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选最后24小时:近亿选民已提前投票,选举结果会遭遇挑战吗?
财经

美大选最后24小时:近亿选民已提前投票,选举结果会遭遇挑战吗?

2020年11月03日 18:23:26
来源:财经杂志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率可能创下自1908年以来的新高,将达到67%,总投票数将超过1亿6000万。

文 |《财经》记者 蔡婷贻

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进入投票的最后阶段,白宫是否更换主人将在接下来的关键24小时内决定。

住在弗吉尼亚州的瑞贝卡在10月第三周和她的先生去投了票,他们非常幸运只排了1个小时的队,她对《财经》记者表示,其他朋友住在开车几十分钟远的地方,足足排了4个小时完成投票。“我投票前非常焦虑,或者因为觉得自己投票前没能做点什么改变情况。”投票后的瑞贝卡已经调整好心情,准备等待两周后的总统大选结果揭晓。

并非所有美国选民都能像瑞贝卡这样能调整好心情等待结果。更多人试图发挥自己影响力为自己支持的候选人拉票,或者鼓励还没投票的人去投票。大提琴家马友友就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短视频演奏并告诉自己的乐迷,“如果你还没投票,请戴上你的口罩,打包一点零食和水,去投票。”

除此之外,另外一群人则是为选后可能爆发的骚乱做准备,在纽约、洛杉矶、亚特兰大等各大城市,不少商店、大楼都已经用木板包围起来,深怕选后上街抗议的民众失控而遭到无妄之灾。

美国总统寻求连任的选举被认为是对现任总统的信任投票。决定大选的关键因素多年来一直是经济,股票市场的表现和失业率都是传统选举的重要指标。但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寻求连任的特朗普无疑是难以摆脱的梦魇,不只从股市、失业率到各种经济数字通通失灵,他本人甚至在选战期间也感染了新冠病毒。

自3月疫情开始升温以来,美国感染人数一路攀升,至今已超过9百万人,死亡人数超过23万。特朗普一路对美国民众表示:新冠病毒没什么、很容易克服、疫苗很快会出来。新冠疫情对选举具体的影响和选民是否接受特朗普的说法将在选后找到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美国总统大选从未像2020年如此牵动美国人的情绪。

根据“美国选举计划”网站至11 月2日傍晚7点的统计,提前投票的选民已达9793万,包括亲自投票3549万和邮寄选票6243万,其中还未寄回的选票有2947万张。

“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景象。”“美国选举计划”主持人、佛罗里达州大学教授麦克(Michael McDonald)将今年的高投票率称作“世纪风暴”。他预估投票率可能创下自1908年以来的新高,将达到67%,总投票数将超过1亿6000万;2016年的总投票数为1亿3650万。根据记录,1908年投票率为65.7%、2000年为54.2%、2016年为60.1%;此前的超高投票率是1960年肯尼迪与尼克松竞选时的64%。

麦克指出,选举结果将取决于三个因素:还有多少张提早投票的选票未被领取、投票日有多少人投票以及最后被算入的邮寄选票有多少。

超高投票率

美国不少选民多年来认为政治被华盛顿建制派把持,投给谁都一样,因此投票热情并不高,投票率多在50%-60%之间。尽管新冠疫情让不少选举专家一度认为疫情可能降低选民投票热情,但是也有不少学者在数个月前就从选民对政治的参与热情分析归结,今年可能出现高投票率。

美国民调机构皮尤中心8月公布的调查显示,83%选民认为谁当选2020总统将对美国带来关键性影响,包括85%民主党选民和86%共和党选民。相较之下,2016年74%选民认为谁当选会有所不同,2012年为63%,2000年则只有50%美国选民认为谁赢得总统大选有区别,44%认为没有区别。

2000年以前,33%选民认为两党候选人议题的立场都差不多,但是这次86%选民认为两党候选人对议题的立场截然不同。多年来对政治无感的美国大众在2020年花更多时间思考政治,78%的民主党支持者和77%的共和党支持者表示自己常常思考与政治相关的问题,2000年时只有44%的民主党支持者和52%的共和党支持者表示自己会如此。

皮尤的调查显示,大量选民选择提早投票的一大原因是49%的选民认为在疫情之下投票可能会有困难。2018年中期选举时,高达85%选民预期投票会很容易。

提早投票吸引的意外人潮促使各地方选举委员会采取各种措施控制人潮和安抚选民情绪。底特律自开放提前投票以来,平均排队等待时间为两小时,选举委员会建议选民携带椅子和零食; 佛罗里达部分选区需要等三个小时,棕榈海滩区在网页上显示其18个提早投票区的人流量和等待时间,让有意投票的民众安排时间更有依据。

随着选战进入最后阶段,不少积极的选民在自己投票后进一步采取行动,催促身旁的亲朋好友去投票。“如果你还没投票,为自己安排一个投票计划;如果你已经投票了,找到5个还没投票的人,帮他们设定投票计划。”老布什总统的白宫政治事务顾问Dave Carney在社交媒体上呼吁。

在近年来转红的俄亥俄州,民主党志愿者更在选前48小时紧急动员联络10万未将提早投票送回的选民,希望在截止日前送进最多选票。“选情非常紧急,如果我们变蓝色,那我们就赢了。”民主党俄亥俄州分部主席David Pepper 呼吁志愿者付诸行动。

选票可以改吗?

特朗普自选前就不断质疑提前投票的公平性,甚至再三强调邮寄选票可能出现选票欺诈,随着提前投票选民的数量不断创新高,特朗普又怂恿已经投票的选民更改选票。

特朗普10月27日在推特上表示,在第二次辩论后,谷歌搜寻最多的词是“我可以改变投下的选票吗?”“这意味着想改投给我,在大部分的州是可以的,去做吧!你人生中最重要的选举。”

事实上,仅有少数州允许选民改变投票。在纽约州、威斯康星州、明尼苏达州、密歇根州、康涅狄格州,选民可以在投票当天告知选务人员取消先前的投票,索取一张新的选票;另外宾夕法尼亚州、新墨西哥州、特拉华州、伊利诺伊州、新罕布什尔州、印第安纳州和爱达荷州允许选民在选票未被记入前,取消提前投票的选票。

在选战一路落后的情况下,特朗普不断质疑选举技术性规则。随着选战进入最后阶段,他开始要求投票日当晚就应该知道结果。

“我觉得我们不能在投票日当晚知道选举结果是非常糟糕的一件事。如果这不能改变,我们在选举结束后就会带着律师(去挑战)。”他在选战路上对媒体表示,“我觉得法院允许个人和州政府计算那些投票日后才抵达的选票是非常糟糕的。”

选举专家认为特朗普的盘算是如果投票日亲自选票的结果显示他领先,他就可以宣告胜选。外界甚至担心他最后可能诉诸选举无效。不过,他的说法立即受到州检察官的挑战。宾夕法尼亚州的州检察官夏皮洛(JoshShapiro)回应指出,当所有选票都被计算完了,选举才算结束,“如果你的律师想挑战我们,我们乐于在法院再打败你一次。”

选举专家预期,选后因为选票和规则引发的诉讼将在各州展开。

选前最后盘算

投票日前最后48小时,特朗普的选战团队在11月1日从中西部州一路往东南举行造势,从密西根州、艾奥瓦州、北卡罗来纳州、佐治亚州到佛罗里达州,接着2日进入摇摆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进行大规模造势,晚上在密歇根州举行最后的两场大型晚会。路径和他2016年竞选的最后阶段非常类似,他当时在五个州造势,包括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新罕布什尔州和密西根州。

特朗普在摇摆州主攻他2016年的主要支持者:白人妇女。“我们正帮助你的丈夫回去工作。”但是在新冠疫情之下,特朗普的经济牌是否有效,白人妇女将通过选票给出答案。

相较之下,拜登则重点部署于他认为最该拿下的州:俄亥俄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一度是摇摆州,但是2016年特朗普以多出8%的选票拿下该州。

佛罗里达将再度成为左右选举结果的关键州。选前主要民调显示两人差距都在误差范围内。主要因为特朗普在该州获得乡村选民和白人的支持,拜登则能拿下女性和非洲裔选民的选票,但是拜登在拉丁裔选民间得到的支持不如希拉里,所以他需要吸引更多白人选票来抵消自己的失分。

拜登在选战最后阶段还进入传统共和党支持者较多(如民主党自1992年以来就没拿下过的佐治亚州)举行竞选活动。拜登在该州主打特朗普的抗疫政策失败,他指出特朗普并未从抗疫中学到任何事,“这造成更多人死亡,这是错的……如果我们拿下佐治亚州,我们就赢了全部。”

尽管因为2016年的经验,不少专家避免预测选举可能的结果,选战专家库克(Charlie Cook)指出,特朗普在这次选战民调一路低于他自己2016年的支持度3%-8%,他认为拜登胜选并无悬念。他解释,拜登拿下270张选举人票的胜选之路非常简单直接,拿下希拉里2016年的20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总共加起来的232张选举人票,以及3个小输的州,包括密歇根(0.2%)、宾夕法尼亚州(0.7%)、和威斯康星州(0.8),这样加起来就达278张票,超过270张的当选要求。另外,他还可能拿下区域计票制,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的第二选区各一票,这样总选举人票就能达到280张。拜登如果拿下佛罗里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和亚利桑那州,再加上佐治亚州或艾奥瓦州,那就是大胜,而且他还可能拿下俄亥俄州或得克萨斯州。

结果当晚无法揭晓

尽管特朗普坚持选举结果应该在投票日当晚揭晓,但是三大摇摆州——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禁止选务人员在投票日之前计算邮寄选票,因此投票当日将无法知道这三个重要选区的结果。

不过,更可能左右结果的是还未寄达的邮寄选票。美国邮政8月时公告,10月27日是最后选票能保证及时送达的时间,没来得及寄出选票的选民在那之后亲自将选票送进投票箱是最保险的做法,但是部分选民如果还是选择邮寄就可能引发争议。

推动公平选举权的组织布伦南中心(Brennan Center)指出,“迟到选票”是选票不被计入的最主要原因, 还有多少选票在邮寄系统将可能左右结果。选票能被接受的截止时间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北卡罗来纳州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最后法院分别裁定,宾夕法尼亚州在投票日后三天内仍能接收选票,在北卡罗来纳州则是投票日后9天抵达的选票都能算入。这两个决定让特朗普感到不满,法院是否在选后还需被迫裁决将取决于特朗普和共和党阵营如何提起诉讼。

布伦南中心进一步指出,开始计票后最可能出现的法律争议则围绕在不被计入的瑕疵缺席投票。根据统计,2018年瑕疵选票的平均拒绝率低于1.5%,乔治亚州为3.1%、北卡罗来纳州为6.1%、宾夕法尼亚州为4.5%;纽约州较高达13.7%,阿拉斯加也偏高达到7.6%。不过,由于过去缺席选票在关键选区一直占总选票的少数,因此拒绝率也低;但今年缺席选票可能达关键选区总票数的一半,拒绝率是否攀升有待观察。

根据民主党调查单位统计,至11月1日为止,已经计票的11个州中,瑕疵选票的拒绝率是0.27%,被拒绝的主要原因是选民没有在信封上签名。其中科罗拉多州问题选票最多,年轻选民被拒绝选票的比例也比较高;有色人种选票在佛罗里达和佐治亚州被拒绝的比例远高于白人选民,不过选务人员正和这些选民联络,这些选民只要在11月5日前配合要求补正选票,这些选票最后还能被有效计入。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佩雷斯( Tom Perez )指出,为了避免缺席选票被拒绝,民主党花了数百万元教育选民,特别是宾夕法尼亚州,“我们通常不这么做,只是呼吁选民去投票。不过,为了确保票票有效,志愿者也还会去选务单位查看被拒绝选票名单,联络这些选民协助他们改正选票。

由于特朗普重申他可能不接受胜选以外的结果,拜登阵营也组织了律师团队应对接下来的法律战,但美国各方学者对选后情势都十分担忧。传播学者对新闻媒体在选后的报道就特别忧心,部分学者发起报道专业守则公约,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避免在无证据基础下发出“特朗普宣布胜选”这样的标题。

深入参与拜登选战的前美国商会主席和博钦律师事务所律师吉莫曼对《财经》记者指出,拜登阵营希望投票当日的开票结果就是大幅领先,如此才能避免特朗普阵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