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首富”到“女首负”,何巧女被15家金融机构逼债

从“女首富”到“女首负”,何巧女被15家金融机构逼债

2020年10月20日 16:41:51
来源:野马财经

两年前,还是东方园林实控人的何巧女向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何巧女道出了企业经营的困境,金融机构的纾困未能彻底拯救东方园林。如今,何巧女已经不再是东方园林的掌门人,却频频因为债务问题引发关注,以致股票被强平、所持东方园林股权全部遭冻结……

10月17日,东方园林(002310.SZ)公告称,何巧女持有公司8.6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2.24%,被法院轮候冻结。这是她持有东方园林的全部股权,对应市值逾40亿元。

股权遭冻结,15家金融机构踩雷

这是近几个月以来,昔日女首富何巧女第六次股权被冻结。

来源:东方园林公告

三个月前,东方园林第一次发布何巧女股权遭法院冻结的公告,彼时涉及的证券公司是华创证券,两笔股权质押时间分别为2017年7月14日和2017年8月24日,涉及质押股数为9165万股。

此后,东方园林接连收到何巧女夫妇股权被法院冻结的公告,申请冻结的证券公司包括中信证券、华龙证券、东北证券、五矿证券,还有自然人纪献磊和魏绍娟。

从质押时间看,基本上都是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完成质押的。

来源:东财choice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年底东方园林公告称,公司当时实控人何巧女、唐凯夫妇,向上市公司提供了9亿元的资金支持。该资金来源是北京市盈润汇民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盈润基金”)支付的股权转让款。

有意思的是,盈润基金的实控人是北京朝阳区国资委,当时东方园林的业绩虽然还没有恶化,但是资金链紧张已有显现。

将股权质押给证券公司,再把钱借给上市公司补充流动资金发展业务,是诸多做实业上市公司实控人的融资方式。只要企业经营正常,那么质押到期还款后再进行质押也是诸多实控人的选择。

然而,不巧的是,彼时的东方园林由于大规模投入PPP项目,导致公司经营现金流变差,最终爆发债务危机,因此何巧女、唐凯夫妇质押的股权也无法按时还款,导致二人股权被强制平仓或者被证券公司申请冻结股东。

其中进行强制平仓的证券公司包括安信证券、平安证券。

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受到何巧女、唐凯股权质押违约影响的金融机构多达15家。

东方园林的跃进

证券公司踩雷,起因于东方园林大肆进行PPP项目。

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2016年到2018年,东方园林三年中标PPP项目的总额约1500亿元,一度成为“PPP第一股”。

事实上,PPP模式前期需要企业大量垫付资金。这也意味着一旦融资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将受较大影响。事实上,随着监管机构对企业融资的政策收紧,融资难问题成为悬在东方园林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最典型的莫过于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原计划发行10亿元的公司债券,实际却只发行了5000万元,被外界调侃为“史上最凉发债”。

虽然,当时东方园林董秘的杨丽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公司十分有信心”。但是,外界对东方园林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

事实上,从东方园林当时的经营性现金流方面也能看出端倪,2018年半年报时,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还能保持4.26亿元的规模,但是到了三季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突然大幅下降至4273万元。

此外,当时发债失败,东方园林的资金危机问题被迫置于台面,其股价从2018年5月底开始连续暴跌,4天蒸发100亿市值。随后东方园林宣布拟披露重大事项,当年5月25日,公司股票停牌。

期间,东方园林先后与民生银行、广发银行等合作,获得64亿授信额度,并发行了12亿元的融资。

与此同时,关于东方园林拖欠工资、奖金等的消息也不绝于耳。就在当年9月4日,在央行、全国工商联组织的“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何巧女向易纲直言:“现在民营企业太难了,如果易纲行长给我批准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企业于血泊之中,一个一个地救。”

其实从业务收入来看,2014年到2018年,东方园林一直处于增长状,期间东方园林分别实现主营业务收入46.8亿元、53.79亿元、85.63亿元、152.04亿元、132.93亿元。

来源:东方财富

但是PPP项目上的激进,使其负债居高不下,2014年到2018年,东方园林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6.22%、63.83%、60.68%、67.62%、69.33%。

东方园林也依靠自身努力过,主动退了多个PPP项目,同时争取资金纾困,但是自救效果不明显。

2019年,东方园林的营收和利润均下滑,实现营业收入81.33亿元,同比下降38.82%;归属净利润5190万元,同比下降96.75%。东方园林在年报中解释主要是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的压力下,对PPP项目进行有效梳理,控制投资节奏和施工节奏,营业收入相应减少;同时各项费用持续发生,2019年营收和利润同比下降。

2019年9月30日,随着东方园林控股权转让事项的完成,在朝阳国资中心的帮助下,东方园林的信用逐步恢复,融资能力提升。2019年第四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2.97亿元,归属净利润9.37亿元,扭转了前三季度亏损的局面。

2020年上半年,东方园林的营业收入为17.8亿元,同比下降18.88%;净利润为亏损1.88亿元,相对于去年同期亏损大幅收窄。

市值近130亿元的东方园林正在逐步走向一个良性发展的阶段。不过,一手创办东方园林的何巧女,麻烦却并未结束。如今,股权被全部冻结,下一步将根据诉讼情况,决定这部分股权的处置。

对于何巧女夫妇的违约,证券界资深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证券公司股权质押业务,背后出资人通常也是广大个人投资者,也就是散户。

从“卖花姑娘”到“女首富”

何巧女投身园林是从卖花姑娘开始的。1966年,何巧女出生于浙江省武义县一个贫穷的农村家庭。80年代,趁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何巧女的父亲在农村里开始倒腾花木种植,就此发家。

受父亲影响,何巧女1984年报考了北京林业大学的园林系,毕业后进入杭州机关单位工作,本来是顺风顺水的平常人生,不过何巧女打破常规。

1990年正值北京举办亚运会,何巧女父亲此时已经是中国盆景协会的会员,于是在进京办展销时带着何巧女,这次意外的机会让何巧女看到了盆景里的商机。

于是辞掉公务员的工作,开了间花店,开始在办公楼里推销盆景绿植,花店是她的创业首秀,中间虽然有过磕绊,但整体发展良好,到1993年,何巧女积累的资金已达百万元,她拿着这笔资金创办了“北京东方园林艺术公司”。

靠着被市场认可的技术,东方园林迅速发展壮大,先后承包了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景观大道和上海世博会。何巧女继续马不停蹄,在2009年带着东方园林闯关深交所,成为“中国园林第一股”。接着2010年,东方园林的股价就飙升至229元/股,成为A股股王。

到2013年,东方园林已经将其业务领域拓展至景观、生态、苗木、地产、婚庆五个板块。随着东方园林的发展,2017年,何巧女以150亿元财富荣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02位,成为浙江名副其实的“女首富”。

次年,何巧女又因为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相关活动中承诺,为了维护生物多样性而捐款100亿元(15亿美元)的消息爆红国内外,被称为“中国女首善”。不过,最后也因为东方园林爆发债务危机,捐款承诺不了了之。

昔日因为财富和捐款频频被关注的何巧女,如今却因为债务问题,被券商申请冻结股权。你之前了解何巧女吗?你认为她能东山再起吗?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