汽车客运站经营以及与之相关的汽车销售、维修与检测、汽车器材与燃油料销售等业务,2016 年7月在上交所挂牌上市。

作为海南本土的客运龙头,海汽集团的实力与资源优势明显。

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拥有班车客运车辆 1758 辆,旅游车 280 辆、出租车及其他车辆 652 辆;拥有省内跨市县客运班线 248 条,市县内班线 96 条,农村客运班线 133 条,省际客运班线 83 条;公司在海南省已建立了覆盖全省 18 个县市的道路客运网络,且运营范围辐射到广东、广西、湖南、湖北、四川、贵州、江西、福建、浙江、云 南等 10 个省市自治区。

但近年来,受高铁、动车、私家车、出租车、网约车等多样化出行方式的持续冲击,道路客运客源分流日趋加剧,公路客运行业正在面临转型期。即便坐拥龙头,海汽集团也在不可避免地受到时代浪潮冲击,疫情更是放大了这一现状。

在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中心战略政策室主任、高级工程师刘振国看来,疫情导致客流大幅下降,客运公司效益严重受损,加之防疫投入成本增加……这些都给不甚景气的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生存压力,像海汽集团这样的传统公司更是如此。

记者从其过往财报中了解到,2019年公司全年实现营收10.41亿元,同比下降6.84%;净利润5073.27万,同比下降13.84%;扣非净利润1944.31万,同比下降60.21%;净利润同比增长率为-13.84%,同比下降186.23%;营收同比增长率-6.84%,同比下降745.28%。2019年共完成客运量3646万人次,同比下降12.19%;客运周转量39.04亿人公里,同比下降13.82%。

2019年财报.png

(来源:海汽集团2019年财报截图)

不止海汽集团,其他的客运企业在上半年鲜有盈利。如宜昌交运上半年集团合并实现营收7.58亿,较2019年10.86亿下降30.2%;集团合并完成利润总额为-2250.36万元,去年同期盈利为9100万元。

有业内分析师指出:“在公路客运需求不振且行业面临转型的阶段,依托主业之外的其他方面投资发展显得尤为重要,如建设自有机动车综合监测站、发展旅游商业及多样化车辆租赁等业务,能够为企业带来新的增长点。”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我国高铁网络逐渐完善,铁路在综合运输体系中的占比不断上升会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客运市场的规模和占比将进一步压缩。

尽管前景不甚乐观,但刘振国给出了传统客运公司的转型方向——“无人驾驶、5G网络等新技术和新模式的应用,将为客运领域带来系统性变革。但现阶段,客运企业必须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客运站可通过拓展旅游集散、旅游咨询功能,探索向集车站、商贸、旅游集散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服务设施转变,实现站商融合。”

对于传统客运企业自身的问题,苏汽集团董事长王玉辉指出:“行业企业内部的人力冗余、浪费、管控力不足、协调能力差等情况普遍存在,要想提升盈利,应该从这些地方改进,在传统业态和新业态之间必须要有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