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成了咸鱼?
财经

闲鱼成了咸鱼?

2020年09月20日 10:00:00
来源:无冕财经

总经理因桃色纠纷而离职,群龙无首;用以培育社群的引擎功能“鱼塘”被关停——闲鱼可谓流年不利。

闲鱼本来担负着马云的“社交梦”,阿里的社区化、内容化和本地生活化三大方向无一不体现在它身上。

问题是,走到十字路口的闲鱼背得起这样的重任吗?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海棠葉

设计:布冬

编辑助理:朱智琪

“闲鱼有1000亿的GMV,就等于给社会节省1000亿的生产。”豪言壮语犹在耳,说话的闲鱼事业部总经理陈镭已卸下了手中的权柄。

闲鱼之于阿里,外界看法不一,有说其是“富二代创业”,亦有人称其为“富人家的穷孩子”。

二者大概形成了共识,成立6年,闲鱼背负的使命再清晰不过——既承接阿里电商业务的闭环,又是阿里社交梦的寄托。

但如今闲鱼会往何处去?众人在等待。

闲鱼成咸鱼?

9月16日,阿里巴巴“保密三年的大项目”、新制造平台“犀牛智造”正式揭晓,天猫总裁蒋凡亮相揭幕仪式并发表公开演讲。资料显示,其任犀牛智造所在公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这被外界视为,蒋凡已经走出“桃色事件”,全面复出。

今年4月,蒋凡被曝出与网红张大奕的负面消息,随后被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上一财年度的所有奖励成为泡影。

向其汇报的陈镭则没有那么“好运”。

9月10日,据媒体报道,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事业部总经理陈镭(花名“闻仲”)已于9日离职。阿里巴巴方面人士确认了此事,但未说明陈镭离职原因。此前,有消息爆料称陈镭离职或与桃色纠纷有关。

闲鱼,至今“群龙无首”。

去年7月,阿里巴巴集团组织架构调整,原闲鱼事业部资深总监谌伟业调入蚂蚁金服集团,任支付宝用户与平台事业部及中台服务部负责人,陈镭迅速接档,几无间隙。如今8天过去,阿里仍未公布闲鱼新任负责人。

雪上加霜的是,闲鱼用以攻城略池的利刃——鱼塘——骤然关停了。

8月28日,浙江省委网信办主要负责人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督导闲鱼平台开展“百日专项行动”,按照督导意见,闲鱼平台全面加大专项整治工作力度,其中就包括主动关停鱼塘。

所谓鱼塘,是通过用户相同兴趣爱好,或者对于同类目物件的熟知程度,借由算法集合推荐给用户让其汇聚在相同的类目形成社区,营造社区氛围,同时借由社区氛围强化用户对闲鱼的粘性。

自2014年,闲鱼推出鱼塘,无心插柳下的鱼塘长出了社交基因,让鱼塘成为闲鱼生态中占比很重的一部分

2016年3月26日,一直低调的闲鱼一改常态,在杭州召开闲鱼塘主大会,请来了数百位塘主和媒体站台。时任闲鱼负责人谌伟业向台下的塘主和媒体宣称:“是时候让大家知道闲鱼了”。

▲当年谌伟业尝到了做社区的甜头。图片来自天下网商。

根据闲鱼公布的数据,闲鱼在全国已有超过12.5万个鱼塘,而最大的北京天通苑的“中滩村”鱼塘,用户数已达34000人。鱼塘用户的互动数量是普通闲鱼用户的2.2倍,鱼塘内平均交易时间比鱼塘外少1/3。在近15个的时间里(2014.12月—2016年3月),社区模式推动闲鱼成交增长了15.6倍。

坚持做社区的甜头,在这个循环经济交易平台上似乎成真了,谌伟业决定将这个模式走下去。

在闲鱼塘主大会2016上,谌伟业表示,2016年闲鱼更将着重以社区作为驱动核心,甚至要投入1亿元开展包括百城千集在内的一系列与鱼塘相关的项目。同时,闲鱼还将尝试开启自治模式,组建由闲鱼小二和闲鱼塘主组成的塘务组,修订鱼塘基本公约,进一步完善鱼塘生态。

而据最新消息,目前闲鱼的鱼塘数量已经超过160万个。2019年4月,闲鱼战略发布会上,谌伟业透露闲鱼社区上有过互动的用户成交转化率13.5%,而里面没有互动用户成交转化率只有0.07%。

在此基础上,如果说闲鱼是阿里布局社区的重要产品,那鱼塘则堪称其引擎。

然而如今在强监管之下,闲鱼可谓遭遇史上最严“净化令”,护城河像被拦腰截流了一般。

据“海克财经”报道,主动关停鱼塘和闲鱼已经十分庞大的体量并且滋生了许多灰色交易有关。

在此之前,闲鱼早已因假发票、假货甚至禁卖品“电子烟”等买卖被用户举报。

6月22日,网友匿名在黑猫投诉称,其在闲鱼平台完成交易后才被告知其此前购买的改装车刹车配件属于违禁品,现在买的东西出现质量问题,闲鱼客服却推诿责任,称由于该商品属于违禁品,不支持消费者维权行为。此外,闲鱼平台上出售的违禁品还包括重点二级保护植物野生铁皮石斛和处方药。

在闲鱼的社群里,随意搜索“作业”一词,可得到排名结果第一的是“闲置大学生一枚”,卖家提供的业务有作业辅导和习题辅导。接着,以“闲置大学生”为关键词,甚至还会收到“代喝奶茶”“陪逛街”“闲聊”等业务。

还不知道的是,闲鱼在黑灰产圈,有了一个新的名字——“中国暗网”

在闲鱼上,用户可以购买到难以想象的物品:资金盘推广、现金贷系统、黑产软件、隐私数据,甚至还有违规的催收服务、色情服务等等。

这里已沦为黑灰产的狂欢之地,有黑客甚至说:“这里可能比国外的暗网更方便。”

▲从鱼塘的名字就可以知道问题并不简单。图片来自网络。

“目标是未来满足全国6至7亿用户处理闲置物品。”闲鱼用户破2亿时谌伟业对未来充满期待,怎么也料不到3年后它会变了个模样。

在月活达9000万、过去一年GMV突破2000亿元的向好下,闲鱼负面新闻不断:充斥水货、假货、互联网以及禁售品等一直在平台暗处滋生。

“闲鱼应该停止野蛮增长。”类似的声音不绝于耳。

鱼塘关闭整顿,闲鱼的社群停滞,或许对于这个庞大的由C2C交易转向社群的市场来说,闲鱼不得不停下脚步,重新思考未来。

“咸鱼”的梦想

但“咸鱼也有梦想”,何况还是阿里巴巴富养出来的鱼。

2016年2月,马云在亚布力论坛上就提出,腾讯在做社交,而阿里要做社区,“社交网站和社区是有巨大的差异,我们未来要做社区,社区做的是共享,我们感兴趣的是如何打造更加广泛的社区。”

尽管他并未将社区与闲鱼直接划等号,但这种对阿里整体的定位,被认为也进一步指明了闲鱼要做社区的意图。最像社区的闲鱼,自此也被看作是阿里在社区梦想上的落地产品。

此外,阿里巴巴早已提出了“双H:Happiness (快乐)& Health(健康)”战略,闲鱼社区俨然是双H的最好体现。

为此,马云拨款1亿来培育闲鱼

更重要的是,自诞生起,闲鱼就继承了淘宝用户过往的交易信息、信用体系和芝麻分,还有完备成熟的支付交易流程。在闲鱼上,直接点开对方的页面,就可以看到芝麻分和过往交易评价。沿袭淘宝的支付习惯,让闲鱼比58、转转等平台天生多了一层信任的屏障。

“背靠阿里、继承大志”,闲鱼也一直尝试摆脱工具类App的名头,努力成长为一个社交闲置平台。在微博认证中,闲鱼写的是:阿里巴巴旗下的闲置交易社区。

谌伟业也不断重复:闲鱼要做的是社区,一个基于新生活方式的、闲置交易的社区,而不是一个二手电商平台。在这个社区,人们分享的可以是二手的物品,也可以是自己的私人时间,还可以是空间(房屋和场地出租)。

在谌伟业的设想里,闲鱼的定位是成就快乐与分享,而闲鱼社区,不只是基于商品交易的需求,更是基于兴趣、同城等各种的线下联系,“未来的闲鱼将是一个有价值的本地化生活社区”。

今年6月,闲鱼成立六周年之时,陈镭作为闲鱼CEO还对媒体表示,在阿里巴巴体系里,闲鱼的定位是一个流量生产者,而非消耗者。他认为,通过做好社区,闲鱼做到1万亿规模的机会非常大。

闲鱼把目标放在做社区上的重要表现还有,在闲鱼每年向外界公布的各种成长数据中,用户量、活跃度这类指标一直被摆在前列,直到2018年左右才将交易量也提到同等重要的位置。

比如,2016年3月闲鱼对外公布的主要数据是,用户量超1亿,在全国有超12.5万个鱼塘;2017年闲鱼强调的数据是,2亿注册用户,1655万月活;而到了2018年,闲鱼开始首先强调,卖家在闲鱼上人均收入超4000元,平台成交额过千亿

而这一梦想,不止是闲鱼人的梦想。

2017年11月16日下午,在闲鱼的2017年战略发布会上,阿里巴巴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说,“阿里巴巴的发展是履带式的发展,从阿里巴巴,再到淘宝,从淘宝又诞生了天猫,而现在,我们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巨星,就是闲鱼”。

王帅在发布会现场说,自己入职阿里巴巴14年,只参加过两场阿里巴巴集团层面的发布会,上一次是2012年淘宝商城更名为天猫的活动,闲鱼这个平台是马云目前在集团内“念叨最多的”。

▲王帅透露闲鱼是马云念叨最多的阿里业务。图片来自新华网。

某种程度上,承载着阿里社交梦的闲鱼,也在为淘宝的未来探路。在3月29日的2016年度卖家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为淘宝定下了未来战略:社区化、内容化和本地生活化三大方向。而这正是闲鱼在做的。

其中道理显而易懂:社交类App的想象力远远大于工具类App的

努力生长6年,闲鱼也不断往外拓展。

一方面,闲鱼加码同城功能,强化线下的交易场景,包含线下演出、租房、闲鱼小站、宠物交易等不局限于二手商品交易的类目,找师傅上门维修、雇工人、找保姆等也已是闲鱼同城页面可实现的业务。

另一方面,除了线下场景的增设,闲鱼推出“弹幕”划过推荐用户新发布的闲置、每月品牌日等形式。

2019年10月,闲鱼还推出包括服装、数码、绘本、玩具等多个租赁品类在内的“会员租”服务;紧接着,又在同年12月推出“逛同城”业务,涵盖租房、小站、演出捡漏在内的多个交易领域。

变革动作频繁,闲鱼剑指整个线下服务。

不过相比马云口中的社交梦,外界更好奇的是,“离钱比较近,离赚钱比较远”的闲鱼什么时候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