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总负债超1300亿!华晨宝马可受影响?

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总负债超1300亿!华晨宝马可受影响?

2020年11月20日 16:33:56
来源:证券时报

在债券违约之后,偿债无力的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

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称,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根据华晨汽车2020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华晨汽车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从到期分布看,华晨汽车到期及回售压力集中在2021年、2022年,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亿元、92亿元,涉及债券分别为4只、8只。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华晨中国短线上扬,盘中涨幅扩大至近10%,截至收盘,股价报收7.48港元,收涨8.25%。A股市场方面,申华控股和金杯汽车涨停。

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华晨集团作为辽宁省属国企,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四家上市公司,并通过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与宝马合资成立华晨宝马公司。有中华、金杯、华颂三个自主品牌和华晨宝马、华晨雷诺两个合资品牌。

10月下旬,华晨集团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兑付,引发关注。

11月13日,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华晨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具有较高重整价值为由,对华晨汽车提起申请破产重整

11月16日,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华晨集团”)发布公告称,目前华晨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对于持续至今的债务危机,华晨集团解释称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

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根据华晨汽车2020年债券半年报显示,集团总负债1328.44亿元。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华晨汽车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从到期分布看,华晨汽车到期及回售压力集中在2021年、2022年,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亿元、92亿元,涉及债券分别为4只、8只。

根据法律规定,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指定华晨集团管理人,全权负责企业破产重整期间各项工作,包括受理并认定债权人债权申报,编制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等。债权人将根据法院最终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偿付。

不涉宝马等合资公司

华晨集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团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华晨宝马一直是整个华晨体系的依仗。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8年,华晨宝马每年为华晨集团贡献的利润额平均在17亿元-55亿元之间,在华晨集团的净利润占比也逐年上涨,平均在94.9%至119.6%之间,基本都在90%以上。2019年华晨集团的全年营收为40.27亿元,税前利润是62.92亿元,其中华晨宝马是华晨集团的主要利润来源。2019年华晨宝马的净利润是76.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华晨集团违约之后,华晨集团“子强母弱”特征就引起市场关注。

鹏元资信日前一份分析报告指出,作为华晨宝马品牌经营主体,华晨集团披露的2019年华晨宝马汽车收入达1727.5亿,华晨中国作为汽车制造经营主体,披露的收入仅40.27亿,显示华晨中国并未将汽车收入核算入内,因此可以推断华晨集团实际对孙公司华晨宝马掌控能力很弱,甚至极有可能在港股上市的华晨中国达不到将华晨宝马的并表条件,而华晨集团聘请的审计机构虚与委蛇而达成妥协,越过华晨中国将华晨宝马并表。

宝马在2018年曾表示,将在2022年以36亿欧元(约4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份,将持股比例从现有的50%提高至75%,以获得华晨宝马的控制权。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后,宝马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的股份,并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

鹏元资信此前分析称,由于华晨集团非常依赖于华晨宝马,2022年完成交割后,华晨汽车将彻底失去华晨宝马品牌,将对公司未来经营产生很大影响。受股权转让事项、母公司及集团其他体系亏损、资金紧张传闻不断等负面事件影响,金融机构资金纷纷逃离,从合并层面来看,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筹资活动现金分别净流出47.22亿元和54.42亿元;银行对公司的授信额度亦持续下降,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3月末银行授信总额分别为375.29亿元、349.47亿元和325.65亿元,截至2020年3月末,已使用授信额度301.97亿元,未使用授信额度仅为23.68亿元,公司再融资能力受到冲击,公司现金流压力被进一步放大。

旗下多家公司涨停

受到华晨集团破产重组消息刺激,华晨中国短线上扬,涨幅扩大至近10%,A股申华控股和金杯汽车纷纷涨停。

11月15日晚间,申华控股、金杯汽车相继公告,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华晨集团11月13日收到沈阳市中级法院送达的通知书,华晨集团债权人格致科技申请对华晨集团进行重整。若其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申华控股公告称,经核查,截至公告日,公司应收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账款1.4亿元,主要形成原因为日常汽车购销;公司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44565.48万元,其中4亿元为公司向华晨集团为公司融资担保提供的反担保,4565.48万元为公司为原子公司华晨租赁提供的存续担保。若华晨集团进入重整程序,可能会对公司年度业绩产生一定影响。

截至公告日,华晨集团直接及间接持有申华控股股份约4.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93%,处于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约1.0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24.13%,占公司总股本的5.53%。

金杯汽车公告称,经核查,截至公告日,公司应收华晨集团账款5007万元,应收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2677万元,均为日常汽车零部件购销形成。若华晨集团破产重整,公司可能计提大额坏账准备。公司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5.30亿元,若华晨集团破产重整,相关担保能否顺利解除存在不确定性。

截至公告日,华晨集团全资子公司持有金杯汽车股份约2.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2%,其中1亿股用于融资融券,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37.53%,7360万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占其持股公司股份总数的2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