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如何影响资产配置?分析师详解
财经

美国大选如何影响资产配置?分析师详解

2020年11月01日 17:05:58
来源:清和之道

聚焦 · 清和观点

1、从当前形势来看,特朗普在民调中整体落后,拜登暂时领先,但我们认为当前断言“大局已定”为时尚早。考虑到美国大选实行的“选举人团制度”、特朗普丰厚的竞选资金、丰富的“翻盘”经验和其支持者“沉默的大多数”特征,我们认为特朗普后来居上仍是极有可能的。

2、今年的大选不同以往,体现为投票采用的“非常规流程”,邮寄选票的方式进行投票为争议的出现提供了不少空间。若出现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我们相信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可能对结果提出质疑,推迟选举结果的公布。值得注意的是,竞选结果出现争议可能引起众议院投票和最高法院介入,均有利于现任总统(即特朗普)的连任。

3、根据“美元指数周期”理论,美国大选将直接影响美元指数和美股的短期走势,进而传导至美国及非美国家的资产价格。我们认为美国大选对于上述资产的影响路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政策不确定性,二是政策立场。

4、无论哪位候选人当选,扩大财政支出、支持大规模基建以及对中国持续施压都是共识,而美元周期也受疫情催化进入了弱周期阶段,因此在不确定性增加和弱美元的综合作用下,可以比较确定的是黄金的战略配置价值较高。

5、短期来看,若拜登当选黄金价格可能回调,利好原油;若特朗普连任则黄金价格可能持续上涨;如果出现选情焦灼的大选情形,黄金价格上涨的历史表现大概率将在今年重现。届时美国市场风险增大,在避险情绪的推动下,黄金价格在大选前后或将趋向于上涨。

导言:本轮美元强周期(加息)始于2014年,在2018、2019年指数达到高位,具备过度至弱周期的条件和可能性(具体美元周期将在未来详细讲解),今年的疫情加快了美元周期强弱过度的速度,使得美元周期提前进入弱周期,此时美国大选也如期举行,那么在这个大背景下的美国大选将对美元周期造成怎样的短期波动,又将如何影响资产配置的选择呢?

美国大选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11月3日将公布结果,目前已进入倒计时1个月内的敏感期。随着大选进入冲刺阶段,我们认为局势的不稳定性也将随之增强,那么在“大选年”如何调整资产配置,长期投资是否需要转向,短期投资是否有投机机会?

一、大选形势与后续安排

1.大选形势总览——孰胜孰负尚难定论

从目前的民调支持率数据可以看出,特朗普在民调中整体落后,拜登暂时领先。可以看出,拜登的民调支持率一直高于特朗普,且优势有放大的迹象,虽然特朗普在重要摇摆州表现不佳,但我们认为当前断言“大局已定”为时尚早,毕竟目前拜登对特朗普的优势仍然不及2016年希拉里对特朗普的优势。考虑到美国大选实行的“选举人团制度”、特朗普丰厚的竞选资金、丰富的“翻盘”经验和其支持者“沉默的大多数”特征,我们认为特朗普后来居上仍是极有可能的。

图1:拜登在民调中暂时领先

数据来源:RealClearPolitics,清和研究

图2:各州民调均显示拜登领先

数据来源:RealClearPolitics,清和研究

2.大选流程安排

3.本次大选的不同之处——“非常规流程”

今年的大选不同以往,体现为投票采用的“非常规流程”,主要受疫情的特殊影响。本次大选可能主要通过邮寄选票的方式进行投票,这就为争议的出现提供了不少空间。目前来看,邮寄选票不利于特朗普的竞选,因为拜登的支持者更愿意通过邮寄投票。但不可否认的是,邮寄选票的方式可能在大选日当天出现无法正常产生结果的情形,例如物流问题、时效问题、真实性问题等等。若出现不利于自己的局面,我们相信无论是特朗普还是拜登,都可能对结果提出质疑,推迟选举结果的公布。值得注意的是,竞选结果出现争议可能引起众议院投票和最高法院介入,均有利于现任总统(即特朗普)的连任。

二、大选对不同资产价格的影响路径

根据“美元指数周期”理论,美国大选将直接影响美元指数和美股的短期走势,进而传导至美国及非美国家的资产价格。我们认为美国大选对于上述资产的影响路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政策不确定性,二是政策立场,下文将分别阐述。

1.政策不确定性

(1)对美国本土资产价格的影响

从政策不确定性角度来看,美国大选对美股市场表现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大选前后执政党是否发生了更迭,以及国会是否出现了分裂。研究数据表明,单单美国大选活动和总统是否连任的结果,均未对美股表现产生显著影响。从数据可以看出,美股在政权连续年份的表现明显优于政权更迭的年份(基于标普500指数);美债在执政党更迭的年份表现明显优于政权连续的年份(基于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执政党的更迭往往增加政策的不确定性,短期对风险偏好倾向于下降,避险资产的偏好上升,而国会是否分裂与政权是否连续同理。

注:基于标普500指数,剔除单月跌幅超过10%的月份;统计区间为1900-2019

数据来源:Bloomberg, Robert Shiller,华泰证券,清和研究

注:基于标普500指数,剔除单月跌幅超过10%的月份;统计区间为1900-2019

数据来源:Bloomberg, Robert Shiller,华泰证券,清和研究

注:基于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统计区间为1973-2019

数据来源:Bloomberg,华泰证券,清和研究

注:基于10年期美国国债期货;统计区间为1973-2019

数据来源:Bloomberg,华泰证券,清和研究

(2)对中国A股的传导影响

大选年美国对外政策的不确定性升高,促进避险资产(如黄金)价格的提升,就A股而言,受不确定性增加的影响,避险情绪引导A股在临近大选时有所回调,大选过后通常缓慢回升(基于上证综指),对大选的结果(政权是否更迭、国会是否分裂等)敏感性显著弱于港股和韩股。

2.政策立场:共和VS民主

共和党与民主党素来持有不同的政策立场,共和党倾向于自由市场经济、去监管、降低税收与小政府主义,而民主党倾向于有干预的市场经济、再监管、增加税收与缩小贫富差距,这一差异在电视辩论中更加清晰的表现了出来,我们将两党候选人的立场与可能对资产价格产生的影响整理至下表。

三、大选后资产配置分析

1.拜登当选

首先,拜登主张的最低工资和增加税收等政策,将压缩企业利润空间,最终导致ROE下降,因此利空美股,中长期美元指数趋弱。

其次,在中美矛盾延续的基础上,拜登主张减少中美“硬冲突”,缓和贸易摩擦,有助于推升市场风险偏好,短期内避险情绪下降,利空黄金等避险资产。在避险情绪下降的情况下,黄金与美元指数将展开博弈,此消彼长。若拜登当选,中长期美元趋弱,可能拉升黄金价格。

最后,从行业层面看,拜登的主张利好清洁能源,利空传统能源、消费、金融等行业,对科技类行业影响较为中性,具体详见下表:

2.特朗普当选

若特朗普成功连任,那么美国或将出现权力空前集中的情况:行政权在握,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最高法院中偏向共和党的大法官也将占据多数。届时美国的权力制衡制度可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基于目前美国形势和疫情影响下,国会也有可能出现分裂情况,这样可能延缓特朗普极致的单边政策的落地,各资产价格或与当前差异不大,但依然难改贸易和全球冲突的不确定性的增加,风险偏好可能加速下降,推升黄金等避险资产的价格。

3.总结——黄金仍然值得把握

我们并非美国的政治专家,“隔海相望”也不是为了预测大选的结果,因为没有预案的预测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我们在阐明本次大选的局势和不同之处后,着重分析了各候选人当选后可以进行的资产配置选择。

首先,无论哪位候选人当选,扩大财政支出、支持大规模基建以及对中国持续施压都是共识,而美元周期也受疫情催化进入了弱周期阶段,因此在不确定性增加和弱美元的综合作用下,可以比较确定的是黄金的战略配置价值较高。

短期来看,若拜登当选,政策的不确定性将一定程度上下降,同时叠加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流动性,黄金价格可能小幅下行。同时民主党对新冠疫情的防控相对会比共和党更严格,市场对美国经济恢复的预期可能更加乐观,这一定程度上利好原油;若特朗普连任,考虑到他在新冠疫情中不佳的表现以及其激进的民粹风格,不确定性可能增加,黄金等避险资产或将加速上行。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出现选情焦灼的大选情形,黄金价格上涨的历史表现大概率将在今年重现。届时美国市场风险增大,在避险情绪的推动下,黄金价格在大选前后或将趋向于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