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车企半年考:超半数利润下滑, 研发投入不升反降

上市车企半年考:超半数利润下滑, 研发投入不升反降

2020年09月01日 00:00:0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汽车市场结构性调整叠加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汽车产业正遭受巨大冲击。8月份以来国内上市车企上半年财报陆续公布,冰冷的数字背后描摹的是国内上市车企的绝地求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A股和港股已经对外发布半年报的15家上市乘用车企业中,有10家企业净利润下滑,尚未公布上半年财报的北京汽车也早在8月14日发布盈利预警,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将大幅下滑65%。

5家净利润增长的企业包括比亚迪、因非经常性损益实现同比大幅扭亏的长安、背靠合资企业华晨宝马收益颇丰的华晨中国以及亏损减少的ST海马和因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扭亏的*ST夏利。

12家商用车上市公司中,除了以中、重卡以及商用车为主的东风汽车、江铃汽车、一汽解放以及中国重汽外,其他8家企业利润皆出现下滑,尤其是以生产客车为主要业务的金龙、宇通、中通、亚星和ST安凯,利润下滑幅度最为明显。

而从上市公司的财报来看,无论是上汽集团、自主品牌龙头吉利汽车,还是坐拥高利润豪华品牌的华晨中国,抑或是生存空间遭到挤压的力帆、众泰等边缘自主品牌,其盈利能力都在减弱。

当然,对于上半年车企业绩的下滑,业内早有预期。在业内人士看来,新冠肺炎疫情为主因导致的整体销量下滑是影响利润的直接因素。

事实上,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是汽车企业,整个产业链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产业链上游,由于订单的减少,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营收利润下滑;产业链下游,终端市场需求减弱,新车“价格倒挂”、毛利下降,挣扎、煎熬,成为了各车企、经销商上半年最真实的写照。

利润营收双双下滑

多数企业利润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更为严峻的是上汽集团、吉利汽车、长城汽车、广汽集团、江淮汽车等多家知名车企上半年营收、利润双双下滑。

同花顺金融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8月30日,整车行业已披露半年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10.14%,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27.21%。

其中,上汽集团上半年营收2837.4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24.6%;净利润83.9亿元人民币,同比大跌39%。吉利汽车上半年营业收入368.2亿元人民币,同比下跌23%;净利润人民币23.2亿元,同比大跌42.67%。长城汽车上半年营业收入359.29 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413.77亿,同比下跌10.88%;净利润比去年减少约4亿,仅为11.46 亿元,同比减少24.5%。因上半年新能源汽车产销下滑,北汽蓝谷上半年净亏损18.63亿,利润同比大跌2815%。

即便是上半年大幅扭亏的长安汽车,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实则亏损26.17亿元,同比增加10.13%,亏损幅度进一步增大。

而从多家企业的财报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净利润下滑的幅度,都远超营收下滑的幅度。今年一季度,东方证券重点关注的14家行业代表性整车企业中,11家企业出现毛利率同比下滑情况。

而这背后是自主品牌汽车“被迫”让利销售、以价换量保市场。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在汽车产业转型和疫情的双重影响下,6月,自主品牌乘用车市场份额创下了自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今年上半年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29%,市场份额跌至36.3%。

因此,无论是直播卖车还是新能源汽车下乡,刺激销量成为上半年车企的“共同课题”。

但从上半年的销量数据来看,多数车企累计销量未及全年目标一半,下半年将承压更大。

其中,吉利汽车累计实现销量53万辆,同比下跌19%,仅完成全年141万辆销量目标的38%;上汽集团累计实现销量205万辆,同比下跌30.24%,上半年完成全年600万辆销量目标的34.15%;长城汽车上半年累计实现销量39.5万辆,同比下跌19.95%,仅完成全年102万辆销量目标的38.74%。

而乘联会最新公布的车企销售数据显示,近40家车企月销量未达到1000辆,更有众泰汽车等15家车企月销量一栏中为“0”。

这也意味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如果销量没有起色,这些品牌很难重新拥有“造血”能力。

“中国市场有143个汽车品牌,比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都多,所以未来优胜劣汰会加速。”8月14日,在2020中国汽车论坛上,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曾公开表示。

而早在3年前,朱华荣就曾预言,未来自主品牌可能仅有5家能够存活。

业绩承压,研发费用不升反降

作为衡量车企核心竞争力关键指标的研发投入,不仅是车企硬实力的体现,更是直接决定着企业能否通过“新四化”大考并提前在未来的赛道中抢占有利位置。

然而,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的已经披露2020年上半年财报的上市车企中,仅有广汽、吉利、长城、比亚迪、北汽蓝谷等几家企业研发费用同比增加。其中,研发费用增长速度最快的是长城,上半年研发费用12.2亿,同比增长33%;而上市车企中研发费用投入最高的是上汽集团,上半年研发支出58.43亿,同比微跌2%;而上半年净利同比增长超过25%的华晨中国,研发费用仅为0.52亿。

在汽车产业面向“新四化”转型的关键时期,中国上市车企研发费用之和甚至不敌一家跨国公司的研发费用。

“现在似乎有很多关于V型反弹的说法。通过停止各种项目,一家公司或许可以扭转业绩,而且这样的做法似乎经常被人称赞。但我认为,这种做法并不正确。”丰田总裁丰田章男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企业在短期内停止先进研究或其他项目,从而节省资金的做法,是一种目光短浅的行为。

尽管整体市场面临诸多挑战,丰田集团预测其2020财年的研发费用投入将达到103亿美元左右,这一数字差不多与2019财年持平;宝马集团在今年上半年的研发费用共计27.34亿欧元,几乎与去年同期持平;大众汽车集团仅今年一季度的研发成本就高达36亿欧元,同比增长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