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屠戮!美股持续下挫,原油又现暴跌!华尔街向特朗普摊牌?
财经

深夜屠戮!美股持续下挫,原油又现暴跌!华尔街向特朗普摊牌?

2020年09月09日 06:05:44
来源:证券时报

在周一券商中国《蝴蝶扇翅!地表最强85后再出手,黑色风暴卷土重来?A股如何破局?1.1万亿偿债高峰将至,两件大事待解》报道中,曾提到要原油可能再度杀跌,黑色风暴再起,不可忽视中东危机。但这两天的国内市场来看,对于这一提示可能重视不够。然而,暴跌还是来了。

北京时间9月8日晚,WTI原油跌幅一度扩大至8%,创6月以来新低;布油、纽约原油期货全线破位杀跌,国内原油期货主力合约跌停。与此同时,美国股市开盘之后再现集体杀跌,科技股跌幅尤其较大,特斯拉暴跌超17%,苹果、高通、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等全线杀跌。此外,传统行业中的石油股亦出现暴跌。

那么,究竟是什么引发了此次美股的调整和石油的大跌?从美联储的政策来看,并未出现明显的收缩信号。于是,坊间出现了一些传闻,有业内人士认为,美国甚至全球的资本大佬在8月份休假期间应该有过一次密谋,他们对于美国总统的意中人选可能并非特朗普,于是在休假回来之后,进行了一次资本突袭,于是有了最近几个交易日美股持续杀跌一幕。目前无法证实这一判断,但美股市场上的资本大佬和高管们的确在减持股票。而关于原油的大跌,券商中国上周末已经进行过两次论述,需求不振、财政危机、降价可能是主要原因。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总统大选会是一个多方角力的结果。这些角力者包括中东、俄罗斯、全球资本大佬等。最终谁是赢家,目前实属难料。但博弈的过程,也是一个风险显性化的过程。

深夜屠戮

目前,很难知道美股收盘会怎么样,但从开盘的情况来看,仍可以用屠戮来形容。纳指开盘一度杀跌近4%,道指杀跌一度超2%。(编者注:随着尾盘进一步跳水,纳指距上周三历史高点回调幅度超过10%。截至收盘,标普500指数跌2.78%,报3331.84点;纳斯达克指数跌4.11%,报10847.69点;道琼斯指数跌2.25%,报27500.89点。)

盘面上,特斯拉成为杀跌主力,一度杀跌接近18%,后略有回稳。

本年度内,特斯拉上涨了近400%。但投资公司New Constructs首席执行官David Trainer认为,特斯拉现在是美股最危险的一只股票,如此高的股价和估值远远脱离了公司基本面。他表示,无论是未来十年可能生产出3000万辆车,还是介入保险业务,亦或是达到丰田汽车的高利润水平,特斯拉都不可能维持当下的高股价。

David Trainer指出,根据特斯拉汽车的平均售价计算,其股价意味着40%-110%的市场份额。而按目前每辆5.7万美元的平均售价计算,2030年销量要达到1090万辆,才能实现42%的市场份额。特斯拉在欧洲电动汽车市场的份额和销量都没有进入前十,这是因为欧洲的法律改变了,有力地激励了现有制造商发展混合动力车和电动汽车。同样的情况也将在美国发生。他说:“我想,现实地说,我们谈论的实际价值接近50美元,而不是500美元。”

其他科技股也再度杀跌。

但最惨的并不是股市,而是原油市场。北京时间9月8日晚,WTI原油跌幅一度扩大至8%,创6月以来新低;布油、纽约原油期货全线破位杀跌,国内原油期货主力合约跌停。

石油杀跌的主要原因有三个:

一是沙特石油巨头沙特阿美公司(Saudi Aramco)对运往亚洲原油价格的下调幅度超出预期。沙特将其价格降低了1.40美元/桶,低于该地区基准价格的0.50美元/桶。

二是石油逼近极限,但需求却没有上来,特别是印度疫情越来越严重,对原油需求再度造成损害。分析人士认为,此前需求增加很大程度是因为4月油价暴跌引发了一些投机性买盘。石油交易商倾向于认为,石油价格会回升,于是在低价囤积了石油,并预期在油价反弹时出售获利。然而,随着库存逼近极限,同时油价也反弹了一段时间,市场的需求却并未大举复苏。所以,才会出现当下的崩盘。

三是中东的财政危机。科威特已经出现了财政资金短缺的情况,沙特、阿联酋等产油国也不会例外,因此才有了下调油价一幕出现。然而,他们是否在下调油价的同时埋了空单,也未可知。此外,中东主权基金是否也此时做空全球市场也存在一定逻辑。

“八月密谋”浮现?

从美联储的政策和全球的大事件来看,并未出现明显推低美股的信号,但坊间出现了一些传闻:美国甚至全球的资本大佬在8月份休假期间应该有过一次密谋,他们对于美国总统的意中人选可能并非特朗普,于是在休假回来之后,进行了一次资本突袭,于是有了最近几个交易日美股持续杀跌一幕。

从股市与美国总统大选的关系来看,的确存在这种关联。机构BTIG称,1928年以来,当标普500指数在大选前三个月上涨时,现任总统或控制党候选人在将近90%的情况下都实现了连任。

道琼斯市场数据显示,9月历史是美股最弱的月份,过去93年中标普500指数有54%的概率在该月份下跌,平均回报率为-0.96%。不过,在选举年间,9月份表现稍好,平均降幅为0.3%。

BTIG表示,8月份的大涨令市场更容易下跌,而当市场从8月底到11月大选日之前走低,对现任政党来说是个坏消息。在选举年中,有8次美股从8月底到大选日之间录得负回报,其中6次现任政党都输掉了选举。

那么,是否是资本联手做局呢?这显然也是一个没有肯定答案的问题。但从美国资本大佬的动作来看,卖股票似乎的确在发生。

来自Smart Insider的数据显示,8月份,1042名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公司董事进行了交易,创下了2015年11月以来的最高成交额。在某些情况下,由于估值过高,出售股票的高管总数达到了2018年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

另外据外媒体报道,持股比例仅次于马斯克的特斯拉第二大股东Baillie Gifford,大幅减持了特斯拉股票,持股比例已降至4.25%。巴菲特更是将持有近30年的富国银行都进行了套现,据伯克希尔公司最新发布的13G报告,自6月底以来,伯克希尔已售出逾1亿股富国银行的股票,价值近25亿美元。

总统不好猜,动荡少不了

根据9月7日民调分析机构FiveThirtyEight的选举预测模型,乔·拜登在选举人团选举中获胜的概率为71.1%。预计他将赢得538张选举人票中的334票。该模型预计唐纳德·特朗普的获胜几率为28.4%。然而从博彩公司开出的赔率来看,特朗普又似乎能够更胜一筹。

据美国文学网站LiteraryHub报道,一场名为“作家抵制特朗普”的运动正地开展中,包括阿特伍德在内的众多著名作家加入。截止至9月7日,在官网签名参与该运动的作家达到了1304人,已经上传视频的作者有79人,其中包括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等知名作家。

9月2日,81位美国诺贝尔奖得主发表联名信,公开支持拜登当选总统。公开信表示,美国有史以来从未像现在这样急需领导者在拟定公共措施时重视科学的价值,拜登在多年的从政经历中始终愿意倾听专家的看法。此次参与的诺奖得主所涉及奖项包括化学奖、物理学奖、医学奖。报道称此次联名行动由国会中唯一的物理学家——伊利诺伊州民主党众议员发起。此前奥巴马与希拉里参选时,分别获76位及70位诺奖得主支持。

在此之前,特朗普将市场的杀跌归因于“他落后的民调”。但随后几天,又出现他民调数据反超拜登一幕。显然,美国新总统究竟是谁,并不好猜。但在此之前,动荡可能免不了。而且,总统大选之后,是否还会有一段混乱的过渡期也需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