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食品:生在都市圈、长在都市圈的味道
财经

都市食品:生在都市圈、长在都市圈的味道

☑ 作者:张树明(华夏幸福研究院研究员)

稻香村:老北京的香甜记忆

身居北京的朋友大概对厚重的玻璃门,白帽子“阿姨”,按斤称重纸袋包装的稻香村并不陌生。和帝都金融街、国贸、中关村高大上的写字楼相比,坐落在各个小区、各大超市的稻香村显得老派且微不足道。

但这样的稻香村,它可能是相伴成长的记忆中的味道,是一日三餐购买米面、酱料、小食、熟食、糕点必去之地,是大学时期给老家亲戚好友的必带佳品。

图片来源:北京稻香村公众号

图片来源:北京稻香村公众号

作为京城“大食堂”,小食品藏着大产业,稻香村在北京全市有200多家连锁店,一个物流配送中心,在各大超市系统开设销售专柜400多家,全年产量近六万吨,年销售额达60多亿元,平均一个店的年产值2000多万!

北京稻香村门店布局

北京稻香村门店布局

“酱菜六必居,绸缎瑞蚨祥,中药同仁堂,糕饼稻香村。”他们是北京人心中的一个文化符号,也是这座城市的橱窗,勾勒出帝都最朴实的生活气息,也见证了城市扩张、变迁和产业格局的演替。

始创于清朝光绪年间的稻香村,至今已有近130年的历史:最早是在东直门北新桥的街道小厂,1983年复业后逐步壮大、从二环搬到北四环的小营,后因产量的增长,又辗转搬迁到北五环外的昌平。位于昌平区北七家镇科技园区的稻香村食品厂生产基地,工厂占地200亩、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

随着北京城的不断扩大和地价的攀升,昌平紧凑的工厂显然已经承载不下这家老字号稳健的升级扩张。经历过数次搬迁的稻香村,再次面临为未来发展选址的问题,在配送半径和成本之间达到均衡的“霸州都市食品产业园”成为他的下一站。目前,北京稻香村霸州食品生产基地,规划建筑面积近30万平方米的厂房已拔地而起,年产能将达10万吨。

图片来源:产业最前线

图片来源:产业最前线

所谓人间烟火,就是一日三餐、衣食住行。

野田市:东京都市圈的食品之城

东京湾区是世界第三湾区,东京都市圈GDP占日本全国1/3左右,以繁华的东京都、超前发达的工业制造业和高效的六大港口闻名于世,但就在这样一个核心地带,都市工业同样占有重要的位置。

在距离东京市中心约30Km的野田市,聚集了大量的食品企业。其中,日本最大额调味品企业——龟甲万,便坐落于此。

野田市的发展甚至整个野田地区食品工业的发展都离不开龟甲万。时至今日,龟甲万的全球最主要生产基地,依然保持在野田市,野田工厂生产的酱油占据了公司在日本市场的6成以上。野田工厂与其总部设施,共同构成了野田工厂群,这里汇集了龟甲万食品、饮料、商业服务以及生物化学、物流等核心部门,是龟甲万的全球大脑与产品输出中心。

利根川沿线主要食品工业分布图片来源:华高莱斯

利根川沿线主要食品工业分布图片来源:华高莱斯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野田地区不仅吸引了全球知名的大型食品企业,同时带动了食品加工机械、物流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最终,在东京30Km圈层,形成了以野田市为中心,以利根川为主轴食品工业带。

位于这条工业带周边的千叶县、茨城县、栃木县、群马县与埼玉县都是关东地区农业大县,堪称东京的菜篮子。丰富的农业资源为野田地区的食品工业发展提供了一定的产业基础,但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东京都市圈庞大的人口体量。正是由于巨大的消费人群,才带动了本地区食品工业的发展。

都市型工业,虽然不像高端服务、尖端制造等“白菜心”产业那样带来高附加值,但因为主要服务于大都市的消费人群,具有强市场指向性,也为大都市所不可或缺。

中央厨房:悄然兴起的餐饮“大后厨”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沙县小吃以薄利多销起家,“1元进店,2元吃饱”是对其经营模式的形象描述。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勤奋的沙县人把六万多家小吃门店开到了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创造了年产值超100亿元的“国民小吃”品牌。

如今,随着中央厨房模式的推广应用,沙县小吃的经营模式也正在发生改变,使得沙县小吃走向标准化和规模化。

洗菜、和面、包馅、速冻……各道工序基本靠自动化生产流水线完成。过去需要200多人才能完成的生产,现在只需要16个工人,并且一天的产能达到10吨。

作为国内第一家营收超百亿餐饮的企业,海底捞国际控股于2018年5月17日正式在港交所申请上市。

吃货们在海底捞各门店吃到的产品,不管是绿油油的生菜还是新鲜的毛肚虾滑,都是由中央厨房加工,并通过冷链配送到各个门店直接上桌。

这背后的关键是海底捞拥有自己高效的食品供应链系统。

图片来源:蜀海供应链官网

图片来源:蜀海供应链官网

在北京都市圈,蜀海供应链大兴仓于2015年10月正式运营,合作品牌近两百家,随着业务需求的不断增长,需要进行仓储扩充升级。为此,北京房山新仓于2019年8月正式开业,同时在京南的霸州有配套的中央厨房生产基地。

啤酒/饮料:围绕都市圈中心城市布局

就像喝饮料的“老饕”们确实能够在盲测里区分出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口味刁钻的酒鬼们私下里有个说法是,北京到青岛这条铁路线上,北京去青岛方向的青岛啤酒,不如青岛开往北京方向的青岛啤酒好喝。

背后的原因,还是跟产地有关。产地不同,口感就不一样。青岛开往北京的列车上采购的是青岛当地产的青岛啤酒,而北京发往青岛的列车上可能用的就是北京的青岛啤酒厂生产的青岛啤酒。

事实上,啤酒产品运输半径一般为250-300公里,超过了这个范围就无法覆盖成本。另外,消费者对啤酒产品的新鲜程度要求较高。因此,基于成本的考虑,企业必须布局在大都市的周边。

燕京啤酒在北京都市圈的企业分布图 资料来源:华夏幸福研究院

燕京啤酒在北京都市圈的企业分布图 资料来源:华夏幸福研究院

燕京啤酒是中国最大啤酒企业集团之一。其总部位于北京的顺义区,该区域主要以研发+生产+销售为主,且在近郊区的三河市有较大的销售公司,力求实现研-产-售一体化发展;同时在北京市的周边的高碑店市、雄县、固安县等地有较大的生产企业,在定兴县、永清县、蓟州区等地有销售企业。

除啤酒外,诸如饮料和乳品企业,由于运输成本较高,往往也会在大城市的周边进行选址。

粮油加工:兼顾市场与原料基地

人的一生要摄取20~30吨食物,而粮食和油料是最重要的食物来源。我国居民饮食中90%的热能、80%的蛋白质和绝大部分食用油是由粮食和油料提供。

中国是人口大国,每年消费的主粮巨大。数据显示,我国居民每年的人均主粮消费量为256.7公斤,平均每天消费主粮0.7公斤左右。按照全国14亿人口计算,每天需要的主粮接近100万吨。

为了满足大都市人群的消费,粮油加工企业一般在工厂选址和产能布局上首先要考虑的就是流通成本。企业要么靠近市场,要么靠近原料基地。

以益海嘉里为例,目前该企业已形成了布点广泛、布局合理、规模宏大的优质生产体系;建立了中国庞大的经销网络,经销商数目已经超过2000家,遍布全国400个大中城市,销售网络已覆盖了中国除台湾地区以外的所有省区市。

为保障京津雄广大消费者对一日三餐高端、方便、营养食品的多样化需求,益海嘉里在北京都市圈共投资两家粮油加工企业:益海嘉里(北京)粮油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和益海嘉里(霸州)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其中,益海嘉里(霸州),主营小麦生产、加工、销售项目,产品以高档专用粉和高档民用粉为主,项目全部投产后,日加工小麦3600吨,年产值将超过30亿元。可满足雄安新区和大兴国际机场周边大量人口流入的消费需求。

七年:霸州产业新城魅力绽放

7年,汇聚产业发展力量;7年,见证魅力城市建设;7年,讲述幸福城市生长;7年,凝心聚力蓄势待发。从2013年,华夏幸福接受霸州市政府授权,负责委托区域的开发建设管理工作至今,经过论证研究、规划设计,霸州产业新城加速前行,不断绽放魅力,提升品牌价值。

霸州产业新城产业集群效应日益凸显,累计签约项目49个,龙头项目4个、大项目11个,带动就业超8000人。产业发展经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传统走向现代的发展历程。

霸州都市食品产业园

霸州都市食品产业园

2019年,河北省省长许勤调研霸州都市食品产业,指出“食品行业是永恒的朝阳产业,要以新需求引领新供给,打造品牌形象突出的都市食品特色产业集群。”

为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不断追求,以都市食品为代表的都市消费工业自身也会不断的转型升级,也会分化出许多新的业态,从而成为都市圈美好生活与经济发展的标配!

参考资料:

1.顾强:都市型工业的基本特征及其发展对策——以纺织服装工业为例的探讨

2.上海转型发布: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中城:一场保卫制造业的持久战!

3.东京湾区前世今生:从“世界最大工业带”到知识型湾区

4.华高莱斯:龙头企业引领的“食品谷”—— 日本·利根川沿线食品产业带

5.益海嘉里:一个粮油巨头的成长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