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之后这件事情值得关注

大选之后这件事情值得关注

2020年11月04日 19:53:27
来源:华尔街见闻

导读:美联储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考虑加息”这回事?市场可能不这么想。

01

即将发生什么?

本周可能是今年以来对金融市场影响最大的一周。

美国于11月3日举行总统选举。通常情况下,当地时间当天深夜至次日凌晨,选举结果可出炉。2020年,有两个不寻常:选择提前投票的人可能破纪录,投票日后可能迟迟出不来结果。

而就在美国大选的后一天,美联储将举行为期2天的议息会议,并于北京时间周四(11月5日)凌晨2:00发布决议,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还将在2:30举行新闻发布会。

02

为何重要?

自3月以来,美联储向银行体系注入了大量流动性,以稳定金融市场免遭新冠病毒大流行和尾随而至的经济衰退扰乱。

缓解流动性危机的目的已在5月份达成,此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张速度不断下降。但随着秋冬季的到来,美国和欧洲正面临新冠病毒“反攻”。二次疫情的愈演愈烈,让德、法、英等国重启封锁。虽然特朗普政府一直竭力避免封锁经济,但拜登上台之后市场普遍预期美国可能重回封锁,以控制疫情。

与此同时,在上一轮财政刺激到期后,白宫与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众议院迟迟无法就新一轮刺激方案达成共识。两党之间存在的重大分歧意味着即便有新一轮财政刺激,也要等到明年1月如果拜登上台后,民主党成功掌控国会参众两院。而方案得到国会通过最终落实则至少要到明年一季度之后。这意味着支持经济的重任再度压到了中央银行肩上。

03

关注什么?

1、基准利率的调整空间

近期美联储官员的表态和联储声明,华尔街共识预期认为,美联储将不在本周的政策会议上就政策作出任何调整,但可能会对应急计划的完善进行审视。

在9月的FOMC决议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联储甚至都没有考虑过“考虑加息”这回事。

虽然短期而言美联储没有加息的风险,但随着3月份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紧急调降至0附近,在不涉足负利率的情况下,联储已经没有太多进一步降息的空间。

不过,2021年美联储就要面临一个无奈的窘境,其维持低利率的承诺可能会在明年面临挑战。明年春季,由于受到基数效应影响,美国核心PCE通胀率同比增速可能超过2%,美联储认为美国经济增长的风险继续偏向上行。花旗认为,这可能导致市场开始对提前加息或者联储放缓资产购买步伐的可能性进行定价。

2、资产购买计划

与此同时,联储也没有提供每月1200亿美元规模的美国国债和按揭贷款证券(MBS)购买计划的预期指引。

最新的调查显示,投资者和经济学家是否会就当前速度继续进行资产购买意见不一。

纽约联储9月调查的大型投资公司中,超过半数受访公司认为,美联储目前的购债速度将维持到2022年上半年;但华尔街却认为联储的购债步伐将在明年放缓。花旗预计美联储的MBS购买步伐将逐步减少,但这个决定不会在11月宣布,至少要等到12月。

3、结构调整

有投资者认为,只要疫情的影响继续发酵,美联储就不太可能减少资产的购买量。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可能会将讨论重点集中在如何提供更多的刺激,比如改变购买债券的期限结构,将短债转移到长债中。

过去十年,美联储一直以购买长期债券以降低长端利率并刺激长期经济复苏的方针,促进投资者进入股票和公司债等高风险资产,并鼓励商业投资和消费支出。

目前,美联储每月购买80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400亿美元MBS,从规模上看要比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联储推出的850亿美元/月的QE3更大。但根据道明证券的统计,自3月以来,美联储购买债券的加权平均期限仅为6年,仅为QE3时期12年久期的一半。

近期资本市场出现调整,美股三大股指在过去两周经历了10%左右的回调,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继续上行,刷新6月以来新高。

推动美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化的主要原因在于市场担心另一轮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后的债务狂潮。投资者认为,如果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将在短时间内推出大规模基建刺激计划,并且以扩大财政赤字为这项计划融资,也就是出现所谓的“蓝潮”(Blue wave)--民主党人届时将控制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院。

不过,联储迟迟未就陡峭的债市曲线作出回应。我们在见闻VIP会员专享文章《美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度再升 美联储何时出手?》中给出过三点解释:

首先,国债收益率曲线陡峭化并未令金融环境收紧。近日的市场波动主要是长端收益率上涨所致,金融市场对长端收益率陡峭的敏感度不及对股市的敏感度。

其次,可供购买的长期美债越来越少。美联储已买入大部分2036-2042年到期的美债,可能并不愿意为剩余的长期国债支付高昂的价格,这也令其很难做出买入大量长期限美债的承诺。

第三,联储资产和负债中的久期缺口非常大,如果美联储延长购债的久期,该缺口可能进一步扩大。如果通胀最终成为一个问题,联储可能不得不快速提高利率或者出售资产,而这将造成损失。这也可能增加联储面临的政治压力,阻碍其有效实施货币政策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