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前所未有,三个首次!以深圳速度发布深圳40条!释放啥信号?

两个前所未有,三个首次!以深圳速度发布深圳40条!释放啥信号?

2020年10月18日 17:17:44
来源:证券时报

1982年,深圳蛇口工业区一句“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火遍大江南北,而深圳速度也由此而来。将近40年过去了,拼搏在深圳的梦想者可能很难体会到这种迫切。然而,最近的深圳却让再次有了一丝40年前的味道。

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很快,也就是一周之后的10月18日,国家发改委就下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全文共40条。同时,国务院还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深圳再度成为焦点。动作之快,较为罕见。

从改革清单来看,内容列得很细,放得很开。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的话说,这次中央给予深圳的相关政策力度比海南“自贸岛”更大,特别是提出了在法律方面做更多授权,鼓励深圳在新经济领域加快一些立法创新。

速度如此之快,步子如此之大,究竟释放了什么信号?分析人士认为,可以站在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来看待这个问题。1992年,有一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那个时候是中国内外交困,相当困难的时候。如今的中国虽然逐渐强大,但所面临的内外压力并不小。改革,只有不停的改革才能不断前进。而最具改革基因的深圳,这次挑起了这个改革先锋的重担。

前所未有的改革方案

《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10月18日发布,全文共40条。这40条授权事项包括六个方面,其中要素市场化配置方面14条,营商环境方面7条,科技创新体制方面6条,对外开放方面7条,公共服务体制方面3条,生态和城市空间治理方面3条,各条中明确了改革事项的主要内容。

据深圳市长陈如桂说,首批授权的40个事项中,有20多项需要修订现行法律法规,这次综合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很好。支持力度、探索空间都是前所未有的,改革的使命责任也是前所未有的。

综合改革试点至少有“三个首次”:一是党中央首次为一座城市量身订做了新时代的改革总纲领;二是首次采取“实施方案+授权清单”滚动推进的全新方式授权改革;三是首次以清单批量授权方式赋予地方在重要领域和关键改革环节上有更多的自主权。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森近日接受中新社专访时表示,和海南自贸港相比,“深圳则是立足于神州大地,要能够尽快提供一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这是最大的区别。”彭森说,这次中央给予深圳的相关政策力度比海南“自贸岛”更大,特别是提出了在法律方面做更多授权,鼓励深圳在新经济领域加快一些立法创新。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行动之迅速可能也是较为罕见。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10月18日,国家发改委就下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首批授权事项清单》,并且协调各部委召开国务院新闻发布会。这前后仅仅经历了一周时间。

为何如此迅速?

事实上,关于深圳建设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相关文件也仅发布1年多时间,在这一年之后就发布了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而且,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其实已经走到了年尾,这意味着若非很多工作可能已经提前启动,事实上留给改革试点实施方案全部执行的时间也并不太充裕。那么,为何会在这个时间点突然有这样迅猛的动作呢?

从历史来看,改革的迫切性往往取决于形势的复杂性。1992年邓小平南巡就是基于这样一个复杂背景。由于价格闯关(物价改革),1988年发生了CPI高达18.6%的恶性通胀。接着,1989年发生了以企业“连锁负债”为表象的生产停滞。二者结合,就是典型的滞胀危机。随后的1990年则属于典型的萧条阶段。同时,西方封锁和中国崩溃论也甚嚣尘上。中国面临着“向左走,还是向右”走的关键选择。

当下的中国所面临的形势可能要好于当年,毕竟中国国力已经远胜往昔。然而,形势并非一片坦途。因此,深圳被中央寄予了厚望。

深圳40条看点

从资本市场的角度来看,第六条和第七条颇有看点。

第六条指出,要推出深市股票股指期货,不断丰富股票股指期货产品体系。有沪上地区期货公司高管表示,应该是推出创业板指数期货期权、深圳500期货期权,期货品种放中金所,对应的ETF期权放深交所清单。

第七条指出,要完善创新企业境内发行上市制度,推动具有创新引领示范作用的企业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CDR)并在深交所上市,强化创新企业信息披露,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很快,第一家吃螃蟹的公司可能就要来了。广发策略表示,九号公司作为首单CDR给VIE架构企业提供上市解决方案,预计类比ADR,上市交易活跃度较高。预计未来互联网巨头可能优先采用“H+CDR”形式回归A股(大概率创业板)。

第14条中,支持完善区别于党政领导干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家成长规律的国有企业领导人员管理机制,探索与企业市场地位和业绩贡献相匹配、与考核结果紧密挂钩、增量业绩决定增量激励的薪酬分配和长效激励约束机制。第18条中,允许深圳探索激励干部担当作为的薪酬体制改革。若实施得当,这两条对改革的影响力将会非常大。

对机场和港口也给予了巨大支持。支持深圳机场在满足条件下,进一步提升机场容量。研究实施经邮轮母港入境的外籍游客144小时过境免签及邮轮团体乘客15天免签的政策。支持深圳在客运码头设置旅客国际中转区、优化出入境手续,以及延长口岸通关时间。取消游艇自由行海关担保金。

对于很多深圳人来说,唯一的遗憾可能就是城市扩张的预期并未实现。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庄少勤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此次赋予深圳市更大的土地审批自主权,目的是要深化审批制度改革,解决建设项目“落地难、落地慢”等审批效率问题,提高空间资源的配置效率。放权实际上放的是改革的权,不是扩张的权。是为改革提供更大的空间,而不是城市建设的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