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等供应商真的尴尬:一边断供华为,一边被日本制裁
财经

三星等供应商真的尴尬:一边断供华为,一边被日本制裁

2020年09月15日 17:45:55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9月15日,美国针对华为的最新制裁令正式生效:凡是使用美国的制造设备、基于美国技术开发设计生产的芯片,如果没有美国许可,均不得供货华为。

作为华为的重要供货商,制裁令发布当天(8月17日),三星、SK海力士等韩企就已停止生产向华为供应的半导体。响应如此迅速,难道断供华为也是韩企的愿望吗?

断供华为,三星、SK海力士:我也不想啊

此番断供,三星、SK海力士等韩企也是迫不得已。

华为此前公布,2019年华为共从韩国企业购入了11.85万亿韩元(约合683亿元人民币)的产品,主要涉及由芯片、半导体制品及显示器等,该金额占据当年度韩国对华出口的电子装备总额的近6%。

其中,三星以及SK海力士均为华为的重要供应商。据韩媒报道,2019年三星电子对华为销售额约为7.3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426亿元),占三星电子总销售额的3.2%;SK海力士对华为销售额约为3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73亿元),占总销售额的11.4%。今年二季度,华为依然是三星电子销售额贡献最大的前五名客户之一。

3个月前,三星和SK海力士等制造商还没被纳入美国禁令的限制范围。最新禁令公布后,基本封锁了华为从第三方备货的渠道。

韩媒透露,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已经向美国商务部申请了对华为的出口许可,至今尚未有企业获得美国的许可。相关人士分析称,如果美国允许了相关企业的申请,那么其限制措施将变得毫无意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表面风光”的韩国半导体

半导体行业产业链大致为三部分:上游是半导体原材料和生产设备等,中游是核心环节,包括集成电路、光电子器件等部分的设计、制造、封测三大环节,而下游则是市场应用,包括手机、PC、汽车在内的终端产品。

韩国的优势主要是存储芯片和显示面板,处于产业链的中游环节。这就导致韩国半导体仍然有被“卡脖子”的可能。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Gartner的数据,2019年全球半导体供应商 Top 10 名单中,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分别以 522 亿美元和 224 亿美元的收入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全球市场份额分别为12.5%和5.4%。

不过,即使位列全球半导体供应商的前三名,三星电子、SK海力士的半导体原材料同样依靠上游供应商——日企。

数据显示,目前日本在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份额中占比超过60%。生产制造半导体所需的19种必备材料中,日本在14种芯片材料的供应上占据超过50%的全球市场份额。

可以肯定的说,没有日企的供应,不仅是韩国,全球的半导体制造都会受挫。

制裁背景下,韩国对日依赖不降反增

2019年7月,日韩贸易摩擦发酵。占据原材料优势的日本,宣布限制高纯度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对韩国的出口。这3种材料都是半导体生产中使用的核心材料,三星电子、SK海力士、LG等韩企都需要这些材料来生产NAND闪存、OLED屏幕等产品。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前5月,韩国半导体行业进口材料中,91.9%的氟聚酰亚胺、43.9%的光刻胶及93.7%高纯度氟化氢都是从日本进口。

日本政府要求每个相关出口项目都要单独获得批准,此举对韩国半导体企业的冲击可想而知。

日本制裁一出,韩国一边寻求替代方案,一边加快了扶植国产化的脚步。去年8月,韩国宣布将投入约41亿美元的预算,促进100种主要从日本进口物资的供应端口多样化。

不过,鉴于半导体生产工序特性,所需材料很多属于高技术壁垒材料,生产工艺复杂,纯度要求苛刻,需要长期的技术积累。过去的一年中,虽然韩国已实现高纯度氟化氢气体的量产,但想完全实现国产化、不受日本影响,韩国还任重道远。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日本逐步放开管制,即使在推进国产化的背景下,韩国对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需求仍然不降反增。根据韩国国际贸易协会发布的信息,今年前 7 月,韩国从日本进口的半导体设备和集成电路设备增长了77.2%。

据悉,相关进口设备的增加和三星电子的大规模投资有关,今年5月,三星电子宣布宣布将在平泽建立 NAND 闪存生产线,投资金额或超57亿美元。

而在去年7月,三星电子、SK海力士还纷纷表示,要帮助韩企降低对日依赖,努力推进国产化进程,实现自给自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