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炮轰银行是“当铺”,银行表示:大写的不服!
财经

马云炮轰银行是“当铺”,银行表示:大写的不服!

2020年10月27日 00:56:18
来源:孔方吾兄

这两天,银行又成为马云的炮轰对象,被批“当铺思想”严重,中国银行业过分依赖抵押,使得不少需要资金的中小企业和个人拿不到钱。10月24日,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金融的本质是信用,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依靠大数据和信用体系发展。马云的这番言论,可以说是7年前“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论调的延续,而且言辞更为强烈。上一次是余额宝问世开起了一元理财的时代,而这次则是携巨无霸蚂蚁集团横空IPO,更加豪言壮语,更加气势如虹。

马云炮轰银行,可能是因为在与传统银行的竞争与合作中碰壁颇多,在金融领域攻城略地的过程中遇到了传统银行的阻击,但是一味的炮轰不是对待友军的正确方式。马云表示,互联网金融必须有三个核心要素:一是丰富的数据;二是基于大数据的风控技术;三是基于大数据信用体系。从马云给出的“三要素”可以初步判断,诸多大银行已经跨入了互联网金融的门槛,甚至成为该领域的主力军。像工农中建这样的传统银行积累的用户数据何止几亿,近几年都在大力扩招科技部门,向着大数据、大风控、大金融领域大步伐迈进,传统银行的APP越来越好用,越来越人性化,推出的产品较之互联网金融企业有很大的优势。

炮轰银行是当铺,各家银行肯定是大写的不服。先说个人贷款,据我所知,这几年诸多银行APP端的个人信贷产品已经不需要有效抵质押了,但凡征信过得去、信用良好的金融消费者,下款成功简直是so easy。而且,利率要比互联网金融大厂低很多,碰到旺季营销、专项营销活动的话,年利率3.88%、4.25%是稀松平常的事,高于6%的个人信用贷款那已经是城商行、村镇银行的所作所为了。再看看支付宝的借呗、网商贷,日利率万4的话,折合年利率则高达14.6%。两相比较,天上地下。

再说企业贷款,尤其是中小微企业贷,传统银行在这方面的投入点多、面广,花费人力、物力、财力尤甚,不是一两个互联网大厂可比的。蚂蚁的放贷主要集中在个人和个体工商户领域,在真正的企业贷上涉足不深。由于政策导向和舆论引导的缘故,传统银行都在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扩大中小微企业客户数量和信贷规模,做到扩户提质的同时,而且要让利于中小微,实实在在的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跑腿难的问题。各级银行行长作述职报告,特别是向人民银行、银保监、金融服务中心等监管服务部门汇报工作时,普惠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是绕不过去的重要一环。部分银行还有扶贫贷款的任务指标,利率低不说,还有政府贴息,综合测算下来甚至到了零息、免息的地步。当然,这是少数。

回到抵质押的问题。有效抵质押物的匮乏一直都是小微企业难以言说的痛,是融资难的症结所在。银行要求有效抵质押物,并不是难为小微企业,而是风险管理的必然。很多银行都吃过抵质押不足、无法清偿的亏,远的不说,比如在2012年前后,若干地方担保链条断裂、瓦解,信用风险陡增,担保危机蔓延,银行不良贷款集中爆发,许多老板不是在跑路,就是在准备跑路。那段时间,浙江温州、山东邹平等地,互保、联保、资金链断裂造成的担保危机逐渐扩展,对涉及的众多企业来说是火烧连营,形成了金融瘟疫。这场瘟疫的传播媒介就是企业间的互保、联保,他们并不是凭借充足的抵押物来获取贷款资金,只是依靠保甲连坐、签字画押来取得银行信任。一旦资金链条、担保链条断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各家企业便会陷入深渊。

互保、联保曾是中国银行业针对中小企业贷款比较常用的担保方式,其本身是对企业的一种保障,是金融产品创新的举措,是为了破解中小企业融资难、担保难的“瓶颈”制约,盛行了很长时间。企业联保贷款,就是三家或三家以上中小企业自愿组成担保联合体,其中一家企业向银行申请贷款后,联保体所有成员都需承担还款连带责任。由于在不需要提供充足抵押物的情况下,中小企业即可获得较大额度的担保贷款,因此在一些投资规模较大的固定资产投资或重大并购中,实力有限的企业往往会将该类贷款投入其中。但这些项目的投资周期较长,一旦“短贷长用”,不仅会使企业自身面临持续的流动性风险,也会明显加大整个互保圈面临的信用违约风险,甚至造成互保圈整个信用体系的迅速崩坍,引发一场互保圈信贷危机。

纯信用的联保贷款之所以越来越不受银行待见,当然是出于防范信用风险的考虑。在一些地方,借贷资金的关联担保、循环担保、同质企业担保占比过高,一家企业出现风险,极易引发连锁反应,形成集团性、系统性贷款风险,严重威胁着信贷资产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联保贷款由昔日为中小企业提供强劲融资支持的“阿拉丁神灯”变成了让银行、企业均头疼不已的“潘多拉魔盒”。由此可见,银行的当铺思维完全是金融形势倒逼出来的。

银行不能开成“当铺”,服务中小微企业不能唯抵押论,但也不能把责任完全推给银行,让银行去吃哑巴亏。破解融资难题,还需要资金的需求侧、供给侧和担保侧等多方发力,共同建设现代化的信用体系,探索适应现代金融发展的担保方式,让中小企业有钱花、有事干,让社会的肌体细胞充满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