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0亿负债!“豫能化集团”债务沉重,永煤违约引发蝴蝶效应

2100亿负债!“豫能化集团”债务沉重,永煤违约引发蝴蝶效应

2020年11月12日 17:58:09
来源:小债看市

永煤控股“意外”爆雷后,多只煤企、城投、地方国企境内外债券发生持续暴跌,投资者对部分企业的信用质量产生质疑,永煤违约引发蝴蝶效应。

01

暴跌

近日,永煤控股违约后,一些煤企被牵连,旗下债券发生明显异动。

其中,平煤股份发行的 “13平煤债”已经连续两日下跌,11月12日跌近8%报78元;冀中能源 “16冀中01”跌近6%报88.7元;阳煤集团甚至取消了20亿公司债的发行。

“13平煤债”历史趋势

债券大跌后,平煤股份将紧急召开投资者会议,表示已经为本月末“18天安煤业MTN001”准备全额回售所需资金,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正常,现金流充足。

除了波及煤企,永煤控股债务违约的影响还在向城投、国企等企业扩散,蝴蝶效应就此展开。

11月12日,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和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美元债持续下挫,创出史上新低;除此之外其在岸市场债券价格也一路下跌,其中“19云投01”下跌约10%至89元,稍早一度触及82元的纪录最低。

“19云投01”历史趋势

另外,本就处于舆论中心的紫光集团债券继续暴跌,其中“19紫光02”、“18紫光04”、“19紫光01”等均跌逾30%,盘中二次临停;同时清华控股公司债“16清控02”也盘中二次临停,跌超30%报40元;“16清控02”1上交所固收平台显示成交价39元。

市场人士认为,如果风险事件不能有效缓解,弱资质地方国企的风险继续出清,投资人信心还会继续受到冲击。由于这些地方国企债券发行量很大,在市场上持仓机构较多,一旦市场投资机构形成一致的风险偏好预期,很有可能在卖出债券的过程中引起踩踏。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已启动对永煤控股等相关机构的自律调查。

在调查过程中,若发现相关机构违反自律规则的,交易商协会将予以严格自律处分;如相关机构存在涉嫌欺诈发行、虚假信息披露等违法行为的,交易商协会将移交相关部门进一步处理。

02

2100亿债务压顶

有人说,作为河南省规模最大的省级煤炭企业集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以下简称“豫能化集团”)能眼睁睁看着子公司永煤控股倒下见死不救?其实豫能化集团的债务情况更糟糕。

据官网介绍,豫能化集团是一家国有独资特大型能源化工集团,产业主要涉及能源、高端化工、现代物贸、金融服务、智能制造和合金新材料等。

豫能化集团拥有大有能源(600403.SH)和九天化工(新加坡上市)两家上市公司,以及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濮阳绿宇泡绵。

豫能化集团官网

近年来,受煤化工板块盈利能力下降影响,豫能化集团经营性业务利润亏损大增,其利润主要来源于投资收益。

2019年及今年前三季度,豫能化集团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13亿和-19.64亿元,亏损严重且未分配利润持续为负。

盈利能力

截至今年三季末,豫能化集团总资产为2642.21亿元,总负债2154.76亿元,净资产487.46亿元,资产负债率81.55%。

近年来,豫能化集团的财务杠杆一直维持在很高水平,明显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债务风险较高。

财务杠杆水平

分析债务结构发现,豫能化集团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占总负债的75%,债务结构不合理。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流动负债高企,豫能化集团的流动资产一直无法覆盖前者,其最新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分别为64.04%和56.39%,短债偿债能力指标持续恶化。

截至今年三季末,豫能化集团流动负债有1625.95亿元,主要为短期借款和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828.74亿元,短期有息负债合计1212.59亿元。

相较于短期债务,豫能化集团的流动性异常紧张,目前其账上货币资金有285.63亿元,不能覆盖短期负债,现金短债比为0.34,短期偿债风险巨大。

在备用资金方面,截至今年3月末,豫能化集团银行授信总额为2253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为超千亿,看似财务弹性良好。

银行授信情况

除此之外,豫能化集团还有非流动负债528.8亿元,主要为应付债券和长期借款,其长期有息负债合计超400亿元。

在存续债券方面,目前豫能化集团共存续21只债券,规模达261.3亿元,其2021年需要兑付和回售的债券规模超200亿,面临很大债券集中到期压力。

存续债券到期分布

整体来看,豫能化集团刚性债务有1614.08亿元,以短期有息负债为主,带息负债比为75%。

有息负债高企,豫能化集团每年财务费用支出惊人,2018年至今其财务费用分别为87.65亿、79.82亿以及51.23亿元,对利润形成严重侵蚀。

在偿债资金方面,豫能化集团主要依赖于外部融资,其融资渠道较为多元,除了发债和借款,还通过租赁融资、应收账款融资、股权融资、股权质押以及信托等方式融资。

尽管融资渠道多元,但豫能化集团筹资性现金流净额常年为净流出状态,说明其外部融资环境已恶化。

筹资性现金流

作为河南省最大省级煤炭集团,豫能化集团在资源获取、剥离企业办社会以及协调金融机构实施债转股等方面得到了省政府大力支持。

2017年以来,豫能化集团与多家金融机构签署了大规模债转股协议,已累计落地170亿元,并且其债转股资金期限多为3~7年,较大程度缓解了资金压力。

总得来看,豫能化集团无论从债务负担、财务杠杆水平以及流动性压力方面看,均超过子公司永煤控股,并且受永煤债务违约影响,其已被评级公司断崖式下调评级至BB,外部融资环境急剧恶化,进一步削弱流动性。

03

千亿债务违约

2018年以来,在金融和政府债务严监管下,外部融资环境发生变化,前期大量融资,激进扩张的企业债务到期、资金周转困难,爆发债券集中违约的现象严重。

今年以来,我国信用债市场已发生119只债券违约事件,违约规模合计1050.04亿元,虽违约债券数量较去年下降不少,但违约规模却相当。

历年违约分布

从债券违约行业来看,综合行业依然遥遥领先,今年该行业有48只债券违约,规模546亿元,占据了半壁江山。

受市场风险偏好下降、规避情绪加重的影响,民企特别是中小民企抵御风险能力较差,因此在集中违约周期中民企占大多数。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还出现AAA高评级、千亿资产规模国企违约事件,比如华晨控股和永煤控股,其所处行业均处不景气周期。

从单只违约规模看,天房集团的“15天房PPN001”违约规模达33.37亿,为最大单只违约规模债券,其他违约规模超过30亿的债券有5只。

和以往相比,2020年房企债务压力不小,“三道红线”压顶再融资受限,今年违约债券中有5家房企,涉及12只债券。

2020年是个不平凡的年份,在疫情影响下,企业经营受到重创,债务违约有加速趋势。

一些看似“大而不倒”的企业竟然快速扑倒,甚至有“逃废债”的嫌疑,那些倒下的巨头将在债务重组的漫长过程中艰难化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