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美国大选如同在海啸来临前堆砌沙堡
财经

沈联涛:美国大选如同在海啸来临前堆砌沙堡

2020年10月30日 18:47:40
来源:财经杂志

—摘 要—

美国大选最终是一种道德考验,而不仅仅是民主或自由问题。它考验的是个人如何自处:选民、总统候选人、最高法院法官或总检察长,将以自己的道德体认来作出决定,这将产生深远影响

文|沈联涛

想象一下,一个晴空无云的日子,许多家庭惬意地在美丽海滩上欢聚。有些人在堆沙堡,也有人在海滩上玩耍。谁也没有注意一场海啸正裹挟海浪逼近岸边。

前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克里斯蒂安娜·菲格雷斯,曾讲述过这个生动故事。我们现在面对的第一波海浪是新冠病毒大流行,紧随其后的将是经济衰退,继而是金融危机,最后真正的巨浪则是气候变暖。

为什么普通人和政客仍在堆沙堡而对迫在眉睫的危机视而不见?

更值得提出的问题是:他们在堆什么沙堡?一个叫做民主,另一个叫自由。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我们将见证世纪选战之战果。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许多人都慨叹民主制度已是明日黄花。选举民主建基于这样一个理念,即每个社会通过一人一票的选举选出自己的领袖。而孟德斯鸠提出行政、司法和立法机关的三权分立学说,来制衡行政领袖的权力。但与英国脱欧、欧洲民粹主义成势和特朗普2016年当选等标志性事件同步,这套游戏也日益变得丑陋;同时随着财富和社会不平等现象扩大,政治和社会观点也趋于两极分化。

当利率接近于零,土地和股票市场价格仍保持了上涨;社会中接近底层的那一半人面对技术进步、全球化和移民数量激增带来的失业威胁,感受到深刻不安,政客们却如梦游般对待社会境况所发生的剧烈变迁。在极端左派和右派看来,温和的中间派已经投靠强权,政治遂更趋于被操弄,变得纷乱无常且对抗加剧。

在这种时刻还忙活建造民主沙堡是否合宜?又能否阻拦住海啸吞没我们所有人?毫无疑问,答案应该是抽身而退,以待来日。海啸袭来时,所有沙堡将被扫荡殆尽,甚至连沙滩也将不复存在。但无论如何总有人会幸存,他们必须开始重建工作。

此时,自由沙堡将发挥关键作用。个人自由是西方价值体系的根基,如今已通过全球化传布世界各地。但享有个人自由的同时,也须承担社会义务。新冠病毒大流行将这个难题推到聚光灯下。许多美国人和英国人认为,被要求戴口罩是对他们个人自由的冒犯,但拒不佩戴口罩且不遵行社交隔离规定,迄今造成这两个国家分别有226204人和44718人,因新冠病毒身亡,这个数字仍有增无已。假设每个生命逝去带来的损失为1000万美元,那么这两个国家遭遇的经济损失分别为2.2万亿美元和4470亿美元。据拉里·萨默斯估算,这场疫病大流行目前已给美国经济造成损失达16万亿美元,约占2019年美国GDP的四分之三。

不应将这样的生命损失归咎于民主或自由。包括日本、韩国、中国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在内的东亚经济体,截至10月21日,共有2552人死亡。作为对比,瑞典的死亡人数达到5929人,而上述东亚经济体的总人口是瑞典的39倍。可见不论何种社会制度,完全可以在疫情防控方面取得不同的结果。

我们尚未击败新冠病毒,因为该病毒在传播过程中仍在变异。疫苗有可能面世,但要广泛接种则要等到明年。入冬后,死亡率会随着季节性流感暴发而增加。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做好准备。第二波和第三波经济危机将会明年春天袭来,届时失业、破产都将显现,这些问题当下只是被政府提供的补贴和债务展期而短暂掩盖。

那么,为什么在海浪侵袭时,我们仍在堆砌沙堡?

所有这些归结到最后,就是人类的心理和对未知事务的反应。根据过往的经验和知识,正如2004年印度洋海啸所显示的那样,总有些人会漫不经心地到海滩查看发生了什么。当时有227898人死亡,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只顾逃命。有许多人勇敢地冒死救护别人,还有人留下来帮助幸存者逃离。

显然,那些选择对即将到来的海啸视而不见的人,是缺乏教养,更直白一些可归结为道德低下。你的个人自由真的如此重要,甚至不愿承认这种行为可能置自己亲人和许多其他人于险境?这不仅是医疗问题,也会严重伤及经济。即便中央银行印钞也堵不住这个窟窿,因为眼见疫情将结构性问题暴露出来,各大央行却不会着手加以处理。面对灾难,矢口否认问题存在,或者归咎于他人,甚至完全应对无能,以及全社会在各个层面都无法达成精诚合作,这些怪象都曾发生在那些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经济体内部。

所有这些表明,尽管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方法在健康危机中得到了验证,但人类决策却并不仅仅凭借事实。我们基于金钱数字的经济模型,无法衡量普通民众失去工作、健康和尊严时的苦痛。人类决策的核心,最终还是道德问题。您是否只关心自己,还是也在乎其他人和大自然?

这就是为何美国大选最终是一种道德考验,而不仅仅是民主或自由问题。这次选举可能是公平的,也可能存在暗箱,甚或其结果出现法律上的争议。不管最后赢家是谁,以及选举是否会导致宪法危机,从而需要最高法院作出裁决,这场选举考验的是个人如何自处:选民、总统候选人、最高法院法官或总检察长,将以自己的道德体认来作出决定。他们在未来几天的决定,对他们自己和我们其他人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后,我们会继续迎来四年的混沌不堪,抑或一段康复期,答案很快就会见分晓。愿上帝保佑美国,也为我们所有人祈祷。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