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蓝根炒作熄火背后:种植面积异常、采购商观望

板蓝根炒作熄火背后:种植面积异常、采购商观望

2020年11月06日 23:00:05
来源:商业人物

作者:郭儒逸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今年板蓝根的后市行情不看好。”一上来,在内蒙古赤峰从事中药材种植和采购的刘力就隐隐抱怨。

当他在手机另一端如此感慨的时候,板蓝根统货的市场价格降到了每公斤十一二元。距离今年春天时的最高售价,已经跌去了一半。

赤峰是国内板蓝根的产地之一,除此之外,东北、山西、陕西以及西北等地也均有种植。“今年板蓝根的种植面积太大了,全国有上百万亩。”据刘力估算,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药材足以供应国内市场四年之用。“现在采购商都不敢大肆采购了。”

二十多天前,一则“在体外药效筛选实验中,白云山复方板蓝根颗粒对新冠病毒有抑制效果”的新闻就像一枚炸弹,掀起了轩然大波。不仅不少药店都卖断了货,股市中一票“概念股”也纷纷大涨,令板蓝根又一次迅速蹿红。

这是颇为魔幻的一幕。而今年在此之前,不乏有其他中成药(如双黄连、连花清瘟等)也上演过类似剧情。虽然当时释放的均只是有关药效实验的只言片语,但这些本不起眼的中药制品却摇身一变成为明星,整个市场随之陷入疯狂。

10月16日,漩涡中心的白云山(600332.SH)拉出涨停,收盘时股价达到34.18元。那是它一个多月来的最高点。同样大涨的还有香雪制药(300147.SZ),也是一家生产板蓝根产品的知名药企,更是在第二天创下了年内的股价新纪录。

板蓝根是一个大宗药材品种,常年价格比较稳定,多在每公斤10元左右浮动。即使公众需求量大,但如果没有特殊原因,这款“国民神药”也并不引人瞩目。不过,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却让板蓝根在短短几个月中经历了过山车般的行情。

据行业研究机构艾美达的数据统计,在其抽样的连锁药店和公立医院中,板蓝根销售额曾在一季度迅猛涨跌。“一月份刚曝出新冠肺炎人传人的时候,大家都处于比较恐慌的状态,也不知道它管不管用,就都去抢着囤。这个市场一下子就紧俏起来了。”该机构一位研究人士向“商业人物”表示,但等到3月份时,整个市场对疫情有了进一步了解,板蓝根的热度很快下降,价格也同步回落。

然而,这样的起伏并没有影响到板蓝根的种植热情。

由于自2017年之后行情相对低迷,板蓝根种植面积曾持续缩减。尤其去年,板蓝根产量的减少,为后来的行情上扬埋下伏笔。今年春播之际,恰逢板蓝根价格被疫情推到最高点,因此种植户们纷纷涌入,掀起一股种植热潮。

“板蓝根的种植技术比较简单,门槛低,生长周期也短。很多人就盲目跟风开始种。”刘力说,“在正常年份,全国的种植面积大约是四五十万亩,每亩可以产出干品100-150公斤。但今年种的太多了,后市行情真说不好。”

板蓝根是常用的中药材和中成药配方,是清热解毒中药的代表性药物。每逢重大疫情,如2003年的SARS病毒和2009年的H1N1流感,板蓝根及其复方制剂都一度供不应求。

上述艾美达人士称,在中国药监部门官网上,可以查询到带有板蓝根字样的批准文号就有1000多个。从整体来看,板蓝根市场的竞争是比较激烈的,生产这种产品的药企至少能有几百家。

“通常所说的板蓝根在野外其实就是一种植物(菘蓝),它的根分散成长在各地。有不认识的人,甚至会把它当作柴火来烧,因此这是一种很接地气的药材。”曾在一家上市中药企业工作多年的王川介绍说。

安徽亳州是国内中药材的大型集散地之一,王川当时负责的就是在当地采购各种中药材,其中板蓝根是一个较为大宗的品种。他表示,他所在中药厂对板蓝根的需求量很大,每年要采购上百吨。“如果没太大意外的话,每年种植户上山采货的意愿和他们的存货基本都是固定的,板蓝根的价格也一直比较平稳。”

安徽亳州谯城区十八里镇孙口村,遍地金黄的板蓝根花。

图源:视觉中国

而相比量大价稳的板蓝根,王川经历过一些其他中药材的巨大震荡,令他记忆犹新。

他回忆说,比如2011-2013年期间,当时市场对党参的需求很大,价格也一度炒到了每公斤130多元。看到有利可图的种植户开始拼命种党参,连种子都变得很贵。但等到2014年左右,由于供应量陡增,党参的价格一下子就跌到每公斤20多元。而起伏更大的则是三七(可用于活血化瘀)。在2013年时这味中药材的价格曾高达每公斤850多元,这也吸引农户大面积种植,同样到2014年中期,三七的价格暴跌至每公斤140多元。一些人损失相当惨重。

进入2020年,中药材市场上的这种起伏在疫情之下被迅速放大。在今年年初,双黄连口服液在各类药店一度脱销、限购,甚至连禽类和兽类双黄连也遭到疯抢。而相关药企更是加足马力开工,希望在这一波特殊行情中能分到一杯羹。

板蓝根显然更是其中的焦点。“今年一有消息传出,说这个药材对新冠病毒有一定的作用,不了解详情的老百姓就疯狂囤货,短期之内需求剧增而供应量跟不上,那价格一下子就上去了。”

疫情装扮了上市药企们的财务报表,也支撑了一轮又一轮上涨的股价。尽管白云山自发公告称,相关实验结论仍存在不确定性,并且板蓝根产品在整体业绩中也并无重大影响,但市场瞬间迸发的追捧热情已足以忽视此类辩白,或者明知有噱头嫌疑也仍要赌上一把。

在触及阶段性高峰之后,目前板蓝根的市场价格再次走低,此前火热的概念股们也纷纷熄火。刘力回忆说,上个月发生白云山这个事后,那几天板蓝根价格确实有上涨,但实际上是有价无市。今年异常大增的种植面积,让采购商们不得不选择谨慎。在看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没人有愿意轻易冒险。

“这一波就是被炒作起来的。”王川向“商业人物”解释称,从理论上来说,新冠肺炎相当于是肺部发炎发热,板蓝根是能沾上一点边的。但事实上,并没有系统性的数据来证明板蓝根对治疗或预防这个病症有效果,目前是拿不出来的。在基层销售上,这里面可能就有一些营销的手段,只要把这个沾边的东西一宣传出去,销量自然就暴增了。

板蓝根行情波动的背后,是在有限信息条件之下,对这味中药材的盲目信任乃至滥用。

据艾美达研究人士分析,其实专家只是说在体外实验中发现板蓝根成分对病毒的抑制作用,而对于体内的情况仍完全未确定。但对大众而言,对于所谓体内体外实验是没有分辨能力的,既然是有抑制效果,吃了也没有很强的不良反应,那就先囤起来以防万一。“在大众与专业的医药行业之间,存在一个巨大的信息鸿沟。由于这个信息鸿沟,哪怕是专家讲出一个比较严谨的观点,但在外界散布出来后,它的效果可能就完全不一样了。”

也有更激进的观点,将争议的矛头指向了体外实验本身。

有相关专业人士在知乎发帖称,体外培养的细胞是极其脆弱的,培养基的成分是很严格的,多了哪样东西或者少了哪样都会导致细胞不能存活,而且越像人体内的细胞,培养基成分就越复杂。如果目标是杀死细胞/病毒,这其实很容易——因为世界上大多数物质加到体外培养的细胞里可能都会死,但无法得出这些物质可以治病的结论。

在他看来,板蓝根成分非常复杂,包括各类氨基酸、醇类以及色素等,比空气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仅看细胞/病毒的存活或数量变化,而没有其他辅助指标,这样的体外实验效果是要打折扣的。体外实验是实验过程中的开端,也是必需的一步,但这样的前期实验结果并不适合过早且高调的公开。

“商业人物”综合部分业内研究发现,不少分析均认为,板蓝根虽然具备抗病毒(菌)和提高免疫等疗效,但其临床作用多是由混合成分共同作用的结果。一方面,板蓝根制剂不良反应的作用机制尚不太明确;另一方面,至于板蓝根颗粒能否真正预防流感等疾病,其功效在医学界也存有争议。不过遗憾的是,这些作为非处方药的中成药,由于购买十分便利,已经难以避免地被滥用了。

而面对今年来针对中药材的轮番炒作,身为中医医生的赵帅也显得有点无可奈何。

“中医看病是辩证论治,也可以说辩病论治。板蓝根主要功效是清热解毒、利咽喉,用于治疗由肺火和胃火引起的症状。别的不对证的,例如由风寒、暑湿等引起的感冒就绝对不管用。”他形象地比喻说,中医看到的和西医不是同一个世界。它并不是看癌杀癌,看病菌杀病菌,这也不符合中医治病诊疗的路子。

赵帅觉得,这次板蓝根的盲目受捧,可能会误导公众,甚至进一步影响到中医在外界的形象。

11月6日,此前名头响亮的多只“板蓝根概念股”纷纷绿盘报收。针对它的功效的那些事实或流言,暂时都已归于沉寂。不过,是否还有下一轮的震荡,似乎并没有人敢打包票。

刘力的心里也还在打鼓。几天前他刚去过一趟亳州,现在看起来有点悲观。略幸运的是,他并没有把赌注全押在板蓝根上,“我这还经营黄芪、牛膝、防风,品种比较多。等到明年,情况可能就会好点了吧。”

(文中采访对象均为化名)

参考资料:

1.王冰 张燕萍,《中成药滥用 危害堪比抗生素》,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

2.潘慧清 朱平 魏学明 张樱山,《概述板蓝根的研究进展》,中国医药指南 2018年10月第16卷第30期

3.高燕青,《正确认识板蓝根》,家庭中医药2019年3月第3期,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

4.林丽君,《板蓝根的研究概况》 ,中国药业2015年11月5日第24卷第21期

*题图购买于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