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无悬念跌停!5.27亿存货“人间蒸发”,监管火速问询

广州浪奇无悬念跌停!5.27亿存货“人间蒸发”,监管火速问询

2020年09月28日 18:08:58
来源:证券时报

天价存货不翼而飞?这样的奇葩剧情自然招致投资者“用脚投票”。

在9月27日晚间公布5.27亿元存货涉及风险后,9月28日开盘,广州浪奇即遭遇一字跌停,全天未能开板,27.3万封单牢牢守在跌停线上。当日广州浪奇以5.13元/股报收,跌幅10%,成交总额仅为604万。

同样,9月28日上午,深交所在第一时间向广州浪奇发出关注函,对其贸易业务予以关注。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补充披露相关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最近三年期末存货的盘点过程等,并充分提示风险等。

在广州浪奇的公告叙述中,5.27亿元的存货就此不翼而飞。而仓储方则有其他说法。在事发后,鸿燊公司法定代表人黄勇军向媒体表示,并未见到过广州浪奇的货物进出。真相究竟如何?恐怕还有待监管出手调查。

开盘无悬念跌停

在奇葩剧情的刺激下,广州浪奇的开盘跌停令市场毫无讶异。

9月28日上午,还在集合竞价阶段的广州浪奇即已呈现跌停态势。9点半正式开盘后,广州浪奇即遭遇一字跌停,全天未能开板。当日广州浪奇以5.13元/股报收,跌幅10%,成交总额仅为604万。截止当日收盘,跌停板上卖单仍有27.3万手,逃出生天者寥寥。半年报数据显示,广州浪奇股东户数3.7万户。

对于这一结果,有投资者在股吧内称,“全部身家买了浪奇,现在感觉在做梦”、“损失惨重,然而羞辱感更大”。

5.27亿元的存货一朝不翼而飞,对于再“财大气粗”的上市公司来说,也并非小账。何况自1993年上市以来,广州浪奇27年(1993年-2019年)总净利润勉强超过5亿元,尚不敌此次“丢失”的存货价值总量。

2020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再添净亏损1.15亿元。一次性“丢失”上市以来总利润,广州浪奇这一波神操作自然遭遇投资者的“用脚投票”。

跌停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还有几个跌停。无论是“扇贝跑路”,还是“现金蒸发”,相关个股都曾遭遇连番跌停,更最终被监管“实锤”财务造假。有前车之鉴在,股民自然战战兢兢。

不过,同样有“乐天派”表示,“这要是知道哪天能找回来,进去抄底多爽啊!”然而,“丢失的洗衣粉”真的能找回来吗?

监管火下问询函

如此离奇的剧情,监管部门自然在第一时间予以关注。

9月28日盘前,深交所公司管理部第一时间向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除了存货“失踪”问题,深交所还关注到广州浪奇的化工品贸易业务存在多个问题。

深交所指出,近年来广州浪奇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金额较大。截至2020年6月底,广州浪奇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账面金额分别为36.94亿元、12.46亿元、15.71亿元,合计占总资产的75.35%。此外,广州浪奇近期票据逾期、部分仲裁诉讼事项亦与贸易业务相关。

对此,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对以下四大方面进行情况核实及说明:

一是补充披露相关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说明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说明此次存货异常情况的具体发现过程及最新核查进展;说明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二是说明最近三个会计年度对于期末存货的盘点过程,针对第三方仓储业务采取的内部控制措施及执行情况,盘点过程是否发现存在异常状况;请年审会计师说明,针对存货科目采取的审计程序是否已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三是说明贸易业务是否存在商业实质,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规模是否与业务匹配,收入成本确认过程及依据,信用减值损失及存货跌价准备是否计提充足,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请广州浪奇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的年审会计师说明就公司贸易真实性所执行的审计程序和获取的审计证据,对上述问题进行核查并发表明确意见。

四是评估本次存货风险事项对生产经营及财务成果的影响,并充分提示风险。

就审计单位来看,2011年-2017年,广州浪奇的审计方均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2018年-2019年,广州浪奇审计单位更换为中审众环。过去十年,会计所对广州浪奇的审计意见均为标准无保留意见。

真相究竟如何?

市场一片哗然之下,更多的声音开始浮现。5.27亿元的存货自然不可能凭空消失,那么究竟谁在说谎?

根据广州浪奇的说法,在与两公司签订仓储合同后,公司相关人员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广州浪奇于9月7日分别向两公司发函,要求鸿燊公司、辉丰公司配合公司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其中辉丰公司在9月16日回复称,其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公司,因此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鸿燊公司则一直未有任何回应。

此后,广州浪奇组建存货清查小组,并于9月23日、24日前往鸿燊公司、辉丰公司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并与两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进行了会谈,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广州浪奇表示,该公司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之后将尽快采取包括诉讼、向公安机关报案在内的司法措施。

在广州浪奇平实的叙述中,5.27亿元的存货就此不翼而飞。而仓储方则有其他说法。在事发后,鸿燊物流法定代表人黄勇军向媒体表示,并未见到过广州浪奇的货物进出。

根据第一财经报道,黄勇军表示广州浪奇在2019年9月找到他,说要合作进行化工原料的货物存储,广州浪奇就帮他联系了瑞丽仓库。虽广州浪奇方表示“以后会有大批量的运输承运”,但在双方合同签订后,黄永军表示并未见到过广州浪奇的货物进出。

据黄勇军介绍,在正式签合同的前两个月,鸿燊公司就开始帮助广州浪奇“完善数据”。他表示:“我们也是考虑到想跟对方合作,也没仔细去追问具体什么情况,这些数据都是浪奇的贸易拓展部(弄)出来的,我们就是在后面,根据他们的要求做了一些补充。”

天眼查信息显示,鸿燊公司成立于2004年4月5日,注册地址为江苏省如东县,法定代表人为黄勇军,注册资本1188万元,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有货物仓储等业务。目前,该公司已被最高院公示为失信公司,公司被列为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并涉及多起诉讼,高管黄永军也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类似地,辉丰公司虽未发声,但其企业同样存在多处风险信息,包括经营异常、股权出质、法院公示催告等。此外,辉丰公司正是*ST辉丰的全资子公司。对于此事,*ST辉丰表示将发布公告解释。

数以亿元计的存货储存,对于合作伙伴挑选如此草率,实在令人生疑。众目睽睽之下,真相究竟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