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汽车破产重整,牵连多少上市公司?

华晨汽车破产重整,牵连多少上市公司?

2020年11月20日 20:41:08
来源:界面新闻

视觉中国

据新华社消息,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标志着这家车企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这并不让人意外。

沈阳中级人民法院的这次裁定主要针对一起供应商申请破产重整的诉求。11月13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格致汽车科技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案件编号为(2020)辽01破申27号。

受理重组并非意味着华晨集团已经破产。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晨玉解释称,破产重整是指针对具备法定破产原因但有再生希望的企业,经由企业自身或其债权人的申请,在法院的主持和相关利害关系人的参与下,对企业进行业务上的重组和债务调整,以帮助企业摆脱财务困境、恢复营业能力的制度。

在法院裁定受理对华晨汽车的重整申请后,后续流程一般包括:指定管理人、接收债权申报、召开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债权人会议对重整计划草案进行表决、(若表决通过的)申请法院批准重整计划草案,(若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程序终止、重整计划的执行。重整计划执行期限届满,债务人执行完毕公司恢复良好状态的,重整程序结束,公司恢复正常运行。

不过需要留意的是,破产重整涉及众多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博弈,且绝大多数破产重整都将伴随着债权人的债权折让或展期,存在一定的难度。

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颢律师进一步解释称,重整计划是破产重整的核心文件。根据法律规定,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六个月内,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包括经营方案、债权分类、债权调整及受偿方案、重整计划的执行期限等),并由法院组织债权人进行分组表决,各表决组均通过重整计划草案时,重整计划即为通过。需要注意的是,重整期间,如发生“债务人的经营状况和财产状况继续恶化,缺乏挽救的可能性;或债务人有欺诈、恶意减少债务人财产或者其他显著不利于债权人的行为;或由于债务人的行为致使管理人无法执行职务。”的情形,则经管理人或利害关系人请求,法院将裁定终止重整程序,宣告债务人破产。

华晨集团的债务违约也引起监管层的注意。目前证监会已依法对其开展专项检查。根据检查情况,11月20日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另外,华晨集团的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

华晨汽车集团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资产接近2000亿元。目前旗下拥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华晨中国(01114.HK)、金杯汽车(600609.SH)、申华控股(600653.SH)和动力控股(01148.HK)。

申华控股面临带帽风险,此外控股股东也恐将换人。

从股权来看,截至11月16日华晨集团直接及间接持有申华控股4.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93%,处于冻结状态的股份数量为1.08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24.13%,占公司总股本的5.53%。华晨集团作为公司的间接控股股东,一旦进入重整程序,预计将对公司股权结构产生重大影响。

从债务来看,申华控股的应收账款和担保雷将引爆。目前,公司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的应收账款为1.4亿元,主要为日常汽车购销,并未进行相关计提。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公司净利为亏损2.53亿元,而今年前三季度为亏损0.35亿元,一旦因为应收账款计提大额减值损失,连续两年的亏损将使得公司迎来带帽危机。

更大的隐患来源于担保。申华控股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高达4.46亿元,占其18.44亿元归母所有者权益的24.19%。其中4亿元为公司向华晨集团为公司融资担保提供的反担保,0.46亿元为公司为原子公司上海华晨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提供的存续担保。“母子”公司交差担保的多米诺骨牌一旦推到,交差违约的风险毕竟接踵而来,而大额的预计负债恐将压垮申华控股。

11月20日晚间申华控股也公告称,重整方案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另一家子公司金杯汽车的问题是,谁会接盘可能损失近一半权益的摊子。

从股权来看,华晨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沈阳市汽车工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持有公司2.6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2%。其中1亿股用于融资融券,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37.53%,0.74亿股处于司法冻结状态,占其持股公司股份总数的27.63%。

金杯汽车的业绩稍优于申华股份,这使得其更为“安全”。目前,公司对华晨集团的应收账款为5007万元,对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为2677万元,均为日常汽车零部件购销形成。华晨集团破产增加了公司计提大额坏账准备的可能。而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为6041万元,面对7677万元的控股股东应收账款,金杯汽车今年同样将陷入盈利危机中。

金杯汽车近一半所有者权益面临风险。目前,公司对华晨集团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余额为5.3亿元,占其11.27亿元归母所有者权益的47.03%。华晨集团的破产重整,使得相关担保陷入巨大风险中。华晨集团曾于2019年6月向公司出具承诺书,于今年底平稳有效地解除相关担保。然而破产的事宜使得尚未履行的承诺成为空头支票。目前,上述承诺中涉及的总计4.75亿元担保中,3.6亿元处于被诉状态。华晨集团破产同时使得公司面临计提大额预计负债的风险。

11月20日晚间金杯汽车也公告称,华晨集团重整可能对公司股权结构、应收账款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未来华晨集团重整事项仍有诸多看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华晨集团持有的华晨宝马以及华晨雷诺的股权将何去何从。

2018年,华晨与宝马签署协议:2022年前,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届时宝马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的股份,并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作为三大豪华品牌之一,华晨宝马的产销始终在前十位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华晨集团一旦破产,持有的华晨宝马25%的股权何去何从依然颇有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