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鸡飞蛋打!连亏多年负债高企,最终命运是被接手?
财经

蛋壳公寓鸡飞蛋打!连亏多年负债高企,最终命运是被接手?

2020年09月15日 06:17:05
来源: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出品 文|张凯旌 编|深海

9月14日下午,工信部发布《关于下架侵害用户权益APP的通报》,表示将组织对23款未按要求完成整改的App进行下架,蛋壳公寓赫然在列。

值得一提的是,8月31日工信部曾向社会通报了101家存在侵害用户权益行为App企业的名单,彼时蛋壳公寓就因违规收集个人信息上榜。

公开资料显示,蛋壳公寓是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紫梧桐")旗下中高端公寓品牌,现已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13地市场,曾于今年春节之际在纽交所敲钟上市。

但蛋壳公寓上市后至今,口碑已一落千丈。公司曾因消费欺诈、合同纠纷、强制退租、无故断网等遭全国范围内的大批房东、租客投诉,其CEO高靖还于今年6月被政府调查。

据统计,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已累计亏损逾63亿元,目前的资产负债率近100%。

“以蛋壳、青客这样为代表的所谓科技公司——必死无疑。”景晖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景晖曾表示,蛋壳公寓、青客没有房源,收房要向机构付费,收房成本高、出房成本也很高。而所谓的科技,没有看到任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真正改善客户体验的地方。

App被工信部要求下架,此前疫情期间被指“两头吃”

工信部在通报中表示,截至目前,经第三方检测机构核查复检,尚有23款APP未按要求完成整改,将依据《网络安全法》和《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规定》等法律和规范性文件要求组织对上述APP进行下架。

除蛋壳公寓(1.40.200907版)外,下架的应用软件还包括海淘免税店、爱又米、小咖秀等。

此前8月31日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显示,"依据《网络安全法》《电信条例》等法律法规,工业和信息化部近期组织第三方检测机构对手机应用软件进行检查,督促存在问题的企业进行整改。"截至当时,尚有101款APP未完成整改,此为2020年的第四批侵权App,彼时蛋壳公寓(1.39.200841版)就曾上榜。

值得一提的是,蛋壳公寓App曾于4月30日在苹果应用商店下架。

天眼查数据显示,蛋壳公寓运营主体紫梧桐成立于2015年,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目前法定代表人为高靖。截至2015年末,蛋壳公寓运营的房间数量达到2434间,截至2019年末,这一数据则跃升为43.83万间,同比增长85.4%,扩张迅速。

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录美国纽交所,股票代码"DNK",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第一支中概股,总计募集资金超1.49亿美元。

但公司的口碑,却在上市后的这段时间内因一系列事件下跌严重。

在疫情爆发后,蛋壳公寓反应迅速。公司在2月3日宣布,针对无法返城的武汉租客,蛋壳公寓将返还一个月租金。其它各城市租客,蛋壳公寓将根据各地政府发布的因疫情延期返工的天数,返还租客相对应的租金,或提供相对应的免费延住天数。

然而,房东和租客感受到的却是另外一个政策。北京、深圳、成都、武汉等地均有房东称,接到蛋壳通知:免租一个月。有一些房东,在拒绝接受免租后被要求解约。

而多位租户反映称,封城了回不去,依旧要交房租,如果不租了押金也不退。

深圳介入调查租金贷,公司屡遭用户投诉

蛋壳公寓面临的另一个麻烦是租金贷。

今年2月,中共深圳市委政法委员会向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管局、深圳银保监局下发的《关于开展相关排查工作的通知》中提及,发现蛋壳公寓存在'租金贷'的情况",要求尽快开展排查工作。

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2017、2018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直接从租客处获得的预付款为1.1亿、2.8亿和7.9亿元,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

以2019年前九个月为例,通过"租金贷"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占蛋壳公寓租金收入的80%。而2017年和2018年,这一比例也高达90%和88%。

今年4月,蛋壳新推出针对毕业生的椋鸟计划,但却被指福利虚假。据悉,蛋壳推出的最新一季椋鸟计划面向对象为:学信网认证的2020年应届大专、本、硕、博毕业学生以及海外留学生,签约满1年及以上的年租合同等,选择分期月付或者年付(含一次性付清),便可享受椋鸟计划的0押金、入住6个月以内享受1次免费换租的福利。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的福利,如果不选择蛋壳的金融产品,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的优惠,所谓的0押金也是需要一次性支付全年房租才能享受。然而,如果选择季付,即使支付押金,一次性也只需要支付4个月的房租。

6月5日,深圳市消委会提供的信息显示,今年3月至6月,市消委会接到针对蛋壳公寓的投诉219宗,其中有消费欺诈、合同纠纷、强制退租等类型投诉。深圳市住建局表示,将介入调查蛋壳公寓存在的金融、安全以及违建等问题,一旦查实,严格处理。

有租户表示,自己在7月租房时,销售说是月租,无违约金,但离开房子的时候却被蛋壳公寓通知是年租房,有违约金。自己在每天不停经受蛋壳公寓信息轰炸、电话骚扰的情况下,还联系不到公司销售,已严重影响生活。

也有房东表示,将房子托管给蛋壳后,公司在5年租期未到的情况下,将5年的总空置期和在前期因自身运营原因未能出租的空置期皆算作自身损失,要求业主进行赔偿。

在微博话题#蛋壳公寓断网#中,一位租户在今天下午称已接到联通打来的电话,蛋壳公寓在北京区域的宽带供应商速通宽带证明蛋壳确实出现了违约情况,蛋壳曾在9月3日称会为自己在7个工作日内解决网络问题,然而问题至今仍被搁置。

8月,据证券时报报道,有租户投诉称在广州、深圳和北京等多地的蛋壳公寓出现断网现象,期间租户们在App上报修,却被取消了报修订单。有租户拨打蛋壳公寓投诉电话,也只能得到一段"正在检修网络"的自动语音回复,而据蛋壳公寓的网络承包商表示,蛋壳公寓由于"单方面违约"而被暂停服务。

在黑猫投诉平台中,有关蛋壳公寓的投诉量已达16521条,其中包括租客与房主双方的投诉,内容不乏无故断网、贷款租房骗取违约金、骗签合同、不退押金等。

雷达财经通过在微博话题中搜索"蛋壳公寓"发现,相关话题几乎均为对蛋壳公寓负面消息的讨论,#蛋壳公寓装修完第二天就出租#作为其中阅读量最高的话题,累计已有1.4亿人浏览。

连亏多年负债高企,最终命运是被接手?

祸不单行的是,今年6月18日晚间,蛋壳公寓发布公告称,公司联合创始人、CEO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调查,调查主要针对高靖创立蛋壳公寓之前参与的商业投资,公司相信这项调查和蛋壳公寓无任何关联。

消息一出,蛋壳公寓开盘后迅速触发熔断,截至收盘,下跌6.32%。

公司面临的麻烦不仅于此。

财报显示,蛋壳公寓在2017-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6.57亿元、26.75亿元和71.29亿元,呈现出爆发性的增长,然而与此同时,其归母净利润却连续亏损2.86亿元、14.77亿元和37.84亿元。

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归母净利润依旧净亏损12.34亿元,同比扩大51.2%。以此计算,2017-2020一季度,蛋壳已累计亏损63.13亿元。

截至2020年一季度,蛋壳公寓的总负债达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

对于蛋壳公寓遭遇的困境,胡景晖并不意外,早在2018年,胡景晖即预言,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暴雷更厉害。

胡景晖向雷达财经表示,由于行业的进入门槛太低,很多人涌入长租公寓领域,进来的人多,就进一步导致恶性竞争,争抢房源,争夺客源。

“以蛋壳、青客这样为代表的所谓科技公司——必死无疑。”胡景晖表示,蛋壳公寓、青客没有房源,收房要向机构付费,收房成本高、出房成本也很高。而所谓的科技,没有看到任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真正改善客户体验的地方。胡景晖预测,蛋壳公寓最终的结局是“国家队”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