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茅台”农夫山泉上市 老板或将成为全国身价最高的“媒体人”
财经

“水中茅台”农夫山泉上市 老板或将成为全国身价最高的“媒体人”

2020年09月08日 16:54:38
来源:东方网

稿 | 记者 卞英豪

曾几何时,“不如一瓶水”是用来形容并不具备价值的资产。但今天,资本市场又给人们上了一课——“一瓶水”完全可以比“三桶油”还贵。

今日(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在挂牌的一瞬间,一系列纪录就此诞生,超过4000亿的市值,不仅把农夫山泉送上神坛,甚至还把公司创始人钟睒睒一度送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

而这位做过泥水匠,当过记者的“新晋首富”同样也有一段跌宕起伏的资本故事。

1

名不虚传的“水中茅台”

打开农夫山泉的招股说明书。你会发现,这个“大自然的搬运工”不止是吸睛,更是吸金。

一瓶水究竟能有多赚钱?根据农夫山泉的披露,2019年,农夫山泉的营业收入高达240.21亿元,净利润达到50亿元,该公司近3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达到亮眼的17.2%。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的增速为5.8%,全球的数字更是只有3.1%。

此外,数据显示,2019年,农夫山泉综合毛利率高达55.4%,而旗下的包装饮用水产品毛利率更是高达60.2%。

简言之,只要我们买进1元钱的农夫山泉,该公司就能净赚6毛钱。同样都是个“水”,只有诸如茅台这样的白酒产品,以及相关疫苗产品的毛利率才能与之媲美。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目前我国包装饮用水市场相对集中,2019年零售总规模达到2017亿元。而农夫山泉更是连续8年位居该行业市场占有率的第1名。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中,农夫山泉同样位居中国市场的前三位。

作为当之无愧的“中国包装饮用水之王”,农夫山泉的IPO规模同样也是“巨无霸”级别的。农夫山泉此前透露,本次IPO拟向全球发行逾3.88亿股H股,募集资金75.7亿港元至83.5亿港元。

而农夫山泉在资本市场的人气更是不容小觑。在认购首日,农夫山泉的投资者一度“挤爆”券商的服务器,当天录得超过1440亿元的券商融资额,这相当于超额认购了247倍,创下新股首日的纪录。

最终,农夫山泉的招股累计完成了约1147.3倍超额认购,冻结资金达6700亿元,打破2008年中铁建5409亿元的冻资纪录,创下了新股之最。

今日,农夫山泉股价一度上涨83%,总市值曾达到4453亿港元。这一市值在同类产品,相当于康师傅的近5倍,是蒙牛的近3倍,伊利的近两倍。农夫山泉甚至还超过了“三桶油”的港股市值,水比油贵,似乎已不是一句玩笑话。

由此可见,农夫山泉不止是有点甜,还有钱。

2

中国首富易主?

当然,农夫山泉的传奇故事显然还没有结束。

今日,农夫山泉正式挂牌上市,公司的总股本累计为118.9亿股。根据农夫山泉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创始人钟睒睒通过个人及旗下公司共持有84.4%的公司股份。

从农夫山泉的股权架构中不难看出,该公司并没有几乎没有引入常见的PE等战略投资机构。公司甚至没有联合创始人和其他分享股权的高管,也没有时下流行的合伙人制度。钟睒睒的持股可谓高度集中。

根据当前农夫山泉4450亿元的市值计算,钟睒睒持股市值为3756亿港元,折合人民币3313亿元。

此外,根据披露,钟睒睒还持有另一家上市公司万泰生物74.23%股权,市值大约为634.4亿元人民币。合计钟睒睒的身价至少已高达3950亿元。

根据福布斯公布的2020年财富榜单显示,此前中国首富为腾讯公司创始人马化腾,其身价为56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为3855亿元。

在农夫山泉成功上市后,钟睒睒实际上已经超过了马化腾,成为中国首富。而在他身后还有“二马”的另一位,同为“浙商”的马云。在蚂蚁集团没有上市前,马云的财富同样暂时不及钟睒睒。

就在此前的福布斯富豪榜中,钟睒睒的身价为20亿美元,排名“仅”为全国第186位,全球第1063位。随着农夫山泉上市,这位曾被誉为“隐形的富豪”的企业家,最终还是被推到了台前,甚至是聚光灯的中心。

3

转型最成功的的媒体人?

睒睒,一个略显生僻的词,其本意为“闪烁”的意思。如今闪耀在资本市场的钟睒睒,也正如他的名字那样,富有文艺,却很难复制。

今日,浙江日报翻出了一张老报纸。1985年1月4日,浙江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了钟睒睒采写的《洪孟学为啥出走?》,并配发评论员文章《洪孟学出走说明了什么?》

而浙江日报正是钟睒睒的“老东家”。浙江日报相关人士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介绍,钟睒睒曾在《浙江日报》农村部做过5年记者。报道称,其记者生涯期间采访过超过500位成功企业家。

(1985年1月4日,浙江日报头版头条 图源:浙报融媒体)

钟睒睒笔下的洪孟学拥有一流的科研能力,却被“体制”所限,无从施展抱负。最终,洪孟学选择了“出走”,离开了体制,前往乡镇企业。

而这恰恰也正是钟睒睒此后所选择的路。1988年,国家正式批准设立海南经济特区,当时34岁的钟睒睒选择从辞职“下海”,奔赴海南“淘金”。而他也被成为是浙江媒体圈“下海”的第一人。

命运有时充满了巧合。在钟睒睒辞职下海后,他当年的采访对象洪孟学,同样也离开他报道中提到的乡镇企业,前往海南。1993年,两人在海南重逢,一起开发了一款产品,并共同创办了一家企业,而这家企业正是大名鼎鼎的——养生堂。

凭借着走红大江南北的“养生堂龟鳖丸”,钟睒睒创业的第一年就赚到了1000万元。此后,钟睒睒又推出了清嘴含片、成长快乐等产品均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1996年9月,生意越做越大的钟睒睒创办了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2001年6月,这家公司改制成为了今天的农夫山泉。

据浙江日报称,创业成功后,钟睒睒常常还会回到报社开座谈会,而他始终表示,5年的记者生涯对他的事业发展“很有益处”。

事实上,5年媒体的生涯,也让他十分清楚宣传舆论的作用。“好的广告,不仅是引起用户关注,更重要的是让用户讨论。”在农夫山泉广告部的会议室里贴着这样一句话,而这正是钟睒睒的理念之一。

在业界,钟睒睒被誉为“营销大师”,在拥有敏锐的商业嗅觉的同时,他总能找到用户最为关心的“核心点”,从而将其演变成为市场“爆点”。而这似乎正是源于其深耕新闻一线所培养的“敏感度”。

“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这句经典的广告词,正是出自前媒体人钟睒睒。但被调侃为“大自然的运钞机”的钟睒睒,在成名后几乎很少见诸报端。

在他熟悉的媒体领域,除了公益事业,他甚少露面。就其控股的万泰生物的上市敲钟仪式,钟睒睒都没有出现。

网络流传的报道显示,2008年汶川大地震,钟睒睒曾在汶川停留了近10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向自己的记者晚辈提出了一个要求——“不要露出农夫山泉的Logo”。

直到后来,农夫山泉陷入“砒霜门”、“水源门”等一系列质疑中,钟睒睒虽然没有亲自露面,但最终农夫山泉总能化险为夷。而这同样与其自带的媒体沟通能力密不可分。

如今,66岁的钟睒睒“下海”已超过30年,虽然关于他的产业,关于他本人的质疑浪潮从未退却,而他早已从“妙手著文章”的“无冕之王”,华丽转身成为暗潮涌动的资本市场的幕后“大鳄”。

钟睒睒能否继续在市场“闪耀”,目前依然不得而知。但不容否认的是,作为媒体人下海的先行者,作为草根创业的典型,钟睒睒无疑是那颗闪耀着的最亮的星。

来源:东方网·纵相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