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墨西哥总统塞迪略:多边体系重建和完善需要所有利益攸关方的善意和努力
财经

前墨西哥总统塞迪略:多边体系重建和完善需要所有利益攸关方的善意和努力

2020年11月20日 18:59:52
来源: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

前墨西哥总统、21世纪理事会主席塞迪略今天在“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广州)开幕式上通过视频发表讲话,主要内容如下:

2003年9月,前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发表了一篇著名的演讲,题目是《道路的岔口》。他对当时发生的事件深感担忧,在他看来,世界到了必须做出艰难选择的时候。

他的严重关切主要源于单边主义的再次抬头和对国际法的无视,集中表现为当年早些时候对伊拉克的入侵。

安南认为,应对恐怖主义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实际(甚至只是认为的)威胁时,单方面使用武力,即未得到安理会的适当授权,对联合国的原则提出了根本性挑战,无论这些原则多么不完美,它们却是近六十年中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基石。

他警告说有了这样的先例可能会导致单方面和非法使用武力,不管有没有正当的理由。 他又警告说,这一先例有悖于对我们集体应对共同问题和共同挑战的信念,并且忽视了三年前的2000年9月《千年宣言》所承诺的全球团结和集体安全的共同愿景。

在最近四年的时间里,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以及其主要的多边机构,遭到了极其残酷和前所未有的攻击。尽管有很多原因造成了最近对多边体系的破坏,但作为侵犯者的美国所占的份额远高于其他国家。

特朗普政府破坏了多边体系的许多机构和协议,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机构和协定原本都是美国领导和自美国建国以来对美国有利的。

进行破坏的例子比比皆是: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和教科文组织,威胁退出世界卫生组织; 终止《中导条约》; 拒绝谈判并加入《全球移民契约》; 废除伊核协议;以及导致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瘫痪。

尽管实际上特朗普政府对国际体系的所有攻击都不利于美国的国家利益,但这种情况在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中尤其明显。

思考一下其贸易政策的主要内容。

第一,特朗普政府想要纠正多年来美国经济中一直存在的贸易(和经常账户)赤字问题。 为了达到这个错误目标,他们采用了错误的方法,一个一个地攻击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强迫对方达成协议,妄图解决与对方的贸易失衡问题。 这种方法不仅忽视了现代比较优势理论的基本概念和基本国民收入核算恒等式的基本原理,而且将国际贸易视为零和博弈的战场,导致美国政府妄图使用作茧自缚的保护主义方式来解决外部不平衡的问题。

结果是:八月份美国的贸易赤字达到14年来的最高水平,因此尽管全球经济急剧下滑,但1至8月的美国贸易逆差仍达到4220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近6%。

第二,在特朗普执政的第三天,美国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没有给出任何经济或地缘政治的理由。实际上,相比之前美国加入的任何贸易协定,TPP的达成在更大程度上满足了美国的利益和要求、以及美国的标准和惯例。美国的退出违背了自己的国家利益。

结果是:特朗普的决定不仅导致美国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还在世界上的一个重要地区大大丧失了地缘政治影响力。此外,另外11个合作伙伴对TPP协议进行了少许修改,并于2018年3月签署了协议。有意思的是,几天前,11月15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已正式签署。这是中国与其他14个国家(从日本到新西兰再到缅甸)之间的协议。一些观察家认为,这项协定是中国有意领导的,目的是平衡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这一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成功,凸显了特朗普的无能,做出了退出TPP这样伤害美国利益的事情。

第三,特朗普荒谬地迫使墨西哥和加拿大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尽管在大多数会谈中,美国的谈判代表并没有得到他们所坚持的全部无理要求,但他们确实达成了一项协议,现在称为《美墨加三国协议》。 在很大程度上,这削弱了北美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不如以前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结果:通过《美墨加三国协议》,墨西哥和加拿大都输了,但美国也输了。

第四,特朗普政府通过阻止任命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的新成员,让WTO寸步难行。 为了证明他对WTO的敌意是合理的,特朗普辩称,这是因为美国几乎输掉了所有诉讼,而且这个制度对美国来说是“可怕的”。

事实是:美国是争端解决机制的最频繁的使用者,提起的诉讼量比中国和欧盟的总和还多,而美国胜诉的比例(91%)高于所有其他国家。没有任何严肃的分析数据表明该机制对美国有偏见。

而且几乎上诉机构的法官总有一个是美国人,这种情况是其他国家都没有的。

以前,美国官员一直感到不满的是,在针对美国贸易救济行动(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提起的诉讼中美国会败诉。

但是,很明显,这些起诉首先是由美国自己滥用这种救济措施而引起的,明显违反了WTO议定的规则,也是美国自己接受了的规则。

结果是: 托特朗普政府的福,WTO,这个最优秀、最有用的多边机构之一现在就一直处于休眠状态。

第五,无缘无故发起贸易战是特朗普政府最恶劣的贸易政策。美国对其“友好”贸易伙伴,如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欧洲国家发起贸易战,以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为理由,对钢铁和铝等进口产品任意征收关税。正如许多专家立即指出的那样,这样做是明目张胆的藐视法律。

然而,与美国政府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表现出的咄咄逼人之势相比,美国对其“友好的”贸易伙伴表现出的肆无忌惮就相形见绌了。特朗普政府在很短的时间里,一步一步地,引发了一场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空前的实打实的贸易战。

遗憾但并不意外的是,中国以牙还牙,进行了回应。这两个国家的贸易合作和相互依存已经倒退了许多年。

对美国政府为证明其对中国的大规模贸易攻击有理而提供的论据进行的所有严肃的法律和经济分析都认为,美国所谓的理由都是有问题的,甚至是明显非法的。

结果是:美国没有赢得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事实上,在这种情况中从来没有赢家,最终是美国的消费者、农民和纳税人为特朗普针对中国的疯狂贸易战的愚蠢行为买单。

近年来的不幸事件导致了预测不可避免的死亡的可疑职业兴旺发达。地缘政治专家们给予了修昔底德陷阱或冷战这样的概念以新生。

人们花了大量笔墨描述未来不可避免的对抗,包括军事对抗,而不是谴责全球大国不负责任地搞针锋相对的愚蠢竞争。

世界就是这样走到了2021年的岔路口,这比科菲·安南在2003年描述的情况更具挑战性。

全球大国可以选择沿着极有可能导致灾难的道路前进。这条道路摒弃基于规则的国际体系;无视国际合作的价值;重申用单边或双边办法解决涉及集体利益的问题;扩大军事能力,而不是关注外交和民生;继续把本质上是本土政策失败导致的社会后果甩锅给“其他国家”和相互依存;继续把国际贸易、投资和移民视为零和游戏;简而言之,继续削弱20世纪上半叶人类遭受可耻的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大萧条)后才努力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的积极方面。

继续走这条路上可能会导致历史重演,像过去一样造成巨大的、不必要的和无谓的人类苦难,甚至比过去更加严重。

或者全球大国和开明的新兴国家可以果断决定携手走另一条道路,那是通向国际和平与繁荣的道路,是最有可能对所有国家都有利的道路。

毋庸置疑,走第二条路,尽管前景看好,但要走上这条路并不容易。首先,往第一条路上走的惯性近年来显著增长,即使对于生活在开放社会的世界公民来说,对抗的世界观也开始有影响力了。

修复破损的国际关系与合作需要耐心、外交技巧和缓慢恢复互信。

但我要强调的是,尽管美国在特朗普执政期间做出了最恶劣的动作,但多边体系的重建和完善需要所有其他利益攸关方的善意和努力。

其他国家还要肩负起重大责任。中国肯定是这样。

女士们,先生们:

最后,我要对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自十年前成立以来所做出的重要贡献深表感谢。

在郑必坚会长的开明领导下,国创会不断提出有意义的深刻思想,还能有效地将致力于和平、繁荣与和谐共存的崇高事业的个人和机构召集在一起。

从我担任博古睿研究会下属的21世纪理事会主席的经历来看,通过我们的共同努力,特别是定期举办的“读懂中国”国际会议,我可以证明国创会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价值。

我相信国创会这个卓越的机构在未来将继续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