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出手!“河南前首富”被举报5年终获罚
财经

证监会出手!“河南前首富”被举报5年终获罚

2020年10月24日 08:43:56
来源:野马财经

2016年11月初的一个下午,从前夜开始下的一场雨,让郑州街头到处湿漉漉。花园路上辅仁大厦的楼道里摆着各种颜色的雨伞。突然,一间会议室的门打开,一个低矮的中年人从会议室出来,一个年轻人护送他到楼下的办公室。

中年人穿着一身休闲夹克,胳膊上是一个白色图案的logo。这是朱文臣,2012年被胡润以76亿元身价位列财富榜第166位,成为新晋河南首富。与首富光环相对应的是,一年多来他被下属妻子实名举报涉嫌7种罪名,其中既有包养情妇、私生女等私事,也有财务造假、骗贷、转移资金等公事,朱文臣因此深陷舆论漩涡,对其的调查也随后展开。

近日,关于涉及上市公司的公事调查结果出炉。中国证监会披露,朱文臣的违法行为情节较为严重,依据2005年修订的《证券法》,对朱文臣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关于辅仁药业(600781.SH)的调查,历时一年终于结束。近日,证监会网站发布的处罚决定书显示,辅仁药业2015年、2016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因为非经营性资金未入账,分别虚增货币资金6380万元和7200万元。

与此同时,辅仁药业2016年的重大资产重组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由于上述虚增货币资金,朱文臣却在历次《重组报告书》上签字承诺保证重组报告书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来源:证监会官网截图

此外,该处罚决定书还显示,辅仁药业2017年、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重大遗漏,2018年未及时披露关联担保等。

同下属反目,遭其妻子举报

辅仁药业的盖子被掀开,还要从公司核心内讧说起。

2015年5月6日,鹿邑县公安局突然对邱云樵立案侦查,一个月后,鹿邑县人民检察院对其批准逮捕。如今5年多的时间过去,一直没有邱云樵的消息,朱文臣对外称,“已经判了,判了十六年”。

邱云樵是朱文臣的下属,他跟随朱文臣创业16年,算是老臣。2014年底,朱文臣突然报案告发邱云樵涉嫌职务侵占和受贿。

二人反目一事公开化。

邱云樵的妻子武娇娇随即向证监会展开对朱文臣的实名举报,她控诉朱文臣有“七宗罪”,包括:违反计划生育法,严重超生;长期保养情妇,有私生女一名;躲避监管,将部分家人户口违规迁至北京;贿赂政府官员;贷款诈骗,向国外洗钱,非法转移资金,境外购买豪宅;伪造业绩,税票,骗取银行巨额贷款;侵吞国有资产,盗用“宋河粮液”商标,造成国有资产流失。

武娇娇的举报让朱文臣陷入舆论漩涡。一方面,证监会受理举报后,临时叫停了原本即将开始的开药集团上市重组过会安排。

另一方面,武娇娇对辅仁药业造假的举报,让辅仁药业财务问题陷入“罗生门”。

公开资料显示,朱文臣生于1966年9月,祖籍是河南周口市代管的鹿邑县,这里最出名的大人物便是老子。朱文臣自我介绍时,总是喜欢开玩笑说:“老子也是鹿邑的。”

对于这位“河南首富”的第一桶金从何而来,朱文臣曾以“英雄不问出处”拨开这一话题。而在鹿邑坊间公认的版本是朱文臣以承包建筑工程起家,而后才通过收购药厂、酒厂一步步崛起。

据《企业观察家》报道,在朱文臣会在办公桌上摆一摞摞厚厚的书,诸如《哲学的改造》、《君主论》、《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重建》、《圣雄箴言录》等名著。而且他还会强迫辅仁药业中高层同他一起读书,偶尔还会进行“随堂考试”。

上市公司年报曾透露,朱文臣在成为辅仁药业的实控人前,1988年,他曾任鹿邑县皮鞋厂经理,1993年,成为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辅仁药业集团前身)。

从一名皮鞋厂经理,跨行业成为一名药企的负责人,跨度不小。后来媒体对其评价是擅长资本运作,通过连续的并购实现资本的快速增长。

实际上,朱文臣不仅从皮鞋厂直接跨越到了药厂,此后2002年,又收购了当地著名的酒厂——宋河酒业。

2005年,朱文臣控制的辅仁药业集团从李勤夫手里接过已连续亏损的民丰实业股权,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值得注意的是,民丰实业之前是一家做印染的国企,后来陷入亏损,2003年李勤夫接手,民丰实业由国有法人控制的企业变为社会法人控制的企业。

时间仅仅过去两年,李勤夫便转手卖给了朱文臣。有意思的是,李勤夫也是个厉害角色,他擅长资本运作,曾是多家上市公司的实控人,和“海航系”还有瓜葛,曾在九龙山套现数亿元。在这笔生意中,李勤夫赚了500万。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朱文臣成为民丰实业实控人后,他成功将此前收购的药企装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由亏转盈。

辅仁药业成功借壳上市,彼时后来进监狱的邱云樵算是公司里朱氏家族外最重要的“二号人物”。

来源:2005年辅仁药业股权转让公告

没想到,一起创业的老臣,最终会反目成仇。

通过收购重组,借壳上市成为河南首富

在辅仁集团的崛起之路上,兼并重组这一战略居功至伟,不过这条并购之路也充满了争议。

2001 年,辅仁药业集团兼并焦作怀庆堂有限公司。怀庆堂拥有着冻干粉针剂、水针剂两个西药品种,使得当时只有中药单一品种的辅仁拥有了西药的生产资格。2003 年,辅仁集团整体收购了河南老牌国有药企开封制药集团及其下属的合资公司。之后通过对开封制药改造、扩建,辅仁药业的综合生产能力得到飞速提升,位居河南第一。

2005年,朱文臣带领辅仁集团登陆资本市场,成功借壳杀入A股。之后,有了更多资金实力的辅仁药业兼并河南天康,2009年又重组北京远策药业,医药版图不断扩大。

而除了在药品生产领域攻城略地外,朱文臣还将手伸向了白酒行业。宋河酒业原名鹿邑酒厂,1970年开始生产“宋河粮液”,1999年更名为宋河酒厂。之后宋河酒厂陷入经营困境,同在河南鹿邑县的朱文臣借机接盘宋河酒厂。2002年,辅仁集团正式控股宋河酒业。

2013年,宋河酒业营业入达到22.5亿元,连续12年稳居豫酒第一。也就是在这一年,朱文臣第二次登上胡润富豪榜“河南首富”的宝座。

次年,朱文臣和下属邱云樵反目,内讧也影响到了收购重组的进程。由于邱云樵妻子的举报,当地成立调查组,朱文臣收购开药集团装入上市公司的动作接连遇挫。

不过,开药集团最终还是于2017年成功并入辅仁药业,历时达7年。

证监会立案调查,河南前首富走下神坛

2019年7月27日,辅仁药业突然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历时一年调查结束后,朱文臣的财务造假违规担保等问题被查清。

2019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辅仁药业账上明明应该还有18.16亿的货币资金。最后却分红“爽约”面临财务造假的质疑。

从业绩上看,近年来辅仁药业的表现并不差,特别是在2017年底将开药集团成功并入上市公司后,其盈利能力大增。2018年,公司扣非净利润高达8.29亿元。同时,会计师事务所也作出表态,认为其财报不存在问题。

(辅仁药业2018年扣非净利润)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承诺分红是辅仁药业2006年“借壳”上市之后十多年来的第一次分红,背负着洗刷“铁公鸡”之名的重任。而在2018年2月,公司还曾因多年来“一毛不拔”,被上交所出示了关于现金分红事项的监管工作函。

不论是上市公司母公司还是开药集团这样的子公司,其实控人均为辅仁集团,背后是同一个老板,两次荣登“河南首富”的朱文臣。

不仅如此,作为河南白酒中的老大,宋河酒业上市失败之外,命运多舛。目前,朱文臣及辅仁集团在内持有的宋河酒业被冻结股份超过1.2亿元。而更严峻的是,宋河酒业资产已被质押连续达10次左右。近五年时间来,宋河酒业的资产被抵押借款金额共达约16亿元。

自从进入2019年6月之后,辅仁药业连发13份股权冻结公告,显示朱文臣所持上市公司的全部股份已遭到轮候冻结,占总股本的45.03%。

如今辅仁药业已被“戴帽”更名为“*ST辅仁”,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谢连杰律师对野马财经表示,证监会对辅仁药业已经作出行政处罚,朱文臣被证监会认定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辅仁药业的投资者在交易记录满足一定时间的情况下,可以向法院起诉要求辅仁药业及朱文臣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时至今日,想起朱文臣在野马财经办公室说,辅仁药业的名字是他起的,他把自己的微信名也改成了“朱辅仁”,因为“辅仁”两个字在中国历史上是很好的词汇,内涵极为丰富,有培养仁德之意,非常适合医药公司,也彰显医药人的情怀。

人生就是这样,出发时的初心虽好,但途中诱惑也多……需要时时鞭策自己,“不忘初心”才能“方得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