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纪业务一年5次被处罚 国泰君安欲发力科创板IPO承销
财经

经纪业务一年5次被处罚 国泰君安欲发力科创板IPO承销

2020年11月09日 07:35:05
来源:投资者网

国泰君安经纪业务频繁被监管层通报处罚,与上海证券的分道扬镳,也让其经纪业务损失了一块优质资源,同时公司对经纪业务、投行业务开启组织架构改革,内部风雨欲来

《投资者网》蔡俊

今年10月27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通报,国泰君安(601211.SH)三名员工因在投顾考试中存在由他人冒名顶替、使用摄录设备获取考试内容等违规行为,被公司开除。

这已是监管层今年第5次公开国泰君安经纪业务的违规行为,之前4次因其各地营业部内部风险管理出现纰漏,先后被属地证监局处罚。

国泰君安,这家券商界的巨无霸,正在内部刮起一场改革风暴。与上海证券“分手”、投行业务陷入阵痛等事件,倒逼国泰君安在今年对经纪业务、投行业务的组织架构做出调整。改革会带来阵痛,但未来如何,有待观察。

经纪业务频收罚单

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国泰君安的各地营业部,累计4次被属地证监局处分。经纪业务,成了国泰君安风控的一个难言之隐。

2015年,国泰君安登陆主板,从此开始营业部的规模化扩张。同年,国泰君安拥有299家营业部。一年之后,这个数字就上升至368家,并每年持续扩大。截至今年上半年,国泰君安在境内共有419家营业部。

直到今年1月,国泰君安仍在扩张。当月国泰君安公告,在全国各地新设10家C型营业部。所谓C型营业部,内部不提供现场交易服务,也不配备机房设备,因此也被称为轻型营业部。该营业部的优势很明显,就是成本低、扩张快,最终为公司带来可观的收入。

今年前三季度,国泰君安经纪业务手续费实现净收入64.96亿元,同比提升44.61%。除了资本市场回暖的因素,国泰君安近些年的营业部扩张,也功不可没。

不过,快速扩张之余,国泰君安的管理效率与风控防范并未跟上,风险在去年开始爆发。2019年,国泰君安的经纪业务被处罚3次,而2015年该数字仅为1次。

今年上半年,国泰君安在报告中表示,其财富管理业务,即经纪业务,正在进行组织架构优化。根据2019年报,国泰君安的经纪业务由零售业务与分支机构委员会统筹,下设零售业务部、财富管理部、网络金融部。

而中信证券的2019年年报显示,其经纪业务由财富管理委员会统筹,下设零售客户部、财富客户部、金融产品部、投资顾问部、金融科技部、运营管理部。

两家公司的差距,在于中信证券把经纪业务的前、中、后台整合到一起,协同与风险防范的效应更强。相反,国泰君安把经纪业务的前、中、后台剥离,统筹的委员会只负责前台,联动风控部门的效应偏弱。

对此,《投资者网》就目前经纪业务的组织架构调整进展向国泰君安求证,对方尚未置评。

与上海证券“分手”

六年的磨合,国泰君安与上海证券还是分道扬镳。

今年1月,国泰君安公告,其控股的上海证券将进行定增,百联集团、上海城投计划出资近105亿元。方案已获得上海国资委批复,但还需证监会核准。增资完成后,国泰君安持股上海证券的比例,将从51%下降至24.99%,失去控股权。

上海证券的规模虽小,但业务资格也悉数涵盖。尤其是经纪业务,其营业部的客户资源也堪称优质。截至2019年,上海证券拥有76家营业部,经纪业务的手续费实现6.14亿元净收入,占国泰君安总规模的10.9%。

两家公司的缘分,始于2014年国泰君安收购上海证券。不过,收购伊始,监管层就要求国泰君安在5年内必须解决同业竞争的问题。

当时摆在国泰君安面前的,有两条路径。其一,两家公司合二为一;其二,两家公司划清、整合各自业务。

第一种模式的典型案例,为申银万国与宏源证券合并,组成申万宏源。第二种模式的典型案例,为华泰证券收购联合证券,两家公司的投行业务整合到新成立的华泰联合,联合证券其他业务被华泰证券吸收。

无论哪条路,两家公司的内部整合都不可避免。不过,国泰君安的调整,都仅限在人事腾挪,而非组织架构的大调整。

2015年,原上海证券总经理龚德雄调至国泰君安的子公司国泰君安资管,国泰君安董办主任李俊杰接任上海证券总经理职位。高管调整后,两家公司的业务还是各自并行。

五年大限一到,即在2019年,国泰君安就宣布通过定增解决同业竞争问题。这才有了今年1月,细则方案被公之于众。

不过,两家公司分手之后,短期内国泰君安的经纪业务规模,将不可避免出现缩减,或许这也是今年初其激进新设营业部的初衷,进而造成一系列风险事件的爆发。《投资者网》曾就相关问题向国泰君安求证,但未获得回复。

投行业务改革

今年9月,国泰君安公告称,副总裁朱健辞去职务。同日上海银行也发布公告,朱健出任其行长职务。

据悉,朱健此前在国泰君安分管投行业务。离任之后,职务将由首席风险官兼财务总监谢乐斌接任。目前谢乐斌已辞去先前的职务,由国泰君安总裁王松代为履行,一切安排都在流程中。

此番人员调动,属于上海金融国资系统的人员流转。不过,朱健离开国泰君安前,对后者的投行业务正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根据今年半年报,国泰君安对投行实施事业部改革,重点要加快科创板IPO领域布局,提升重点区域的竞争力。虽然没具体公开组织架构,但2019年年报显示,此前国泰君安的投行业务分为投资银行部、债务融资部、成长企业融资部、资本市场部,设置相对垂直、简单。

不过,大刀阔斧的改革,对国泰君安的投行业务,却带来阵痛。

根据Wind统计,截至今年上半年,国泰君安仅承销3家IPO,位于行业第13名;去年国泰君安承销10家IPO,位于行业第7位。

科创板推出后,券商投行间的战争,已经日趋白热化。原来头部的“三中一华”,华泰联合逐渐掉队。今年以来光大证券、国金证券的蹿升极快,借力的就是承销科创板项目。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乘风而上,才可破浪前行。科创板的东风,国泰君安若抓得住,也有可能进入第一梯队。

科创板推出前,国泰君安承销的IPO项目以主板的大型企业居多。根据Wind统计,截至目前,除去已过会与终止审查的项目,国泰君安确定的科创板储备承销项目为20个,与中信建投的19个、中金公司的18个相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