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进入最终计票阶段 细数历任总统时期的财政政策及市场影响

美国大选进入最终计票阶段 细数历任总统时期的财政政策及市场影响

2020年11月04日 14:54:17
来源:雪球

备受全球市场瞩目的美国大选终于迎来了尾声!

美东时间周二(3号)晚上6点开始,随着美国东南部多州一些快速计票投票站的关闭,赢得美国总统大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的角逐也正式开始。

选举专家表示,有数个摇摆州和阵地州的选民通过邮寄选票进行投票,而有些州已经在大选日之前,甚至在数周之前就开始计票,这些能够在当晚早些时候公布计票结果的摇摆州将为大选的最终结果提供重要的指示作用。

截止北京时间周三(11月4日)13:22,2020美国大选实时票数统计:拜登227VS特朗普204。

就在几个小时前,特朗普对记者表示:对我来说赢很容易,输从不容易。他还没有写过接受或让步的讲话。他还认为自己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并期待下一个重要的四年。

01

美国大选选举日,白宫门外发生抗议活动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1月3日凌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Dixville Notch镇宣布了大选日第一批投票结果,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获得了所有5张选票。在新罕布什尔州Millsfield镇的第二批投票中,现任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获得了21张选票中的16张,领先拜登。

随后在紧张的计票阶段,双方的票数始终保持在20票差距左右。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北京时间周三(11月4日)13:22,2020美国大选实时票数统计:拜登227VS特朗普204。

据相关报道,威斯康星州 、 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或到北京时间明日早上才会公布结果。

而就在大选之日,美国多地也出动警卫军,避免出现因不满意选举结果而引发的大规模动乱。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11月2日,美国马萨诸塞州州长贝克(Charlie Baker)已下令1000名国民警卫队随时待命,准备向地方执法部门提供援助,以应对选举日之际潜在的骚乱。

俄勒冈州州长布朗(Kate Brown)则在大选前宣布波特兰市进入紧急状态。自“弗洛伊德事件”以来,这个城市已经历经过百余个抗议喧嚣夜。大选前夕,波特兰再度绷紧神经。

“我们知道,有些人可能会利用选举之夜的和平抗议去发泄暴力、破坏财产。”布朗说道。

此外,《华盛顿邮报》还指出,美国国家警卫局近期还组建了一支600人的快速响应部队,分布在阿拉巴马州和亚利桑那州之间。他们也可能会在其他州或华盛顿特区动员起来,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已暗示如果他输了,可能不会接受选举的结果。报道称,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将会引发大规模动乱。

美国国民警卫队车辆进入芝加哥

图:环球军事时报

目前,白宫北门外拉法耶广场发生抗议活动,已有上千人聚集。其中,示威者展示了“特朗普一直在撒谎”等标题,并高喊反种族主义等口号。此间,拜登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一度出现肢体冲突。

资料图:当地时间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选举日,纽约市警察局外准备出勤的警察。

02

美国大选结果即将出炉,全球市场大涨

随着美国大选日临近,A股资金流入明显。昨日,三大指数高开高走,黄金、稀土、汽车等板块暴力拉升,据数据,北向资金净买入合计超31亿元。

其中,有色板块全面领涨,在大选结果不确定性增强的背景下整个板块大涨超4%,云南铜业、西部矿业等多只股票涨停,随着美国大选结果的揭晓,不论谁当选对于资本市场都会带来一波新的行情,特别在疫情之下新总统大概率会放水大搞基建,从而刺激有色金属的爆发。

此外,周二美国三大股指高开高走,美国大选投票日市场波动有所加剧。截至收盘,道指涨554.98点,涨幅2.06%,报27480.03点,纳指涨1.85%,报11160.57点,标普500指数涨1.78%,报3368.16点,创史上第二好选举日表现。

个股方面,10年期美债收益率升至5个月高位,推升银行股走强。高盛涨4.0%,摩根士丹利涨3.6%,花旗涨3.3%,摩根大通涨3.1%,美国银行涨2.5%。

能源股普遍高开低走,西方石油涨0.4%,雪佛龙跌0.6%,埃克森美孚跌1.7%。

摩根士丹利的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威尔森(Mike Wilson)认为,投资者应该在股市近期回调后开始买入股票,但要有选择性。他指出,市场回调的最糟糕阶段已经过去,但可能会保持动荡和不确定,随着新冠病毒疫情的发展,经济面临进一步停摆的风险。

03

此次大选被认为是迄今最分裂的选举之一

2020年美国大选选举日投票3日开始,全美预计将有数千万名选民前往投票站,投票选出下一任美国总统、数百名国会议员及部分地方官员。

美国东部时间3日零时(北京时间3日13时)刚过,新罕布什尔州两个小镇的近30名选民按照传统率先投票,并当场开票。不过,全美绝大多数投票站都在早晨开放,并将持续开放至3日晚间。

前往投票的选民大多戴着口罩,保持两至三米的间隔排队等候。在新冠疫情持续蔓延、近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连创新高的背景下,各投票站均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据统计,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包括两名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拜登在内,已有约一亿美国选民提前投票或邮寄选票,创下纪录。

弗吉尼亚州青年选民约翰·彼得森投票后告诉记者,政府的疫情应对和外交政策是他最关心的议题。他还说:“美国现在非常分裂,我们需要恢复政治进程的文明性。”

此次大选被普遍认为是美国迄今最分裂的选举之一,今天的美国政治和社会比美国内战以来任何时候都更加两极化。共和、民主两党在竞选中相互指责对方一旦胜选将给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很多选民则感到迷茫和担忧。此外,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种族问题引发的社会矛盾和暴力冲突、日益加大的贫富差距等社会不公现象,也是广大选民关注的重点。

04

以史为鉴:历任总统时期的政策及市场

来源:海通证券

里根时期(1981-1988):推行供给侧改革,经济见底回升。

在1981年里根就任美国总统之初,美国经济面临严重的滞涨问题,此外经济还面临例如政府开支过大、财政赤字、政府管制过多、税率过高等问题。

因此里根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抗通胀并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其中主要包括:紧缩的货币政策以抑制通胀、减税、压缩政府开支、放开政府管制、减少国营事业等,这一系列政策措施也成为里根经济学的主要内容。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里根上任初期的1981-1982年间经济快速下行。幸运的是,1983年之后,供给侧改革即开始见效,美国经济开始见底回升。失业率从1982年11月最高10.8%开始回落,至1984年里根总统参加第二轮选举时期已经降至7.2%,其次美国GDP增速也快速从1982Q3最低-2.6%回升至1984Q1最高的8.5%。

在里根的第二个任期(1985-1988)内,美国经济持续繁荣,失业率较低,股市持续上涨。在1982年7月之后,通胀降低,失业率下行,经济改善,股市同样见底反弹,从1982/7至1988年证券市场表现为牛市,标普500指数累计涨幅160%。

老布什时期(1989-1992):加强政府干预,1991年经济再次衰退。

老布什上任初期,经济主要面临三大难题:财政赤字、贸易逆差、通胀压力。布什总统上任后,政策上出现一系列变化:首先是在1989-1990年期间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抑制通胀;其次是为了降低财政赤字,大幅压缩军费开支;第三个方面是改变了里根时期减少政府干预经济的做法,提出加强政府经济调节的一系列政策措施。

但实际上,削减财政赤字和加强政府干预的做法并未收到良好效果,经济在1991年再次陷入衰退。失业率从1990年6月份的5.2%开始持续上升,最高在1992年6月达到7.8%,GDP增速从1989Q1的4.3%回落至1991Q2的-0.5%。由于任期内出现了经济衰退且失业率较高,布什总统在1992年竞选中失利,败给了紧紧抓住经济议题的克林顿。

在老布什总统上任期间,紧缩的货币政策和经济衰退也引发了股票市场的大幅波动。在1989年10月13日标普500指数曾单日暴跌6%,在1990/7-1991/10标普500指数快速回落,从356点回落至298点,调整幅度达16%。

克林顿时期(1993-2000):鼓励创新,迎来“新经济”时代。

以"重振美国经济"的政策纲领当选总统的克林顿上台后,即针对里根-布什政府遗留的两大难题——巨大的财政赤字和沉重的联邦债务,提出增税节支、削减财政赤字的具体办法,即对富人增税、对中产阶级减税、精简机构、削减政府开支,进行福利制度改革等等。

在刺激经济增长的政策方面,克林顿主张增加公共投资;提倡“公平贸易”,把开拓海外市场、扩大对外贸易置于对外战略的优先地位。产业政策方面,克林顿政府鼓励创新,扶持高科技产业发展,加大对高科技产业的倾斜政策,大力倡导“信息高速公路”等高科技产业,推动了互联网产业的发展。

在1993-2000年克林顿总统任期之内,美国经济迎来高增长、低通胀的新经济时代。受益于克林顿政府“信息高速公路”等高科技产业扶持政策,美国互联网产业高速发展,并于1998年进入白热状态。证券市场受益于技术进步、经济持续繁荣、一级海外1997亚洲金融危机引发的资金回流美国,最终导致了1998-2000年期间互联网泡沫的产生。从1992年至2000年初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标普500、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最大涨幅分别达到280%、273%、790%。

小布什时期(2001-2008):地产市场繁荣成为经济主要推动力。

2000年布什第一次成功竞选总统时期,美国经济正处于互联网泡沫破灭,经济快速下行时期。因此刺激经济发展成为布什总统上任初期的首要任务,为刺激经济发展,布什政府采取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即一方面大规模减税,另一方面扩大政府财政支出。

财政政策方面,布什政府减少税收、扩大财政支出,并且重视社会保障和医疗改革。对外贸易政策上,布什主张刺激出口来促进经济回升和就业增长,推行自由贸易和公平贸易。在“911”事件之后,反恐和国家安全也成为政策重心,随后美国于2001年-2003年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一系列反恐战争,投入了巨额的军费开支。

从2003-2007年,美国经济逐渐复苏,但房地产市场繁荣成为经济复苏的重要推动力。从2000-2005年期间,美国房地产市场持续繁荣,房价持续上涨,美国标普CS房价指数反映2000-2005年10个大中城市房价涨幅平均在14%以上,住宅类固定资产投资在整体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比从20%提高到30%。

2004年之后,为抑制潜在通胀压力和地产价格上涨,美联储采取了偏紧的货币政策,紧缩的货币政策导致2004、05年后地产市场快速降温,也成为引发08年次贷危机的导火索。

在小布什总统任期内,证券市场大幅震荡。从2000/3-2002/10月,股市持续下行,标普500指数最大调整幅度53%。2002年10月后市场见底回升,证券市场持续上涨。从2002年10月至2007年10月次贷危机爆发前,标普500指数累计最大涨幅达91%。

奥巴马时期(2009-2016):QE时代。

奥巴马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时期参加总统竞选,因此上任初期政策以推动经济复苏、创造就业为目标。从2008年至2012年末,美联储共推出了4轮QE计划来刺激经济增长。

除此之外,其他的刺激经济政策内容还包括:扩大政府开支、减税、实施大规模金融救援计划、房市救援计划等一系列稳定经济金融体系的救市计划。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由于经济缓慢改善,金融市场相对稳定,因此政策重心也有所改变,具体包括:财政方面,削减财政支出、向富人增税,改革社会保障和医疗保健制度等;产业政策方面,重振制造业,宣布向制造业回归,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

此外促进商品和服务贸易出口、完善金融改革、鼓励清洁能源和多种能源共同发展等也是奥巴马第二任期内的政策重点。从2009年以来,美国经济缓慢复苏。失业率从09年7月最高的10%回落至目前的5%,失业率已经降至历史低位。但经济整体仍相对较弱,2016年二季度美国GDP增速仅1.28%,远低于1990年以来美国GDP增速均值的2.6%。

虽然实体经济复苏缓慢,但美国持续的量化宽松政策推动了资本市场的繁荣,2016年美国三大股指包括标普500、道琼斯工业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均再创新高,三大指数从09年初市场底部以来累计涨幅分别为212%、180%、308%。

综合:中国基金报、海通证券、央视财经、新华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