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浪奇存货“离奇失踪”背后:4亿债务逾期,涉事公司均为被执行人

广州浪奇存货“离奇失踪”背后:4亿债务逾期,涉事公司均为被执行人

2020年09月29日 19:58:26
来源:时间新闻

股价连续两日跌停。

近日,深交所向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州浪奇”)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评估价值为5.72亿元的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成果的影响,并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在此之前,广州浪奇披露《关于部分库存货物可能涉及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无法对存放在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物流”)及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石化”)的货物开展正常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相关存货价值为5.72亿元。

对此,鸿燊物流方面回应时间财经称,“货物有签约,但没有入库”,其他的暂不方便透露。随后,时间财经致电辉丰石化,对方工作人员表示,自己系项目负责人,对该事件并不清楚。

官网资料显示,广州浪奇始建于1959年,总部地处广州市,1993年改组为股份制企业,成为广州市首批规范化上市的股份制公司。广州浪奇以“浪奇”为总品牌,同时拥有“高富力”、“天丽”、“万丽”、“维可倚”、“肤安”、“洁能净”等品牌系列,主要产品包括洗衣粉、液体洗涤剂、皂类和日化洗涤材料等。

或受此影响,9月28日、9月29日,广州浪奇股票连续遭遇跌停。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总资产86.4亿元,最新市值29亿元。

广州浪奇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对时间财经表示,公司目前正在调查此事,暂无可公告进展。对于此次存货风险事项对公司业绩影响,该人士承认,“在上半年亏损的情况下,公司下半年业绩堪忧。”

四成存货消失?

根据广州浪奇公告,公司与鸿燊物流签订有一份仓储合同,将价值4.53亿元的货物存于鸿燊物流瑞丽仓,与辉丰石化签订有4份仓储合同,货物价值1.19亿元。广州浪奇相关人员曾多次前往瑞丽仓、辉丰仓,均无法正常开展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公司于2020年9月7日分别向鸿燊物流和辉丰石化发函,要求配合进行货物盘点及抽样检测工作。

9月16日,辉丰石化发来的《回复函》表示,其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上述4份《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没有货物存储在辉丰石化,因此辉丰石化没有配合盘点的义务;此外,辉丰石化从未向广州浪奇出具过《2020年6月辉丰盘点表》,也未加盖过辉丰石化印章,该盘点表上的印章与辉丰石化印章不一致。

之后,广州浪奇组建了存货清查小组,并与鸿燊物流法定代表人、辉丰石化法定代表人会谈,但鸿燊物流、辉丰石化均否认保管有广州浪奇存储的货物。

广州浪奇公告称,公司目前正在整理完善相关证据,待相关事实查明,相关证据补充完整后,公司将对前述仓库存货补提甚至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

根据广州浪奇半年报,截至6月30日,公司存货为15.71亿元,此次5.72亿元货物占公司总存货的36%。此外,广州浪奇2011年至2019年的净利之和为3.6亿元,远不足此次存货价值。

蹊跷的是,涉事公司鸿燊物流目前处于破产阶段。中国裁判文书网7月30日公布的一份《鸿燊物流破产民事裁定书》显示,鸿燊物流有未履行完毕的执行案件,标的额3500余万元。(2020)苏0602执479号显示,鸿燊物流及其法定代表人黄勇军被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下达限制消费令。

另一家涉事公司辉丰石化系A股上市公司江苏辉丰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辉丰”)的全资子公司。9月28日晚间,*ST辉丰发布公告表示,9月24日,广州浪奇相关人员来辉丰石化了解相关情况,辉丰石化再次强调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任何仓储合同,也未在广州浪奇提供的仓储合同及盘点表上加盖过任何印章,广州浪奇没有在辉丰石化储存过任何货物。

天眼查显示,2020年1月,辉丰石化因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被大丰市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2019年7月,公司法定代表人曾发生变更。

天眼查还显示,广州浪奇在2020年9月份三次被执行,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其执行1.28亿和689万元。

深交所关注函称,近年来广州浪奇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金额较大,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账面金额分别为36.94亿元、12.46亿元、15.71亿元,合计占总资产的75.35%。

此外,广州浪奇近三年周转效率下降。其存货周转天数由2017年的13.37天降至2019年40.26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3年时间从60.92天下降至93.71天,总资产周转率从2017年的2.63次降至2019年的1.55次。

对于存货的增加,广州浪奇年报称,2019年公司经营的市场上主要化工原材料部分因生产和排污环境的掣肘而出现供应量不足的情况,因原材料生产供应紧缺而导致采购成本不断上涨,为了控制原材料采购成本,公司提前做好备货,从而增加存货。

半年报显示,广州浪奇当季资产减值178万元,主要为存货跌价准备。存货中,原材料账面余额为8.0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451万元,库存商品为7.74亿元,存货跌价准备768万元。

4亿债务逾期

2020年上半年,广州浪奇实现营业收入38.88亿元,同比下降43.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亿元,同比下降538.66%。其中,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日用品零售业营业收入下降47.82%。

公开数据显示,广州浪奇扣非净利从2014年开始波动下降,由2014年的4136万元,降至2019年的1116万,2020年上半年,该数值为-5823万元。

扬州米奇科技有限公司CEO赵哲对时间财经表示,日化市场处于一个产品迭代的关键时间段,洗衣产品经历了洗衣皂、洗衣粉、洗衣液、洗衣凝珠四个时代,目前正在从洗衣液向洗衣凝珠转型,这种趋势不可逆。浪奇从转型上看慢了一些,同时作为上市公司,也没能很好的利用已有优势对新品牌进行投资,错失了市场机会。

主营之外,广州浪奇的一笔“意外之财”也令外界备受关注。去年末,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因为广州城市更新改造需要,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拟对广州浪奇的一块地进行收储。按照双方的协议,拟收储金额达到21.56亿元。假如在签署协议后12个月内按照要求交付全部土地的话,还可以额外获得4.31亿元的奖励。

广州浪奇上市以来累计实现净利润4.19亿元,21.56亿元的补偿金额,相当于过去净利润之和的5倍。根据公告,截至9月24日,广州浪奇已收到土地补偿款12.94亿元,达到补偿款总额的60%。

但收到补偿款的同时,9月24日晚间,广州浪奇表示,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截至当日,公司逾期债务合计3.95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0.74%。

广州浪奇此前表示,公司存在因债务逾期面临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资产被冻结等风险,可能对日常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

目前,广州浪奇待领补偿金为8.62亿元,而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公司总负债合计68.74亿元,其中短期26.95亿元,对应的货币资金只有6.47亿元,较2019年末大幅下降37%,现金短债比为0.24,即便加上待领的补偿金,公司现金也未能覆盖短债。(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