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最大煤企负债逾1900亿元:冀中能源33亿关联交易“输血”
财经

河北最大煤企负债逾1900亿元:冀中能源33亿关联交易“输血”

2020年09月12日 10:16:19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李哲 北京报道

头顶河北最大煤炭企业光环的冀中能源集团,如今却背负逾1900亿元债务,其正通过资产腾挪、发行债券等进行融资纾困。

9月5日,冀中能源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冀中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中能源”,000937.SZ)公告披露,拟购买冀中能源集团所持有华北制药(600812.SH)1.63亿股股份以及金牛化工(600722.SH)1.36亿股股份。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上述交易均以现金形式作为对价进行支付,合计金额约为33.44亿元。在此次股权转让过程中,无论对于华北制药还是金牛化工而言,两者的实际控制人、业务均未发生实质性改变。而对于负债率达到82%的冀中能源集团而言,股权转让产生的合计33.44亿元资金,或许是其最为看中的部分。

冀中能源人士向记者表示:“公司账上有资金,这么多资金放在账上不用对上市公司也是一种损失。”

接连收购兄弟公司

根据冀中能源9月5日公告,此次股权转让价格分别为华北制药15.52元/股(含增值税),金牛化工5.98元/股(含增值税),股权转让价款分别为25.31亿元与8.13亿元。

在上述公告发出不久后,9月7日,金牛化工与华北制药分别发布权益变动报告书。9月9日晚间,金牛化工发布收购报告书。

事实上,冀中能源与冀中能源集团之间的关联交易并不止这些。8月25日,冀中能源刚完成对山西冀能青龙煤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冀能青龙”)60%股权的收购。此次交易价格9.1亿元,此外,冀中能源还向冀能青龙增资8.1亿元。

记者注意到,冀中能源先后进行的三笔并购资产全部是涉及冀中能源集团控股或参股子公司的关联交易。

作为收购方,冀中能源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04.1亿元,同比下滑8.7%,实现净利润6.12亿元,同比增长34.00%,资产负债率47.3%。

对于上述业绩表现,冀中能源人士向记者表示:“一方面是煤炭的行情还可以,另外是公司在成本控制方面的调整。”

记者注意到,煤炭板块占冀中能源总营收79.34%。2020年上半年,该板块在营收上同比下滑12.83%,而经营成本同样下降了17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冀中能源拟收购对象——华北制药和金牛化工在2020年上半年的经营状况均呈现下滑态势。

其中,华北制药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56.2亿元,同比增长5.42%,净利润1.09亿元,同比增长37.78%。不过,其扣非净利润却同比下滑65.69%。对此,华北制药内部人士说道:“这主要是因为一季度的时候公司受疫情影响,在二季度才逐渐恢复去年同期的状况。”

记者注意到,华北制药的资产负债率为72.19%,这一数据要明显高于冀中能源。“华北制药这个资产还是比较优质的,从长远来看,医药行业还是比较有前景的。虽然华北制药的资产负债也相对有些高,但是收购完成后公司持股比例还够不上控股,不会对上市公司的并表资产构成影响。”冀中能源内部人士说道。

对于此次股权转让,华北制药人士表示:“这主要是公司大股东(冀中能源集团)和三股东(冀中能源)之间的一个股权转让,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公司这边是没有办法参与的。其实三股东也是大股东旗下的子公司,实控人都是省国资委。”

相比之下,冀中能源集团对金牛化工的股权转让则更加有趣。记者了解到,2008年,冀中能源还在使用更名前的名称“金牛能源”。当时,金牛能源通过竞拍的方式获得沧州化学1.28亿股股份,成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随后,将沧州化工更名为金牛化工。

2012年9月,冀中能源通过定增方式增持金牛化工2.59亿股,持股比例达56.82%。2015年11月,冀中能源集团从冀中能源手中以12.2亿元的价格收购了2.04亿股金牛化工股份(5.98元/股),冀中能源的持股比例下降至26.05%。2019年12月,冀中能源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有限公司又以4.23亿元的价格,从冀中能源手中收购了6803.2万股金牛化工股份(6.22元/股),冀中能源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6.06%。

而此次股权收购,冀中能源则将以5.98元/股的价格回购1.36亿股。对于这样的操作方式,冀中能源人士表示:“进行这样的收购还是母公司这边对其自身的考量,大股东要求我们这样做。”

“冀中能源集团是冀中能源的控股股东,目前来说股权收购对公司没什么影响,实际控制人也没有变化。”金牛化工人士向记者说道。

负债逾1900亿元

冀中能源集团将其所持有的股权在几家上市公司之间闪转腾挪之后,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河北省国资委,几家公司的经营状况也未受到明显影响。但交易却能为冀中能源集团带来33.44亿元的收益。

记者注意到,以上几笔交易的付款方式全部是通过现金方式付款。对此,冀中能源人士表示:“公司账上有资金,这么多资金放在账上不用对上市公司也是一种损失。”

冀中能源2020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冀中能源现有货币资金99.9亿元。然而,对于冀中能源相对宽裕的资金状况和较低的负债率,冀中能源集团则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上海清算所披露的冀中能源集团2020年二季度财务报表显示,冀中能源集团负债率达到81.99%,负债总额达到1904.8亿元,其中,短期借款389.6亿元。

事实上,2017年至今,债务问题始终困扰着冀中能源集团。记者了解到,2017~2019年及2020年3月末,冀中能源集团短期有息债务分别为760.43亿元、801.36亿元、886.68亿元和877.88亿元,在有息负债中占比分别为54.12%、55.44%、58.45%和56.48%,占比相对较高。

此外,冀中能源集团存续债券中短期债券占比较高,债券偿还、接续压力较大。如不能进一步优化负债结构、改善债券期限结构,短期内偿债压力较大,有可能导致企业出现流动性风险。

在冀中能源集团所有负债中,2017~2019年及2020年3月末,有息债务规模分别为1405.01亿元、1445.52亿元、1516.87亿元和1554.18亿元,有息债务规模在负债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73.66%、75.63%、79.69%和80.18%。

事实上,巨大的债务包袱已经影响到冀中能源集团的利润表现。记者了解到,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冀中能源集团财务费用分别为60.95亿元、82.13亿元、78.20亿元和43.1亿元。2020年上半年的财务费用,已经达到同期冀中能源集团净利润4.6亿元的9.3倍。

在这样的背景下,冀中能源集团通过转让股权的方式,在实际控制人不变更的情况下,实现融资33.44亿元。此外,冀中能源集团还通过发债等方式融资纾困。

记者了解到,截至2020年8月,冀中能源集团已经接连发行短期及超短期债券14期,共计发债募资规模达到230亿元。其中,90~270天到期的超短期债券9期,募资金额达到150亿元。

有媒体报道称,此前河北省国资委对河钢集团、开滦集团、河北港口、建投集团下发通知,要求四家企业与冀中能源集团协商,对其发行债券提供增信担保。

记者就此向冀中能源集团方面联系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作为河北最大的煤炭企业,冀中能源集团的经营情况与煤炭市场行情休戚相关。

2016年以来,随着煤炭去产能的持续推进,煤炭行业累计关闭退出落后产能近9亿吨/年。去产能让产能过剩的状况得以化解,市场供给实现平衡。煤炭价格稳定对于我国这样“多煤、缺油、少气”的能源格局有着重要意义。另一方面,部分企业因煤矿资产处置难落地,与之相伴的问题逐步积压并突显出来。

记者了解到,2020年4月,冀中能源旗下矿产资源陶二矿、新三矿、万年矿接连关闭。2019年,这三处矿产资源合计产煤403万吨,合计亏损达到4936.18万元。

“目前整个煤炭行业都在调整结构,这主要是因为政策原因,整个煤炭行业在逐步减少煤炭产量,用新能源进行替代。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关闭了几个储量基本开采完的矿产资源,这是河北省化解产能过剩的一个年度安排中的一部分内容。”冀中能源人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