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s金融系统的马云,被回怼了
财经

diss金融系统的马云,被回怼了

2020年10月27日 19:12:22
来源:易简财经

永远不要听一个男人说了什么,要看他做了什么...

马云炮轰金融系统之后:

左二:周小川 陈元

马云diss金融圈,多媒体反击

10月25日,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发表一段长达21分钟的演讲,公开diss国内金融体系。

在演讲中,马云直言,“中国金融没有系统性风险,因为没有系统”,“中国有很多大银行,更像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动脉,但是我们今天更需要湖泊、需要水塘、需要小溪小河”,“今天的银行延续的还是当铺思想,抵押和担保就是当铺”,可谓火力全开。

演讲一出,引得金融圈内一片哗然,在公开场合把四大行说成当铺,这话也只有马老师敢讲出来。

对此,光明日报和证券时报都出来发表了评论。

光明日报表示,如果看看当下中国金融业里昨天“跑路”今天“爆雷”的景象,马老师所言指的中国金融业监管存在问题,当为不虚。但是,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却不是“问题”二字所能涵括。显然,如果真如马老师所言“这个不许那个不许”,那么就不会有支付宝、蚂蚁金服。如果事实上就是存在“这个不许那个不许”,中国手机支付的用户规模却能“弯道超车”至全球前列,同时也存在此起彼伏的“爆雷”,那么只能说明金融监管管的不是地方,该管的没管,不该管的反倒管了。

可是,如果说金融监管是不该管的管了,该管的没管,那么,支付宝、蚂蚁金服这样的金融创新应该归类于“老年人俱乐部”下的“该管”项,还是“该管没管”项呢?这样的逻辑矛盾,非有先置的张冠李戴而不可。

证券时报则表示,虽然银行在发展中确实存在许多问题,被批评并不冤枉,如果机制强健、业务能做到位,外来者就很难有立足空间。正如出租车公司能力不强而成就了“滴滴”一样,但关键问题显然并非马云挞伐的“当铺思想”。银行生存和发展的核心是风险控制,资产抵押(还包括一定的信用抵押)显然是保障贷款安全最具性价比的手段。银行在贷款中的审慎态度,是储户存款安全的底线保证。

至于马云所言企业与银行打交道过程中“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的问题,显然不能指望以银行降低风控门槛的方法来解决,而需要把解决问题的希望,建立在一个健全的多层次市场体系上。银行毕竟不是风投,银行没能力大包大揽,甚至包打天下。

风控能力,不仅是银行的命门,也是当铺、乃至“蚂蚁”的命门。要保护好这个命门,除了各自修炼高招外,显然还需要借助监管的外力约束。弱化监管、摒弃监管而致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的教训,实在太多。不过,从人性和现实的角度观察,再多、再惨痛的教训,许多时候也难以使人避免宿命性地堕入同一个泥淖。外部监管的必要性正在于此。

确实,马老师批评的很有道理,银行也存在着许多的问题。但是马老师有没有想过,上市在即的蚂蚁,如今也已经成为了一只金融的饕餮巨兽。犹如当年的屠龙少年,如今却化身为恶龙。

“饕餮巨兽”蚂蚁集团

大人,时代变了。

如果说传统金融行业,是拿着砍刀的原始人,那么蚂蚁集团,显然就是端着AK步枪的特种兵。

对金融企业来说,他是家科技公司,不受金融监管那些条条框框的制约。对科技企业来说,他是家金融公司。依托流量,干的全是金融的活儿。

政信三公子在公众号中表示,在过去,银行是最大的金主,仗势欺人。到现在,互联网流量主才是最大金主,作为去通道的一方,最后变成了最大的通道。

如今,作为估值2.1万亿元的蚂蚁集团,对比起国内的制造业大厂,基本处于估值碾压的态势。

白电巨头:格力市值3615亿元、美的市值4926亿元;

芯片巨头:中芯国际市值5849亿元 ;

汽车巨头:比亚迪市值 2428亿元、吉利市值1574亿元;

就算是房地产巨头,万科市值3197亿元、恒大2853亿港币,在蚂蚁集团的1.4万亿估值面前,也不值一提。

根据Wind最新发布2020年“中国上市企业市值500强”榜单可以发现,蚂蚁集团上市后,其高达2.1万亿的市值,将仅次于第二名的腾讯,一举超过四大行工(2.05万亿)建(1.5万亿)农(1.27万亿)中(1.02万亿)。

四大行伴随共和国的成长,在助力登顶世界第二的经济体中立下汗马功劳,蚂蚁集团只用10多年就超越了。对此,马老师自豪地说,“全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上市,在纽约以外定价,这是第一次,在五年前甚至三年前,我们想都不敢想,但是奇迹就这么发生了。”

而作为,中国乃至全世界市值最高的“金融科技”公司,蚂蚁的主要营收来源是啥?

放贷!

蚂蚁集团的“印钞机”业务——给年轻人放“小贷”

有一句俗语:“猪肉摸一下,满手都是油。”用它来形容支付宝再合适不过了。

作为一个和金融挂钩的APP,支付宝的所有业务,几乎都和钱有关。而这其中,微贷则是重中之重。

根据披露的数据,蚂蚁集团有10亿+个人用户,8000万+商家用户,数字支付交易规模118万亿(支付宝),微贷科技平台贷款余额中消费信贷1.7万亿、经营者信贷4000亿(花呗借呗等),理财科技平台资产管理规模4.1万亿(基金余额宝等),保险科技平台518亿(卖保险),此外还有创新业务,如区块链、数据库等。

2020年上半年,从收入侧几部分比例分别为36:39:15:8,微贷科技平台利润占比高达39%,华泰测算蚂蚁集团超7成利润来自微贷。

公众号基本面驱动表示,以花呗为例,其最低利率是万二,平均利率是万四附近,人均贷款余额是2000元左右。通俗的理解,没有收入的大学生,如果要提前消费,找马校长借2000元,年化利息15%左右。马校长一手给胡萝卜(无抵押杪借),一手拿枪(不还钱计入芝麻信用让你寸步难行),花呗的坏账率极低,商业上堪称精妙。

而现在的00后10后,基本都在用支付宝等电子支付,你银行网点开的再多也没用,人家根本没有进去办卡消费的习惯。而当他们成长起来的时候,都会变成支付宝的消费场景里的羊,只能由支付宝来薅。

截至2019年第四季度,支付宝市场份额稳居移动支付的龙头地位,达到55.10%;排在第二位的是腾讯财付通(含微信支付),目前为38.9%;壹钱包以1.4%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三。

这个时候,整个消费金融行业,基本就被其垄断,再牛批的金融机构,连人家的场景门口都进不去。

一方面说监管严,一方面却享受红利

现在,作为科技金融巨头的蚂蚁集团,上市已是板上钉钉,市值甚至超过了四大行,但是马云却突然跳出来说,监管你们管得太严了,我们没有办法搞创新。这个操作,着实让人感到疑惑。

确实,监管机构已经在蚂蚁的发展道路上设置过诸多障碍,比如,它首次尝试推出虚拟信用卡被叫停;严控信托证券化,打乱了它的贷款模式;政府标准化二维码的计划,可能削弱它的支付业务,进而削弱其市场主导地位。

但是,如果所有这些障碍都是为了阻止蚂蚁前行,那么它们并未成功。因此还有另一种解释,监管部门对金融创新的隐患始终保持警惕,因而不断在蚂蚁周围设置安全护栏。但总的来说,它们还是喜欢蚂蚁的。蚂蚁不仅将信贷导向小用户和小微企业,还向政府提供了更多有关资金流动的信息。

写过一本马云传记的邓肯·卡拉克,引用一句老话“山高皇帝远”,来形容监管部门长期以来,难以监视中国全部的角角落落。“蚂蚁基本上已经让北京在山上打通了隧道,在山顶上放飞无人机。”

某位资深投资大佬表示,“银行靠‘当铺思维’赚钱,支付宝靠年轻人借钱 ........ 对于监管和资本,谁都有点抱怨的理由,唯独蚂蚁没道理。”

确实,对于蚂蚁集团上市来说,证监会就差没把“鼎力支持”四个字,专门写在文件上了。

终语

既然马老师认为“我们今天更需要湖泊、水塘、小溪小河。”

那么体量超过四大行的蚂蚁,是不是也应该被拆分?毕竟,若行业寡头滥用垄断市场地位,必定会让创新的旗帜发展成阻碍创新的桎梏。为了保持创新,也为了避免蚂蚁在上市后野心失控,变成蚂蟥帝国,我们是否也应该叫它拆分开来,避免行业垄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