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新规是否波及万亿信用卡业务?招商银行回应:须关注基层法院的判例
财经

民间借贷新规是否波及万亿信用卡业务?招商银行回应:须关注基层法院的判例

2020年09月02日 12:43:11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明确将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修改为4倍LPR。“新红线”上限锚定一年期LPR的4倍(目前为15.4%),大幅降低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这一新规针对的是民间借贷,持牌金融机构的消费信贷类业务是否也会受到影响?《每日经济新闻》在新规出台后率先对此进行了报道(最高法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不约束持牌金融机构?法院:金融机构的贷款收益不应高于民间借贷),并引发了行业的关注和讨论。

近日,招行副行长王良在中期业绩发布会对这一问题做出公开回应:将积极关注基层法院在政策执行过程中对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的消费信贷业务的影响。

招行高管回应民间借贷新规影响

信用卡业务作为银行零售转型的“入口”级,近年来随着银行零售转型的加速,信用卡业务快速扩张。免息、分期、消费优惠、高频场景覆盖……信用卡也玩出了花样,但信用卡背后的透支利息、分期手续费也被大家所关注,尤其是在民间借贷利率的保护上线“靴子落地”之后。

针对4倍LPR的司法保护上限是否会影响银行信用卡业务,近期王良在中期业绩发布会也做出公开回应。

王良表示,最高法院已经明确,这只是针对民间借贷利率实行上限控制,且最高利率由24%下降到15.4%。由于银行信用卡业务是持牌金融机构业务,包括消费金融公司,也都是持牌的金融机构,所以不在此次调整限制的范围之内。

不过,实际操作中是否有影响,王良表示仍需要关注研究。他表示:“我们也在积极关注这些政策变化,以及基层法院在政策执行过程中会对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常规开展的消费信贷业务带来什么样影响。所以,我们还要根据司法实践的变化,加强关注研究,尽量减少相关政策对招行信用卡等业务的影响。”

截至2020年6月末,招行信用卡流通卡数9638.73万张,较上年末增长1.14%;流通户数6526.73万户,较上年末增长1.18%;信用卡贷款余额6522.32亿元,较上年末下降2.80%;信用卡循环余额占比23.52%。

2020年上半年,招行实现信用卡交易额20356.57亿元,同比下降0.12%;实现信用卡利息收入283.76亿元,同比增长4.53%;实现信用卡非利息收入125.96亿元,同比下降13.10%。

信用卡最低还款、账单分期真实利率几何

实际上,此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对最低还款和账单分期两种信用卡还款方式进行测算发现,最低还款名义利率与真实利率相同,而账单分期实际利率不同于名义利率。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还款方式,均高于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4倍LPR(目前为15.4%)。

具体来看账单分期这类还款方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了多家银行信用卡账单分期付款业务条款及细则,可通过模拟具体情形,来体会信用卡账单分期的真实利率。

小孙向一家股份行申请了1万元的账单分期,期数为12期,每期手续费率为0.74%。名义利率就是0.74%*12=8.88%。

根据这家银行的规定,分期付款的每期应还本金等于分期本金总额除以分期期数,精确到分,于分期后第一个账单日开始分摊;分期收取每期手续费等于分期本金总额乘以分期每期手续费率,在分期付款后各期账单日逐期入账。

由此可知,小孙每期还款本金为833.33元,另外每期分期手续费为74元。

在分期情况下,期初借出10000元,每期应偿还的金额为907.33元,直至12期末偿还完毕,由此计算出该笔账单真实利率为16%。

而最低还款名义利率与真实利率相同。

按照人民银行所规定的,透支利率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下限为万分之五的0.7倍来计算(对应名义利率在12.775%-18.25%之间),按月计收复利。

实际上,按照银行的说法,信用卡透支利率按照年名义利率计算出来为(0.05*365=18.25%)。

以招行信用卡中心举的一个例子测算:期初刷卡消费2000元,选择按最低10%还款,假定本金的偿还日和付息日在同一日,均为消费日的下一月对应日(如4月1日刷卡消费,5月1日还款付息),每月按30天计,在还完这2000元账单之前不再用这张信用卡做任何的消费。在信用卡的计息机制之下,不考虑按月计收复利,利息的计息基础是全部未偿还本金,其真实利率与名义利率相等。

疫情对于信用卡业务冲击成手续费收入缺口主因

近年来,银行中间收入成为各大银行的发力点,特别是利率市场化改革推进,银行业整体面临息差收窄的压力,不少银行将中间业务收入作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从招行中报来看,该行中间收入手续费增长环比、同比都略有放缓。而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疫情对于信用卡业务的影响。

对此,王良回应到,上半年手续费收入增长略有放缓,主要是因为收入增长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代销公募基金、理财业务收入和托管业务三方面,上半年招行表现亮眼。

至于手续费收入主要的缺口,王良认为,一方面信用卡业务一季度受到疫情冲击,无论是信用卡消费额还是贷款规模都出现了下降,“这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缺口,也是最主要的方面”。另一方面,代销保险手续费收入、代销信托计划等,由于线下销售受到疫情防控、人员隔离等多方面的影响,同期相比出现了减少。

展望下半年,王良认为手续费收入会有好的增长。他认为上半年在疫情冲击非常严峻的局面下能取得这样的成绩,是难能可贵的。随着复工复产,疫情防控取得明显成效,预计下半年手续费收入会出现比较好的增长势头。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6月末,招行不良贷款余额为553.28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0.53亿元;不良贷款率1.14%,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440.81%,较上年末提高14.03个百分点;贷款拨备率5.03%,较上年末提高0.06个百分点。

实际上,在今年内一季报披露时,王良曾指出,6月份将是今年信用卡不良生成的最高点,8月份将是次高点。对于后续了信用卡资产质量,王良表示:“总体来看,信用卡贷款的不良生成后续还会维持相对高位。整体的风险判断,后续还要看两个因素:个人居民收入变化和就业形势变化。因此,对信用卡贷款资产质量的整体判断是不良生成还会维持高位,之后可能还会有一些不确定性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