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拜登会扭转还是强化美元当前偏弱的走势?
财经

分析|拜登会扭转还是强化美元当前偏弱的走势?

2020年11月08日 13:41:09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据多家外媒报道,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经过数日胶着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率先赢下宾夕法尼亚州,获得超过胜选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若无意外,现年78岁的拜登将于明年1月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他将带着怎样的经济政策登台?与特朗普的政策有何不同?澎湃新闻一一梳理与解析,为读者勾勒出拜登想要带来的另一个不一样的美国。

自今年3月以来,美元指数持续弱势。这一主导全球的储备性货币,会因为美国总统的更迭而走出不一样的行情吗?

恒生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今年美元的弱势主要原因还是美联储无限量宽松政策,在那之后美元走弱的趋势非常强。除非在2023年之前美国经济明显好转,美联储才可能退出无限宽松的政策,但现在还看不到这个趋势。

瑞银财富管理也认为,美元在中期内可能走弱。无论谁当选,美国的债务规模都可能成为市场关注焦点,而且美元相较于其他主要货币也不再具有息差优势。

无论谁当选总统也不会改变美元使用会越来越少的现象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珀森(Adam Posen)近日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指出,是政治因素削弱了美元的地位:美国政府不负责任的行为降低了美国的国际信任度,未来如果美国政府进行单方面金融制裁,过度使用美国在世界金融体系的控制权,美元在支付领域的作用和储备货币地位将受到削弱,欧元和部分小币种将因此获益。

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奥尼尔(Jim O’Neill)则在峰会上从贸易的角度分析认为,当前美国似乎不想再像过去那样参与全球贸易,这一点不会因为美国的大选而有太大的改变。

奥尼尔表示,“在我看来,美元的使用越来越少,是一种必然现象,这就会赋予其他货币更多使用空间,用于金融交易和国际债券、股票市场,以及其他形式的交易。奥尼尔称,当前美元对很多货币的价值是被高估的,尤其是相对于一些重要的新兴市场货币,比如巴西雷亚尔和人民币。但在发达国家,美元并没有真正偏离其公允价值。

奥尼尔分析指出,“在贸易加权的基础上,美元高估了5%-10%。”对于美元高估的原因,奥尼尔分析,从GDP增速上来看,过去几年,美国的经济增长比欧元区和日本要快,美国的债券收益率仍然高于其他许多国家。这就解释了美元被高估的大部分原因。

平安科技研究部总监夏乐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一个国家的货币如果国际化,会来给它带来自动的升值趋势。因为货币国际化意味着海外的需求增加,是一种需求大于供给的情形,从而形成升值的趋势。那么如果反过来,美元如果要进入一个螺旋的下行区间,也会加速它的贬值,因为越贬值大家越不愿意去使用,这就意味着海外需求将越来越少,贬值速度就会加快。虽然美元贬值不会呈现出爆炸性的趋势,但是它有可能会呈现出缓慢贬值的趋势。

王丹亦表示,从全球对美元的使用来看,确实有逐渐减少的趋势,但是它的速度非常缓慢。因为全球投资者仍然对它有信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一个好处——它可以割全世界的韭菜。它现在外债如此之高,假如美元升值,就意味着是它的财政支出会支撑不住。这是美国政府很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美元贬值具有长期结构性因素

夏乐研究发现,从1979年开始,近40年来美国的经常账户都是逆差,这种情况若是在其他的国家,货币早就出现问题了,正由于美元是世界储备货币,才能将这个局面维持下去。但是逆差的长期存在也是一种扭曲的现象,因为无论如何,经常账户逆差不可能无极限。美元利用其在过去这些年中自身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得到了一些超额收益。正因为其所处的领导地位,美国的经常账户可以持续保持逆差。

夏乐通过计算得出,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占GDP的比例达到50%,某种程度上已经是一种资不抵债的状态,且程度还在不断加深。而这种资不抵债的情况不可能无限制地持续。从历史上看,美国有几个调整的应对方法。其中一个办法就是让美元贬值。例如,2003年至2007年期间,美元就处于贬值通道,而那一时间美国的经常账户逆差扩大程度也很深,美元贬值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缓释的作用。在目前,美国的净投资头寸还在不断扩大,美元的汇率在未来还需进一步调整。因为这种情况在历史上出现过,相比而言这一阶段的调整还是较为温和的。夏乐介绍,另一种调整方式就是将经常账户逆差变成顺差,而这很难做到。除非美国发明创造出很好的产品,并且还在美国生产。

因此,长期来看美元长期都具有贬值的压力,这是结构性因素造成的。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符合基本面

近几个月来,中国经济强劲复苏,出口表现尤其亮眼。

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出口连续第四个月同比增长。9月服务出口增速由负转正。9月当月我国服务出口1625亿元,同比增长4.1%,单月增速由负转正。

王丹表示,无论美元指数或涨或跌,人民币比对美元升值是比较符合基本面的行情。

王丹表示,人民币现在正处于一个长期升值的初始阶段。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在世界贸易中的份额越来越大,出口连续几个月超预期。从未来3个月到6个月中短期来看,人民币并没有贬值的基础,因为贸易盈余太大。从长期来看,比较两种货币的相对价格还需看两个国家的相对生产力水平,而中国的生产力水平基础较低,增长提高得比美国要快。因此,当前人民币对美元的长期与短期趋势能保持一致,未来5年人民币实际币值升值有其基本面作为基础。即便人民银行在短期内出台平滑人民币波动的政策,也不会影响其长期升值的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