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煤又有20多亿元债券要还不上了!市场直呼国企债定价锚都飞了

永煤又有20多亿元债券要还不上了!市场直呼国企债定价锚都飞了

2020年11月17日 19:51:36
来源:第一财经

10亿债券违约引发的债市余波仍未平息,河南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控股”)又有两只债券可能不能兑付。

11月17日,永煤控股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流动资金不足,两只超短融“20永煤SCP004”“20永煤SCP007”兑付存在不确定性。这两只债分别应于11月22日、23日兑付,应付本息金额分别为10.32亿元、10.25亿元。

永煤控股只是近期发生违约的多个信用主体之一,但却因违约的超乎市场预期,成为引爆市场情绪的关键角色。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市场人士认为,目前债券市场总体是稳定的,受影响的是个别地区和行业。其中,永煤债的后续处置将被重点关注。如果处置不能达到市场预期,则可能会波及整个地区的债券发行。

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孟玮17日表示,针对个别苗头性风险隐患,密切关注相关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督促制定化解方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永煤突发违约引爆情绪

最近一段时间,信用债市场频繁出现违约,在市场人士看来,很多违约事件是在预料之内,真正点燃市场情绪的是永煤债的违约。

“之前市场定价的锚突然就没有了,整个大的定价逻辑被打破了,市场的恐慌在于这一点。”光大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永煤债违约之所以在一众信用风险事件中极具杀伤力,就在于它明显超乎了市场预期。在11月10日正式违约之前,作为河南省的地方国企,永煤控股的主体信用评级一直为AAA,一直以来向市场释放的都是比较正面的信号——永煤控股在河南省内拥有较为优质的煤炭资源,经营业绩尚可,截至9月末公司货币资产达400多亿元。此前还公告“将无偿划转部分资产事项”。直到10月底还成功发行了一期10亿元的中期票据。

中信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与往年风险发生在经济下行阶段所不同的是,这一轮风险出现在经济复苏阶段,而且,相比过去三年主要是民企制造业违约,这一次发生在地方国企和供给侧修复后的行业,因此超预期的风险导致市场措手不及。

“之前大家对于国企债券的定价,一方面是基于它的经营能力,另一方面是基于政府给予的隐性支持。如果按照永煤的情况,说明政府的隐性支持可能不可靠了。那么,类似永煤控股这样的企业债券,以后是不是就不能买了?”张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这种无序化的违约才是引起市场恐慌的关键。

一周前,11月10日,永煤控股第一次出现10亿元超短融违约后,信用评级机构就将其主体评级由AAA下调为BB,列入可能降级观察名单,相关债券评级也随之下调。

截至目前,永煤控股存续债券23只,余额合计234.1亿元,其中年内到期债券金额合计50亿元,一年内到期债券金额合计120亿元。

首例全额减记波及中小银行

如果说永煤债引爆了近期市场的情绪,那么“包商银行65亿元二级资本债减记”则是打破刚兑又一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11月13日,包商银行发布公告称,对已发行的65亿元“2015包行二级债”本金实施全额减记,并对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积应付利息(总计:585639344.13元)不再支付。

尽管打破刚兑已数年,但二级资本债全额减记在国内债市属首例。

一位接近包商银行接管处置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包商银行65亿元二级资本债最终以减记的方式处理,确实反映了中央下决心打破刚性兑付。另一方面,二级资本债如果不减记,按照巴塞尔资本协议标准,不能计入银行资本。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24日包商银行被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实施接管后,确认其已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生存。“金融债券、普通债券都打折了,二级资本债本来在偿还顺序上就劣后于其他金融债,那时候就可以基本做出判断,这笔二级资本债会减记。”一位券商承销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记者发现,受到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事件的影响,一些中小银行债券发行和主体信用评级受到波及。11月16日,福建海峡银行公告称,取消应于17日发行的5亿元二级资本债。

上述券商承销人士表示,短期内会冲击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影响地方银行的发展速度。不过,也有市场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发不出来,就得提高发行利率,债券价格里应当包含风险溢价才对。

不过,一位券商投行总监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长痛不如短痛。打破刚性兑付长远来看是大破大立,让债市真正走向市场化,有利于市场的发展。

在他看来,过去卖债没有“中产阶级”,特别好的大家抢着买,一遇到风险事件集中爆发,投资者又一窝蜂的不买,这个市场特别不正常。打破刚兑倒逼着国内投资者提高调研能力,同时慢慢形成垃圾债产业链,丰富债券市场的结构。“最近债市的波动,就有不少投资者逢低买入,已经赚了一笔,这就是购买能力出现了分化。”他说。

后续影响看处置情况

从过去几年的经验来看,信用风险往往导致流动性风险飙升。2016年城投、地方国企、央企子公司债券扎堆违约时,叠加债券天量供给,信用利差走扩且风险加剧。2019年上半年,包商银行等信用事件导致同业存单市场大幅波动且分化加剧,流动性分层问题加剧导致的债券风险增加。那么,这一次的“违约潮”是否会带来同样的局面?

上述券商投行总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投资者不是没有钱,主要是缺少信心。

“个别债券基金有压力,受影响的是个别地区和行业,总体市场目前是稳定的。”上述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人民银行近期已经通过释放流动性平复市场情绪,包括加大逆回购的力度、超额续作MLF(中期借贷便利)等,并且为中小银行提供多方位的流量支持。目前,货币市场利率保持了相对的稳定。

后续来看,有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市场会格外关注永煤债的处置,如果像当年东北特钢一样,处置结果不得人心,那么以后可能会影响整个河南地区的发债,成本都会较高。

明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近期风险事件的根源并不在于过去简单的行业景气度下行,或是民营制造业的盈利羸弱,更多的是地方国企偿债意愿的博弈。因为未来更需要强化偿债意识,以及对于“逃废债”的约束和管理,从根本意义上消减金融风险。

在他看来,稳妥解决债务问题,监管机构强化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的风险意识和态度,提升发债企业审核资质门槛和信息披露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17日,孟玮在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针对个别苗头性风险隐患,密切关注相关债券的付息兑付工作,督促制定化解方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据联合资信统计,今年四季度我国债券市场偿还量约3.35万亿元,其中10月、11月和12月单月的偿还量均在1万亿元以上,偿还压力较大,预计四季度信用风险事件仍会持续发生,但信用风险总体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