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大学教授陈铮鸣:病毒目前还没变异,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财经

牛津大学教授陈铮鸣:病毒目前还没变异,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2020年11月26日 18:06:34
来源:财经网

“假如一切顺利,在疫苗接种方面没有产生重大的事件,预期明年秋季大部分的欧洲国家民生基本上可以恢复正常,基本上可以摘口罩,当然我们也拭目以待。”11月26日,牛津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流行病学专家陈铮鸣在 “《财经》年会2021:预测与战略”大会上做出了他的判断。

牛津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流行病学专家陈铮鸣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全球已经有近三百种疫苗,目前约有十几种疫苗完成了一期、二期,最近据相关研发机构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已经看到了非常积极的疗效。其中陈铮鸣提到了三款安全性相对较好的疫苗:辉瑞、巴泰克、莫桑。关于大众关心的疫苗的价格,他也表示因研发主体、保存温度、交通运输等因素疫苗价格的差别非常大。

“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胜利在望。” 陈铮鸣在分享中说到。对于病毒是否会发生变异、变异后疫苗是否还有效等相关问题,他表示病毒的变异目前来看还没发生,用RNA的病毒来讲,在计算机图纸上换一个核酸的序列即可马上生产。目前英国的新冠疫苗的接种已全面铺开,如审批顺利将在圣诞节前开始接种。对此陈铮鸣表示如在疫苗接种方面没有产生重大的事件,他对明年秋季欧洲国家民生基本恢复正常持乐观态度。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刚才梁司长非常犀利的指出了现在一些漏洞和问题的存在,是因为公共医疗卫生体系存在的一些裂痕。公共卫生体系和社会治理体系的协同和联动就非常的必要了,过一会儿会有一位公共卫生的专家就此会进行更详细的解读。现在首先联线一位在英国的流行病学专家,牛津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流行病学专家陈铮鸣教授。因为在疫情目前的赛跑中可以看到阿斯利康和牛津开发的疫苗表现相当不错,陈教授对这方面非常的了解,请他对疫苗的进展做一些分享,同时他也会从国外抗疫的经验里给我们讲一下我们可以得出哪些的启示,下面我们连线陈教授。

陈铮鸣:谢谢主持人。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通过联线的方式参加今天财经组织的论坛。15分钟的时间我主要介绍一下欧洲疫情的现状以及防控策略方面的思考,包括一些研发的最新的状况。

欧洲大家已经很清楚了,还是不断蔓延,它的防控策略和中国的差别。简单的总结了一下中国的防控策略令人瞩目的成效主要是反应在这几个方面:中国采取的是一个快准狠的兼并战,快速作出反应链排查,精准动态清零。

随着社会的管控的放松疫情又逐步出现了大的反弹,在欧洲20几国,包括英国、意大利、德国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这个图展示的大家也可以看到疫情第一波现在了以后,到了夏天它的疫情又出现了反弹,各国相继采取了一些对应的措施,在第一波防控的基础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疫情又得到了一定的遏制,逐步逐步可能会出现一个下降的趋势。

英国的情况也非常相似,虽然流行的严重程度可能各国之间略有一些差异,但是大的趋势都是一样的。第二波和第一波相比有几个基本的特征,第一是以学生年轻人为主,这个和第一波不太一样。第一波在中老年人,尤其在医院的流行比较严重,这一波以学生、年轻人为主。

第二个现状,无症状或者是轻症感染的人居多,有大量的甚至估算有大概30%到50%都是非常轻症,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可能是年轻人抵抗力好,第二个和第一波相比民众的防范意识还是有所提高,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社交的具体,一定程度上也有个人的防护,所以病毒的感染量相对低,所以他一旦感染了以后可能症状是比较轻的。由于这些特征病死率和第一波相比也比较低,当然原因也很多,主要的成因是夏季的解禁,包括为了刺激经过采取的一些刺激政策,比如说到餐馆半价等等,还有度假也采取刺激政策,也增加了人群的密集交流感染的途径。从11月初开始,欧洲各国采取了第二波的封城,这个和第一波相比相对比较松我们叫半封城,民生基本上不受特别大的影响,居加班工,大家不能串门,这个效果也逐步显现出来,德国、法国、意大利,疫情逐步又下来了。

所以疫情的控制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主要就是有效的隔离,检测,做得好做得不好从疫情的控制效果也能反应出来。英国基本上初步决定四个月封城以后在下个月初逐步解封,然后根据疫情的情况可能会采取一些新的措施。这个图大家可能有印象,第二波是不是比第一波更为严重,我们认为不见得。最最关键的第一波没有实施大范围的全人群的检测,根据现在抗体的检测来看,第一波实际流行的情况要比数字反应的要严重的多,至少的它的五倍到十倍。在英国来看总的感染人数预计达到了400到500万,是实际感染人数的大概十倍左右,从欧洲各国反应的情况也都相似,大概有10%甚至到20%特异性的抗体是阳性的,我们现在检测的只是非常少的,症状比较明显的入院的一些检测的数据,所以大大低估了疫情的蔓延的范围。

从各国的病死率角度来看差异也非常大,从前期的数据国内也报道了很多,在英国、意大利病死率都是非常高的,达到了10%,这个图反应了全球各国死亡人数与报告人数的状况。这个是报告的感染数,报告检测阳性,美国现在是第一位,大概超过了千万,印度也接近千万人了,还有巴西等等。纵坐标是死亡的总的人数,这里反应出感染越严重,无论你的病死率如何,你的死亡人数总是增加的,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怎么把疫情控制好。尽管如此各个国家之间它的病死率,相差非常大,相差20倍,有不到0.5%,还有超过10%,有的甚至更低0.1%,0.2%,病死率差异这么大是不是反应了诊疗水平的差异,这不是主要的因素。主要的因素反应在其他的方面,第一个是患者的年龄构成,基础健康。英国第一波的疫情首先从老人医院开始,这些都是老弱病残,高龄的病人,所以它的病死率就非常高。第二个人群诊疗的及时性,各国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快速的诊疗,所以经过抢救诊治了以后恢复就比较快。

还有一个死因的归类方法也差异很大,在中国比较严格,一定要死于新冠肺炎,在国外采取比较松散的,和流感的死因诊断是一样,28天诊断得过新冠任何原因死亡的都归类于新冠死亡,哪怕你已经恢复了,出门交通事故,只要死亡报告单提到你得过新冠,都归归新冠死亡,所以这也影响了数据的一些直接的对比。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人群的病毒核酸的检测的覆盖面,在早期检测覆盖面非常低。只有实际感染人数的1/10或者更低,它的病死率相对就更高了。所以要对比各国的死亡率的差异,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不能简单归为医疗体系诊疗水平的差异。因为到目前为止新冠肺炎的治疗有一些改进,但是变化并不是很大,主要还是靠机体自身的免疫力以及一些临床的支持的疗法来渡过这个难关。

欧洲各国新冠防控基本的考量,和中国的兼并战是不一样的,它是比较消极的,它主要基于几个:第一个它认为这个病毒在全球范围内扩散以后没有办法根治这个病,所以他采用的是与病共舞持久战。还有一个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和传播,防不胜防。还有这个病毒和年龄基础健康状况关系密切,年轻人就像一个大感冒,我周边也有很多学生、同事也患了,一个礼拜以后发烧两天,也基本上恢复了,当然也有重症的,个别的人住院或者是因病去世的也有。整体的死亡感染的估算大概在1%,这个1%假如基数放的很大,造成的生命健康危险是非常大的,它也是流感的大概十倍,数十倍,所以这个也是不能接受的。

另外一个基于既往的一些经验,尤其在西方是一个自由或者是比较散漫的社会,管控过严过长都会出现大的反弹。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欧洲的情况也有人游行反对这种过严的管控,政府出台了一些政策必须要考虑民情的特殊性,以及对经济的不良的影响,所以它的一些政策“与病共舞,以拖带管”,希望这个病毒满面变得温柔,希望逐步逐步建立一个所谓的群体免疫。

另外更多的是希望科技的创新找到一些好的治疗方法,疗效趋好,更重要的是疫苗问世,在最近的一段时间也有非常重要的一些临床治疗和疫苗方面的一些重大的突破。比如说牛津大学我所在的这个系,我们开展了全球最大的临床实验,从3月份开始,一系列的系统的科学的评估了各种治疗方法,包括老的,新的,对新冠病毒治疗以及降低死亡的疗效。比如说大家可能也了解的,通过临床实验证明了(地塞弥松)当时WHO并不推荐的老的治疗方法,小剂量,可以降低患者病死率30%,这个结果出现了以后新闻报道了以后,不到一个礼拜,全球至少在欧美国家它的使用量增长了10,大家看到一个好的临床的视野,假如非常科学,得出一个结论性的结果,对临床的治疗会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

大家可能最关心的也最令人期盼的就是我们现在终于有了疫苗,这个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奇迹,假如说十个月以前有人说新冠病毒开始在全球流行,病毒的序列刚刚出来以后,公布以后,有人说我十个月以内可以研制出疫苗,这个疫苗可以通过一期、二期三期临床实验,得到监管部门的批准,广泛使用,很多人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这是个大效果。因为我们知道从既往的经验来看,疫苗的研发周期非常长,大概有十年。而且很多的疫苗比如说疟疾,比如说艾滋病,全球经过数十年的研发仍然没有成功,所以对新冠疫苗来讲,我们经过十个月,不到一年的全球的努力,已经有近三百种疫苗,大概有十几种疫苗已经完成了一期、二期,最近有几个礼拜有三个疫苗完成了大规模的实验,已经公布了中期的研究结果,得出了一个非常非常令人兴奋的积极的疗效。这个效果超出了预期,本来的预期是50%,监管就可以批准了,比如说美国的FDA,疗效都达到或者是达到90%,而且安全性相对的比较好,这里我了三款疫苗,一个是辉瑞的,跟德国的(巴泰克)的疫苗,还有一个(莫桑)的两以前以前公布的,这两类都是最新的核酸的信使RNA的疫苗。

还有就是这两天牛津跟阿斯利康腺病毒载体疫苗是通过猩猩的腺病毒,不是人类腺病毒。注射都是两次,研究的临床的偶然随机双盲的临床实验,这个非常重要,没有这一波这样的一个试剂很难得到批准,你对它的安全性,疗效,很难得出科学的评价。参与者接近3万,感染的人数它都是中期的分析,但是我这里要强调中期地分析不是随意分析,一定是达到一定的感染者人数时候才能开盲,所以这个它的研究,它的分析计划都事先要注册,要公布,然后按照事先既定的方案来进行分析,而不是说我随意来看看到得到的阳性结果以后才应用。

从感染人数大家来,治疗组跟安慰组,疫苗组,差异非常明显,一个是89跟5例感染,一个是90跟5例,一个是101跟30,总的保护率在95%,辉瑞的,牛津是60%到90%,为什么是60%到90%,因为疫苗组分成了两组,一组是两剂全剂量,还有一种第一针是半剂量,第二针是半剂量,发现半剂量的时候疗效更好,这个原因不是很清楚,可能是不是跟免疫的反应刺激比较微弱,更能得到完整的免疫力刺激反应,这个研究团队还在做总的分析。总的来讲大概是疗效70%,平均一下。

疫苗的价格差别非常大,牛津跟阿斯利康的疫苗将开始建立一个和阿斯利康建立的联盟的,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这个疫苗不以利润为主的,必须是以平民的价格在全球推广使用,所以它定价非常低,四个美金两支,也就是大概不到25块人民币。辉瑞的相对贵一点,另外一个相对重要的就是它的保存温度,一个是常温的冰箱,还有就是负20度或者是负70度,这个可能在一些边远农村地区,发展中国家广泛的使用,除了价格以外,储存也是一个问题。

现在是黎明前的黑暗,胜利在望,但是还有一些新的科学问题大家比较关心的,第一我们有了疫苗,这个疫苗保护周期是多长,是半年还是一年,还是两年还是三年,这个需要持续的追踪观察。

第二,总的有效对不同的特殊人群,比如说老年人,比如说有多种疾病的,比如说孕妇,比如说免疫功能低下的,比如说艾滋病患者他的疗效怎么样。长期的安全性怎么样,这些疫苗得有一些轻度的不良反应,肌肉疼痛,乏力,发烧,就像一个小感冒一样。这些非常正常,一个疫苗我们讲有药三分毒,假如一个疫苗一点副作用都没有,你可能实际疗效可能也不会达到这个预期的结果,所以安全性我们更多关注的不是轻症的安全性问题,更多的是一些重大的安全性。

牛津的疫苗曾经有一例出现脊髓炎而停了,后来经过评估发现跟这个疫苗没有关系,继续开始用也反应了在研发期间安全性的关注,还有个就是联合接种,一个是和流感病毒能不能接种,英国现在采取的方案,一个礼拜以后可以接种当然不同的疫苗之间可不可以联合接种,这个我觉得会有更多的研究来回答这些问题。

大家很有可能关心的是病毒的变异,病毒的变异目前来看还没有发生,对这些新型的研发的技术路径病毒变异并不是一个大问题。用RNA的病毒来讲,一天之内就马上可以设计出新的病毒,只要计算机图纸上换一个核酸的序列马上就可以生产。最最重要的是监管部门一旦法身变异以后新的疫苗出来以后是不是需要采取一期、二期这么一个过程,这是我们监管部门各科学部门需要探讨的问题,但是从技术上来讲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生产新的疫苗,尤其是线病毒,核酸病毒。

现在全球不同地区新冠疫苗的预订量也达到了非常客观的数量,牛津的疫苗占了大多数,除了欧美国家以外,绿的部分已经有超过30多亿支的疫苗已经预订了,它的生产的能力也已经非常高了,一年预计可以生产30亿支,辉瑞以及(莫当那)大概是5亿到10亿,随着产能的扩大,疫苗的供应应该不是问题。而且还有更多的临床实验,比如说中国的疫苗也在进入三期临床实验最后阶段,我们也非常期待能得出一个非常积极的结果,为后续的疫情的控制产生积极的疗效。

英国的新冠疫苗的接种已经紧锣密鼓的全面铺开了,假如审批顺利的话在圣诞节前开始接种,首先是两组疫苗,一个是辉瑞的,英国已经定了500万支,很快就会到货。

还有阿斯利康的牛津的疫苗,已经订了1亿支,优先考虑的是高龄对象,以及医护人员,明年初估计理想的柒,像我们这个年龄段,一二月份应该就可以接种到疫苗,而且是全部免费的。

假如一切顺利的话在疫苗接种方面没有产生重大的事件,推广出去的话,预期明年秋季大部分的欧洲国家民生基本上可以恢复正常,基本上可以摘口罩的当然我们也拭目以待。

最后总结一下,这次的新冠是一个重大的公共卫生的危机,也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反思,公共卫生最大的挑战我觉得刚才提到的一些制度的建设等等,都非常关键,它是一个大健康的概念,涉及的面非常广,但是我觉得最最关键的就是一个关健词,怎么来认识怎么定位公共卫生,因为公共卫生其临床的治疗它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也是成为它牺牲的牺牲品。

最后一段文字,我们经常引用的对公共卫生的悖论,在正常情况下公共卫生往往被忽视,因为不会出什么事,一旦发生重大灾难时才意识到,但是亡羊补牢,为时过晚。所以当疾病从记忆中小腿的时候,公共卫生又重新从脑海中消逝石, 通过这次的新冠我们也希望从政府科学团队,社会,大家来反思,意识到公共卫生的重要性,重新定位,能建立一个长效的可持续发展的,以预防为主的公共卫生体系,真正防止急性传染病的发生也通过这个体系的建立来惠及广大的民众,防止慢性病的发生,这个同样重要。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