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华晨疑似逃债说起:东三省信用再遭考验 国企债券违约创新高

从华晨疑似逃债说起:东三省信用再遭考验 国企债券违约创新高

2020年11月17日 19:02:45
来源:金融界

欠债还钱本该天经地义,但在近期不太平的债市中,欠钱的才是大爷,债权人都是“跪求还钱”的姿态。

自10月中旬华晨汽车债市违约后,一顿“稳妥”安排,市场本以为还钱会接踵而至,但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再一次的违约。

昨日晚间,华晨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称,目前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华晨集团称,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

债权人当然很不满意,因为华晨这次很可能是提前转移资产,想走逃废债的老路。

1

评级连续调低

在汽车行业的新能源和智能化时代,没有什么创新动力的华晨汽车这几年过得不太顺。叠加疫情对车市冲击,本就处于弱势的华晨更是在这场下滑中首当其冲。

作为传统车企,华晨自主品牌盈利疲弱,上半年,旗下自主品牌“华晨中华”和“华晨金杯”分别销售4937辆和6845辆,同比下滑54.82%和14.95%。销量滑铁卢,致使华晨集团上半年净利润出现较大亏损。

华晨宝马是华晨多年来的续命稻草。不过,好景即将不在,随着华晨宝马剥离倒计时的敲响,市场信心接连重挫。

只剩下一个资产质量差、盈利能力差、流动性差但负债极高的企业,会有什么结局?市场首先想到的就是债务违约,而事实也的确是这么演绎的,10月的违约就令债权人绷紧了神经。

雪上加霜的是评级机构无情调低了评级。

华创证券整理的一份名单显示,十年前,大公国际首次给予华晨汽车评级时,将其定为AA级;3年前,中债资信给予华晨汽车评级调低为A,原因为公司有息债务规模仍较大,且主要是短债,期限结构不合理;今年10月,大公国际直接将华晨评级为BB级;随后,东方金诚继续将其调低为BBB级。

而随着违约逐步坐实,中债估值中心给予了华晨汽车C级,评级状况急转直下,拉响了整个市场的警报。有人说,这是东三省的一场信用危机。

债权人不可能不慌,毕竟国资赖账也不罕见。尤其是近期永煤等事件的发生,更是坚定了债权人要“按闹分配”的决心。

2

华晨提前转移资产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市场注意到,华晨一面安抚投资者,一面提前转移资产,把借钱的华晨集团掏成了一个空壳。这一系列“华丽操作”是这么进行的。

6月8日,华晨集团把上市公司申华控股股权转让给子公司华晟汽车零部件,10月16日申华控股的注册地从上海更改成辽宁省;

7月14日,华晨转让上市公司华晨中国7.92%的股权给其他辽宁省地方国企,9月22日临时成立一个新的子公司辽宁鑫瑞汽车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继续转让华晨中国30.43%的股权至这家子公司,几乎是清仓式的资产转移。

而且子公司也非常配合,刚划转给股权,就将母公司的股份全部用来质押融资,美其名曰融资需求。

一位债权人称,这些动作就是在变相转移资产,防止债权人保全,将资产转至三级子公司,债权人也不好处置,这是有蓄谋的。而华晨集团则很官方地表示,这一系列都是为了统筹推进债务风险化解。

化没化解天眼君不知道,但天眼君了解到,企业逃废债的方式之一就是“大船搁浅,小船逃生”。说白了就是将原企业的有效资产划转到别的企业,债务保留在原企业,原企业并不破产关闭或注销,而是留下一副空架子来应付债务。

这么多年投资不过山海关,债权人不长记性,哭着闹着要状告到监管层。

据财新报道,债权人国开证券已经不爽到想发函给金稳委了,但目前函件并未送出,仍需要总行国开行的审批才可以,看得出来已是准备撕破脸对抗到底了。

查询来看,国开证券是华晨集团共计91亿元未偿债券的主承销商,也是81亿元未偿债券的受托管理人以及直接持有华晨集团大额债券的债权人。

3

“小算盘”或无效

不过,或许也不用闹得这么难堪。

如果是恶意逃债的话,法律对债权人也是有制度保护的。

《企业国有产权无偿划转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批准国有产权无偿划转事项,应该审查划出方的债务处置方案,划出方未有妥善处置方案的,不得实施划转。

此外,《合同法》相关规定也提到,因债务人放弃其到期债权或者无偿转让财产,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撤销债务人的行为。

也就是说,如果认定华晨集团属于恶意逃债性质的话,此前转移给子公司的那一系列操作或将无效。

目前,华晨集团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想掏空公司耍赖哭穷,金融打工人也绝不会忍气吞声的。

4

高层定调

跳出华晨这一个体事件,回到整个多事之秋的十月,其实债市的突然“遇冷”对任何人都是颇为意外的。金融界《财经天眼》了解到,年内违约规模已经超过千亿,违约家数多达52家,违约债券只数已超130只。但短短一段时间的集中发酵,无疑锐化了投资者对该市场连锁反应的担心。

华泰证券称,这是一个蹊跷的时间点。

从宏观环境来看,当前这些信用债暴露的时机不在基本面和融资环境的谷底,反而发生在部分行业情况出现好转的时候,融资环境较为宽松的时刻。但就是这样的时刻,华晨信用债、沈阳盛京能源私募债、永煤债,抑或是青海国投以及紫光债的违约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从其整理的一张图表可以看出,这是近些年以来,国企违约规模最多的一年,违约率已高达4%。

目前因为这些“信仰债”的爆雷,不少企业的发债也已经受到了影响,而且从今天债市走势来看,弱资质的地方国企债跌面也仍在扩大(伊宁债一度暴跌39%),涉及河南的相关信用债几乎不见买盘。

高层当然也注意到了债市的信用风波。

彭博社提到,国务院已经做出指示,要求相关部门评估信用市场风险情况,确保金融市场稳定,防止出现跨市场或者系统性金融风险。今日盘中,发改委也表明要落实信用债还钱一事。

下一步就要看华晨汽车实控人怎么做才能符合高层基调了。

天眼查APP显示,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的实控人为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比例为80%,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比例为20%。

5

外资秃鹫基金已入场

也许是看到了高层频频吹风的动态,目前已经有国外的秃鹫基金开始蹲点抢食了,他们押注的是,中央或者地方政府一定会出手相救的信仰。

英国《金融时报》表示,目前已经有不少专注投资不良资产的秃鹫基金的经理们下“大单”,买入了陷入困境的国企发行的债券,他们十分看好地方政府的介入。

“如果他们让永城或华晨破产,河南或辽宁的国企将再也无法进入债券市场融资,常驻上海的债券基金经理David Huang表示,“政府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不过,中证鹏元评级则表示,投资者应该从华晨集团违约中学到点什么。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产业债研究的基本逻辑要集中于企业经营能力的基本面,“国企信仰”只是在最后发生违约时的支撑因素,而非决定性因素。而且对待“国企信仰”背后的政府也应区别看待,毕竟,不同区域的施政意图及施政理念差异明显,投资者应审慎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