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化巨头遇“萝卜章”?广州浪奇:5亿存货不翼而飞 仓储方:未入库
财经

日化巨头遇“萝卜章”?广州浪奇:5亿存货不翼而飞 仓储方:未入库

2020年09月28日 08:36: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又一上市公司“自爆”,究竟是飞来“横祸”,还是“掩耳盗铃”?

9月27日晚间,昔日日化巨头广州浪奇突然发布一则《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直指公司5.72亿存货不翼而飞。

广州浪奇表示,公司分别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公司”)、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公司”)签订仓储合同,约定将货物存储与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黄海一路2号的库区(以下称为“瑞丽仓”),和辉丰公司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库区(以下称为“辉丰仓”)。

截至公告披露日,广州浪奇位于瑞丽仓、辉丰仓的库存货物价值分别为4.53亿元、1.19亿元,合计5.72亿元.

消息一出,这一惊天巨雷瞬间在A股炸开了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整理发现,自1993年上市以来,广州浪奇27年(1993年-2019年)总净利润也仅为5.15亿元。2020年中报,广州浪奇又净亏损1.15亿元。同时,公司目前还面临3.95亿债务逾期。

一夜27年盈利亏了个“底儿朝天”不说,故事却又迎来惊人反转。当日晚间,有媒体报道称,当事方之一的鸿燊公司法人却直指自己背了黑锅,表示公司确实与广州浪奇签订了仓储合约,但并未实际入货,这期间曾应上市公司要求帮其“完善数据”。

5.72亿存货不翼而飞

据广州浪奇所说,由于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公司于2020年9月7日分别向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发出《关于配合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现场盘点、抽样储存于贵司库区的货物的函》,要求鸿燊公司、辉丰公司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

9月16日,广州浪奇收到辉丰公司发来的《回复函》。辉丰公司表示,其从未与公司签订过编号分别为ZC19-20、ZC19-21、ZC19-25、ZC19-39的《仓储合同》,公司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辉丰公司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辉丰公司从未向公司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

9月18日,广州浪奇聘请律师前往江苏省盐城市大丰区行政审批局查询辉丰公司的工商内档,但仍未能核实《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与《回复函》上加盖的辉丰公司印章的真实性。

广州浪奇表示,考虑到辉丰公司的回复情况以及鸿燊公司一直未有任何回应,为核实清楚瑞丽仓、辉丰仓的有关情况,公司立即组建了成员包括外聘律师在内的独立的存货清查小组。存货清查小组于2020年9月23日、24日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并与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辉丰公司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

但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在媒体的报道中,鸿燊物流法人黄勇军也再次重申了这一立场,表示鸿燊公司在去年9月份和广州浪奇签订合同,但鸿燊公司是运输公司,没有仓储的资质,广州浪奇帮他联系了瑞丽仓库。他回忆说,当时签合同的时候,广州浪奇方表示,以后会有大批量的运输让他们公司承运。

据黄勇军介绍,在正式签合同的前两个月,鸿燊公司就开始帮助广州浪奇“完善数据”。他表示:“我们也是考虑到想跟对方合作,也没仔细去追问具体什么情况,这些数据都是浪奇的贸易拓展部(弄)出来的,我们就是在后面,根据他们的要求做了一些补充。”

这一表态,也让这场诡异的“存货丢失”陷入罗生门。

广州浪奇表示,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坚定维护自身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3.65万投资者被埋

根据广州浪奇半年报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存货为15.71亿元,这也就意味着,这5.72亿货物约为公司四成存货。

目前,广州浪奇“存货丢失”究竟是公司“刻意为之”,还是陷“萝卜章”风波,暂时还不得而知,但可以预料的是,这笔财产让本就风雨飘摇的上市公司“雪上加霜”。

近年来,广州浪奇屡屡被爆出债务压顶、流动性紧张、盈利能力持续恶化的消息。今年上半年,公司更是在疫情重压之下巨亏。

2020年1-6月,广州浪奇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同步下降43.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亿元,同比下降538.66%。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营业收入下降47.82%。

广州浪奇表示,上半年,由于疫情,整体经济受到影响,民用产品市场衰退,同时化工行业工厂停产,对化工原料需求大幅减少,公司对贸易业务模式进行调整,主动降低低效益的化工贸易业务规模。由于销售收入减少,公司报告期内销售费用对应减少,销售费用9834.78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0.42%;管理费用为6304.92万元,较去年同期减少6.30%。

由于公司销售回款减少,应收账款收款难度增大,截至报告期末,广州浪奇应收账款高达36.94亿元,存货高达15.71亿元,公司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61亿元。由于资金压力较大,公司利用银行借款等方式进行融资,报告期内财务费用为7339.79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05%。

不久前,广州浪奇还曾发布一则《关于部分债务逾期暨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24日,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其中,2019年3月、4月,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向江苏张家港农村商行贷款,将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相关贷款到期时,二者未能偿还债务,导致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到期时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形成逾期债务1.66亿元。因为此事,广州浪奇1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此外,由于借款合同纠纷,今年9月,广州浪奇及其法定代表人两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1.28亿元。

而此次“丢失”超过公司上市以来总盈利水平的存货,再次给广州浪奇投资者“致命一击”。

根据中报显示,广州浪奇6月30日末合计有3.65万股东户数。截至9月25日收盘,广州浪奇股价为每股5.70元,今年累计已下跌22.8%(同期深证成指上涨了22.85%)。

“天降拆迁款”难自救

回顾广州浪奇上市后27年的“旅程”,就是一部老牌日化龙头的衰亡史。

根究公开资料显示,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日用化工为主的企业,主要从事"浪奇" 、"高富力"和"维可倚"等品牌的洗涤用品和磺酸、精甘油、AES等化工原料的开发、生产和销售。

作为华南最早的洗涤用品企业、广东首家日化上市公司,广州浪奇前身是广东硬化油厂,始创于1959年。1990年该公司被评为中国最大500家工业企业之一。1993年又成为广州首批上市公司之一。

但随后,前有蓝月亮、立白等“后起之秀”迎头赶超,后有宝洁、联合利华等外企的强势介入,行业竞争加剧,浪奇作为本土老牌,困境重重。浪奇也有过很多改革,曾经浪奇还联合宝洁瓜分洗涤市场,从1994年到2001年,7年时间就“分手”了,现在市场有关浪奇的洗涤产品比重逐年下降,可谓从一线掉到三线。

近10年来,广州浪奇的营业收入虽然从2010年的12.88亿元上涨至2019年的123.98亿元,但公司净利润却一直在缓慢爬坡,从2010年的1435.35万元增至2019年的6237.22万元后,又在2020年中报陷入巨额亏损。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老牌日化企业,尽管主业不善,但依托于几十年来的“积蓄”,公司也并非希望全无。

作为市场上有名的“拆迁户”,广州浪奇因坐拥优质地块,早已甩开A股一众企业。

2019年12月11日的时候,广州浪奇曾发布公告,表示因为广州市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的一块地进行收储。按照双方的协议来看,拟收储金额达到21.56亿元。假如在签署协议后12个月内按照要求交付全部土地的话,还可以额外获得4.31亿元的奖励。

截至9月24日,广州浪奇已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已经达到补偿款总额的60%。但目前来看,这笔“巨款”尚未能挽救广州浪奇的债务窟窿。根据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公司总负债合计68.74亿元,广州浪奇资产负债率高达79.54%。(作者:杨坪 编辑:巫燕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