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自贸港,全球独一无二

海南自贸港,全球独一无二

2020年09月17日 15:53:53
来源:凤凰网财经

海南自贸港“港+产+岛+网+制”的模式世界范围独一无二,堪称大手笔之作。通过战略创新,制度创新,打造全球发展成本洼地、发展机遇高地、优美安全宜居地。

海南生态软件园园区(4月1日摄) 郭程摄

对外开放是我国发展进步的重要动力源。当前,国际局势发生重大结构性变化,出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不但需要站在中国地图面前,也需要站在世界地图面前,审时度势谋划中国发展,形成新时代对外开放战略布局。

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是新时代对外开放大棋局中的关键一招,根本任务在于为中国打开一个对外开放的更高水平窗口,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战略支点,探索中国下一步开放路径。

1

对外开放的关键棋

近年来,国际局势发生重大结构性变化,突出表现为五大变局:

首先,冷战结束后的一超多强国际格局发生演变,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其次,二战结束以来的全球化持续上升的趋势出现逆转;

二战结束以来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一体化过程出现断裂;

世界历史从大分流到大翻转。数百年以来西方中心的大分流转向非西方国家集体性崛起的大翻转;

最后,第四次产业革命浪潮兴起。

在此背景下,一方面,中国要更加积极有为向外开放,在全球更大范围空间中谋划自身的发展。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由全球化的接受方转变为全球化的塑造方与领导者。推动“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推动企业走出去,在推进多边开放同时推进区域开放,为世界各国打造共同发展平台。

另一方面,国门开得更大,建设开放型经济体。加快转变贸易发展方式,建设贸易强国,加快推进服务业开放,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制度;构建高水平的贸易与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优化对外开放区域格局,形成陆海并进,东西双向的新开放格局。加快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建设。

上世纪90年代,我国开始设立保税区、出口加工区、保税物流园区、保税港区、综合保税区等形态的海关特殊监管区。2013年,开始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目前全国已经设立了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实现了东、中、西、东北四个板块全面开花,海南是其中面积最大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如今,海南自由贸易港的设立标志着我国自由贸易区战略升级到了3.0版本。

首先具有窗口意义。海南按照境内关外的模式全岛封关运作,成为又一个中国对世界的开放窗口。

第二是战略支点意义。海南是面对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门户,自贸港能够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战略支点。

第三是试验田意义。对于推进更高水平的开放,海南具有重要的试点意义,事实上,我国很多改革开放政策都是在经济特区取得试点成功之后,再在更大的区域和更大的范围上逐步推开。

2

模式独一无二

放眼全球,海南自由贸易港模式是独一无二的。它不同于巴拿马科隆港、夏威夷火奴鲁鲁等转口贸易型自由贸易港;不同于以德国汉堡港、荷兰鹿特丹等港口工业型自由贸易港;不同于开曼群岛、毛里求斯等离岸业务为主的自由港;也不同于新加坡、香港等港产城联动发展模式。

海南是一种新型的“港+产+岛+网+制”,综合型、高水平的自贸区模式,通过制度创新,推动贸易投资高度自由化、便利化,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自由贸易岛。

首先是港。港口不仅是海港,还包括空港、陆港与数港。海南有海口港、三亚港、洋浦港、八所港等海港,但是2019年海南省全省港口货物吞吐量只有1.98亿吨,为全国的1.4%,集装箱吞吐量只有268万标准箱,为全国的1%,与全国主要港口的吞吐量相比差了一个数量级。在空港上,2019年已经开通国际航线100条,未来将打造国际航运枢纽和航空枢纽。在陆港上,海南需要尽快打通陆海通道,将海南环岛高速铁路网接入内陆高铁网。在数港上,扩大数据领域开放,培育发展数字经济,成为数字经济发展、数字贸易的枢纽。

其次是产。海南要构建旅游业、现代服务业和高新技术产业为重点的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国际旅游消费中心,带动康养、文化等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运输物流、海洋服务业、数字服务业、金融服务业的发展;做大做强海南特色高技术产业、海洋产业、卫星发射系列产业、高技术农业。

第三是岛。海南全岛建成自由贸易港,全岛封关运作,不但是境内关外,更是一个自由贸易特区,这在全世界都是独特的,堪称大手笔之作。与传统特定区域或者特定城市作为自贸区不同,既有城市也有农村,既有建设用地空间,也有农业空间、生态空间,海南既有工业、服务业,也有农业,能够建设一个功能齐全的自由岛。海岛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空间,能够在一线放开同时,二线切实管住,有利于统筹加大开放与保障安全两个目标。

第四是网。互联网时代的自由贸易港,不能只是依靠地理枢纽优势,而是需要主动搭建发展网络,成为发展网络的枢纽。首先要发挥背靠中国大陆优势,尽快打通陆海通道,二线管住同时也要放活,促进要素自由快速流动。从全国地图来看,海南是“天涯海角”,但是从南海区域来看海南却处于中心地带,依托海上丝绸之路,积极推动打造泛南海经济合作圈,推动形成高水平的区域自由贸易网络。

第五是制。海南自由贸易港不是传统的要素流动枢纽型而主要是规则制度创新型的自由港。通过贸易、投资、人员自由便利的制度设计,特殊税收制度和完备的法治化体系,通过制度创新,促进要素集聚和产业体系构建。

3

打造全球发展成本洼地、发展机遇高地

与临海新片区更多面向长三角,服务高端制造业、服务业等,前海自贸区更多面向珠三角,针对现代化经济体系,打造创新体系等不同,海南自由贸易港实际上是要面向世界,服务全国,打造对外开放的新门户、新高地。需要通过充分发挥地缘优势、通过战略创新,制度创新,在全球打造一个发展成本洼地、发展机遇高地、优美安全的宜居地。

在一个逆全球化环境中,一些国家推行筑墙战略,提高贸易壁垒,大搞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反其道而行之,主动加大开放,创造一个集聚生产要素的洼地,促进要素自由流动的通道,吸引全球更多的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向这个洼地去集聚,向世界更多分享中国市场与中国机会。这体现了善利万物而富,善处众人之下而盈的传统智慧。

海南是全国陆地面积最小的省份,却是海洋面积最大的省份,海岛的地理特征使得它能够在拥抱海洋同时,成为联结陆地和海洋的纽带,成为面向太平洋与印度洋的开放门户,使得企业能够同时享受背靠中国、拥抱世界的双重发展机遇,成为发展机遇的高地。

海南自由贸易港推出了六方面自由便利措施,通过货物贸易零关税、零壁垒,服务贸易既准入又准营推进贸易自由便利,通过实行“非禁即入”制推进投资自由便利,跨境资金流动自由便利,人员进出自由便利,运输来往自由便利,数据安全有序流动。同时实行“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的特殊税收制度,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成本洼地。

以WTO为中心的全球贸易体系正处于重构升级的过程中,虽然出现了逆全球化的回头浪,但从长远看,全球化仍将进一步往深度发展,未来的全球贸易与投资将进一步走向自由化、便利化,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为未来中国进一步扩大开放提供了一个试验区和压力测试机制。我国正在积极转变对外服务贸易的方式,提高服务贸易占总贸易的比重,海南发展服务贸易也提供了一个试验田。

4

突破经济地理格局

正在进行的第四次产业革命是数字化、智能化革命,它将极大改变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也将改变以密度、距离与分割为主要要素的经济地理视角,进而改变经济地理基本格局。

海南不但要考虑传统经济地理,还要考虑数字经济地理。对于数字经济地理而言,注意力、泛在赋能、互联互通等要素变得非常重要,将为海南自贸港建设带来新机遇。

第一,发展数字经济与数字自由贸易对海南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服务贸易是海南自由贸易港的重点,一般服务业难以进行远距离跨国贸易,数字经济能通过远程服务、服务外包等方式进行远距离贸易。当前全球服务贸易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服务已占四成左右。

海南要加快打造数字经济岛,推进新基建、新投资、新就业、新消费;数字自由贸易空间无限,2019年天猫双十一一天的成交额为2684亿元,大大超过了海南省一年的消费品零售总额(2018年为1717亿元)。在自由贸易港框架下,海南应积极建设数字自由贸易试验区,搭建泛南海区域各国与中国电商自由贸易平台。

第二,泛在赋能机遇。互联网具有泛在赋能特性,它使得距离变成了零距离,只要接入就是无距离,就和其他地区处于同一起跑线。海南要抓住机遇,打造国际化的内容电商高地。

第三,注意力经济机遇。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注意力经济时代,注意力高地有机会成为经济发展高地,海南自由贸易港,生态文化资源丰富,未来会有更多的“异域风情”,完全可以打造出无数的网红业态、网红景点、网红产品,形成更多的注意力高地,在数字时代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

5

面临多重挑战

要让海南自贸港由新时代对外开放大棋局中的关键一招成为制胜一招,成长为世界上综合实力最强的自贸港之一,无疑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首先,竞争激烈。与上海、深圳等地的自由贸易区相比,海南发展基础薄弱。在泛南海区域,集中了世界三大自由贸易港,香港、新加坡、海南,虽然互补大于竞争,但海南要脱颖而出,需要克服的困难不少。

第二,产业基础相对薄弱。一方面海南产业发展小而散的弱点长期以来没有克服,2019年海南的地区生产总值仅为5309亿元。另一方面,在国家重大战略利好释放的条件下,要保持战略定力,避免出现简单追求短期红利的路径锁定。

第三,人才瓶颈制约。建设自由贸易港,发展现代服务业、高技术产业,人才是第一要素,海南在推进百万人才进海南的措施,这一目标如果实现就意味将有十分之一左右的人口是外来人才,更重要的是海南确实能够成为发展热土,以事业留人,而不仅仅是以优美环境留人。

第四,国际政治经济环境不确定性影响。世界逆全球化回头浪可能愈演愈烈,南海地缘政治格局复杂,这使海南发展战略面临不确定性的挑战。

风起琼岛,潮涌南海。今日之海南已非海南之海南,而是中国之海南,世界之海南。海南已经不能再如三亚花鹿回头,恋恋于海外桃源之静谧淳朴,而只能如南海大鲲化鹏,展翅直上,搏击前程万里。

9月28-30日,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将在海南海口汇聚千位企业家、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和外交官,围绕“数字时代的商业成长”这一主题探讨重要而迫切的商业问题。同时,随着《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在海南渐进实施,本届年会还将安排多场自贸港政策解读及实地勘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