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专访前驻美参赞:大选折射美国分裂 右翼民粹主义正演变为种族主义
财经

凤凰专访前驻美参赞:大选折射美国分裂 右翼民粹主义正演变为种族主义

2020年11月04日 22:13:35
来源:凤凰网财经

美国大选迎来投票日,当地时间11月3日晚投票站全部关闭,但因史无前例的“邮寄票”尚未完全统计,结果仍然充满未知。

投票日并未如此前民调一般出现一边倒的“蓝色浪潮”(Blue Wave,即支持民主党提名候选人拜登)。美国11月3日结束时,拜登以224:213领先特朗普;但在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内华达州、密歇根州、北卡来罗娜、威斯康星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等关键州,计票工作仍在持续进行。

“从今年美国大选的情况看,美国社会已经极度分裂。”前中国驻美大使馆参赞(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郭长林先生在接受凤凰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右翼民粹主义正演变为一种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

对于仍在胶着的美国大选结果,郭长林表示,拜登能否如愿很大程度上将等待这三州剩下未清点的邮寄选票的计票结果。

但因“邮寄票”争议,特朗普和拜登团队在深夜打了场口水战。特朗普希望所有投票都在美东时间4时停止。对于特朗普的这种做法,郭长林表示,特朗普想要运用在职的特权,保住自己的赢面。这样的话,很可能再现2000年大选时因选票争议而起的漫长诉讼。

“邮寄票”引口水战,可能引发诉讼

美国11月3日结束时,拜登以224:213领先特朗普,但尚有“邮寄票”的多数关键州,则显示特朗普得票率较高。

但在美东时间11月4日凌晨1点多,拜登发表讲话称“走在胜利的道路上”。呼吁选民“耐心等待每一张选票到达”。他认为自己会赢得宾州,对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表现满意,并还在佐治亚州努力。

但特朗普在推特上称:“我们遥遥领先,不过他们(民主党)正在尝试盗取(STEAL)这场选举。”而2个小时后,特朗普在白宫东厅召开小型发布会,认为自己赢得了胜利,并宣布停止计票,他说他将去联邦最高法院,希望所有投票都在美东时间4时停止。

但乔·拜登的竞选经理詹·奥马利·狄龙发表了措辞强烈的声明:“总统今晚发表的有关试图停止对正式投票进行计数的声明是荒唐,空前和不正确的。这是令人发指的,因为这是剥夺美国公民的民主权利的赤裸裸的努力。”狄龙还表示,“计票不会停止。”

美国大选的投票分现场票和邮寄票两种,在正常时期,这种投票一般都会存在大量的现场票。而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有大量民众无法到场投票,只能选择提前邮寄的方式投出自己的选票。但两周多以前,特朗普曾就邮寄票发表质疑。他担心会被自己的竞争者利用并盗取。

但在郭长林看来,这是特朗普埋下的伏笔——如果赢面大,就不变;如果赢面小,就是后手。

“特朗普说拜登steal胜利结果,他自己呢?这是贼喊捉贼。”郭长林认为,这是特朗普想保住目前赢面的方式。

对于解决方法,郭长林认为,最后可能像2000年大选那样,通过司法途径,即打官司来解决。

2000年戈尔对战小布什,因佛州棕榈滩县1.9万张投给多人的选票被宣布作废,戈尔与小布什领衔了36天40余起诉讼。

但郭长林担心,如果大选后陷入长期的法律纠纷,那么可能导致美国陷入“宪法危机”。

战况胶着, “蓝墙三州”对民主党至关重要

“这次和2016年希拉里对战特朗普非常像。”郭长林表示,大选前民意调查希拉里远高于特朗普,但在实际中,特朗普的选票表现超预期。战况胶着,再次由锈带区的蓝墙三州决定走向。

“目前来看,民主党和共和党都稳住了自己的基本盘,拿下了该拿的票。”在郭长林看来,接下来最重要是要看亚利桑那州和蓝墙三州。

前者是“偏红”的州,在近几届大选中都由共和党拿下;而后者传统上支持民主党,但在2016年希拉里却丧失了这三州选票。

“拜登能否拿下蓝墙三州,对民主党来说也很重要——失去蓝墙三州是偶然,还是有更深的必然。”郭长林表示。

大选背后的美国民意:极度分裂 右翼民粹主义正演变为种族主义

郭长林指出,美国大选的投票折射了美国社会的极度分裂——无论付出了多大的金钱和努力,民主党也没有从共和党拿下一个州,比如佛罗里达州;而共和党也一样。

无论从选票、选举人、选票地图来看,都是比较一致的,没有人能占到绝对优势。但事实上,民主党与共和党的许多执政理念、最终目标越来越统一,只是可能具体做法上会有所不同。

以四年前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为代表,美国“民粹主义”的崛起一度是热门话题。那么这四年来美国社会民意是否有所变迁?美国将延续“民粹主义”吗?

郭长林告诉凤凰网财经记者,在美国,民粹主义有两股思潮,一种是左翼的,以民主党桑德斯为首的民主社会主义,这些以对资本主义制度提出疑惑、希望能改良美国制度的年轻人为首,这股势力从2016年到现在越来越强。但是桑德斯的民主社会主义没有成为民主党内的主流。

另一种是右翼的,反政治正确、反联盟关系、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的,这也是四年前将特朗普送入白宫的主力。这股势力受到了疫情因素的催化,大选的迹像表明,这股势力正演变为种族主义,演变为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这是这次竞选中共和党的突出问题——支持特朗普的基本盘有很多没受过高等教育的白人。

在郭长林看来,这也是美国社会分裂的重要表现——种族问题严重,内部矛盾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