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5亿元存货“失踪”,浪奇和仓储方谁在说谎?这些公司也丢过货

逾5亿元存货“失踪”,浪奇和仓储方谁在说谎?这些公司也丢过货

2020年09月28日 12:53:42
来源:新京报

一个惊天大雷,让广州浪奇的股价在9月28日开盘跌停。

9月27日晚间,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无法对存放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下称“鸿燊公司”)及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下称“辉丰公司”)的货物开展正常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相关存货价值为 5.72 亿元。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公司存储的货物。

公告发布后,来自深交所的问询函火速下发。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补充披露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说明公司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及公司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

9月28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联系到鸿燊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他们的货没有放到我们这里。”

9月28日,广州浪奇开盘跌停,截至记者发稿,报5.13元/股。

5.72亿存货离奇“失踪”?广州浪奇与仓储方各执一词

前有扇贝“死了”,后有两家公司存放于仓储方的存货丢了,上市公司的剧情越来越离奇。

广州浪奇在9月27日晚间发布的公告称,其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公司表示,其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签订有《物流外包仓储合同》,约定将货物储存于鸿燊公司位于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的瑞丽仓。此外,广州浪奇还与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签订有4份仓储合同,约定将货物储存于辉丰公司位于江苏省大丰港二期码头的辉丰仓。两个仓库的库存货物价值分别为4.53亿元、1.19亿元。

广州浪奇称,由于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广州浪奇于9月7日分别向两公司发函,要求鸿燊公司、辉丰公司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

辉丰公司在9月16日回复称,其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此外,广州浪奇此前获取的《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并非辉丰公司出具,且未加盖过辉丰公司印章,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公司印章不一致。

于是,广州浪奇随即聘请律师前往当地行政审批局查询辉丰公司的工商内档,但仍未能核实《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与《回复函》上加盖的辉丰公司印章的真实性。而鸿燊公司则一直未有任何回应。

广州浪奇遂立即组建了成员包括外聘律师在内的独立的存货清查小组。存货清查小组于2020年9月23日、24日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并与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对此,广州浪奇表示,该公司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坚定维护自身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9月28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联系到鸿燊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方告诉记者,“他们的货,现在没有,就这么简单。他们的货没有放到我们这里。”

记者追问,“但是上市公司怎么发公告说在你们这里的存货丢了?”该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只能是这样,具体情况不方便透露。”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致电辉丰公司,对方表示,公司披露的电话系项目负责人的电话,具体要与商务部对接。

记者又联系广州浪奇,对方要求发送采访函至邮箱,截至发稿,广州浪奇尚未回复。

公司和仓储方各执一词,到底谁在说谎?对此监管机构也及时出手。

9月28日,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广州浪奇补充披露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说明公司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及公司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

资金紧张,广州浪奇深陷债务泥潭

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及子公司在瑞丽仓、辉丰仓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为 5.72亿元,2020 年上半年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366.61万元。待相关事实查明、相关证据补充完整后,公司将根据相关证据对前述仓库存货补提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据广州浪奇2020年上半年财报,该公司存货为15.57亿元,占总资产比例18.18%。若后续5.72亿元存货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公司将有三分之一的存货需要计提。

广州浪奇系老牌日化企业,于1993年登陆资本市场。Wind数据显示,近年来,广州浪奇的业绩增长趋势不明显。

2017年至2019年,广州浪奇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8.11亿元、119.74亿元和123.98亿元,同期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997.30万元、3329.22万元和6135.59万元。2020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实现归母净利润-1.15亿元,同比下降538.66%。

对于收入下滑,广州浪奇解释为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民用产品市场衰退,同时化工行业工厂停产,对化工原料需求大幅减少,以及公司对贸易业务模式进行调整,主动降低低效益的化工贸易业务规模。

截至报告期末,广州浪奇应收账款为36.94亿元,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61亿元。由于资金压力较大,公司利用银行借款等方式进行融资,报告期内财务费用为7339.79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05%。

5.72亿的存货“失踪”,对于净利润只有几千万的广州浪奇来说,打击沉重。

不久前,广州浪奇还曾发布一则《关于部分债务逾期暨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24日,公司1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其中,2019年3月和4月,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向江苏张家港农村商行贷款,将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相关贷款到期时,二者未能偿还债务,导致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到期时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形成逾期债务1.66亿元。因为此事,广州浪奇10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此外,由于借款合同纠纷,今年9月,广州浪奇及其法定代表人两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合计1.28亿元。

去年12月11日,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因广州市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广州土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东128号地块进行收储。根据双方拟签署的收储协议,拟收储金额为21.56亿元。

此外,若广州浪奇在签署《收储协议》后12个月内按要求交付全部土地的,广州土发中心将向公司支付收储土地商业用途市场评估价的10%作为奖励。

截至9月24日,广州浪奇已获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已经达到补偿款总额的60%。不过,根据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公司总负债合计68.74亿元,广州浪奇资产负债率高达79.54%。

无独有偶,上市公司存货丢失有先例

天价存货不翼而飞,广州浪奇并非第一例。

2018年1月,上市公司*ST皇台(下称“皇台酒业”)时任董事长胡振平,盘亏了前任董事长卢鸿毅在任时的成品酒库存6700万元。

彼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财务部牵头对库存商品、财务状况进行盘点和清查,发现公司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亏库的问题,亏库金额约6700万元,皇台酒业正在核查亏库原因。对于此部分库存亏损,皇台酒业将全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对2017年度业绩产生较大影响。同时皇台酒业对2017年度业绩预计亏损1.2亿元到1.4亿元。

两年后的2020年3月,证监会一纸《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认定皇台酒业2016年年报披露前,虚增了1.02亿元库存。不过,受罚的并非卢鸿毅,而是胡振平。据公告,皇台酒业通过虚构委托代销存货等形式,虚增库存商品账面余额1.02亿元。证监会对皇台酒业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同时对包括胡振平在内的时任高管罚款3万至15万元不等,胡振平个人被罚15万元。卢鸿毅案暂无下文。

无独有偶,抚顺特钢2018年1月公告称,经自查发现,公司存在存货等实物资产不实问题,可能涉及公司以往年度财务数据重大调整。经初步测算,预计2017年度将出现亏损,且净资产为负值。

当天与上市公司公告一同发布的还有中国证监会辽宁监管局的责令整改决定:“辽宁监管局于2017年12月7日起对抚顺特钢进行现场检查,认为经检查初步发现公司存在两项问题:内部控制不规范、会计基础工作薄弱。”(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张泽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