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西咸新区原党工委书记王军:城市化要“梯度”发展
财经

陕西省西咸新区原党工委书记王军:城市化要“梯度”发展

2020年11月26日 18:52:00
来源:《财经》

“第一轮城镇化取得伟大成功,但也带来了后遗症。”11月26日,陕西省西咸新区原党工委书记王军在“《财经》年会2021:预测与战略”上表示。他建议,新一轮都市圈的发展,应该努力逐步提高城边村镇的公共服务和社区配套,而不是一步到位,重点发展快速交通,城际轨道交通、村际之间的道路连接。

陕西省西咸新区原党工委书记王军

王军认为,城市化要梯度发展。城市化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配套建设过程应“梯度式”进行。城乡实现融合互补发展,把农民作为城市化的主体。“激烈的城镇化应该过去了,温和的城镇化要开始了。”

以下为发言实录:

王军:刚才两位老师都是国家级的专家,从宏观层面对都市圈和都市圈生态讲了很好的意见,我是基层的工作者,做过区长、书记、市委常委,我从具体的问题来看都市圈的问题。新一轮城镇化更多的要总结老城镇化的问题,去年我太太说,钟点工过去是500元/月,一个月两次,而现在钟点工涨成1000元/月,怎么突然涨这么猛?她说,因为咱们城中村拆了,没地方住了,他时间成本、交通成本大大提高。

这好像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实际是一个大问题。第一轮城镇化取得伟大成功,单月带来了后遗症。今天的题目特别好,一个是都市圈,一个是都市圈生态,这个生态讲的特别好。我理解的都市圈生态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把大城市、中小城市、村、镇整个纳入城市圈生态体系,我发明了一个词叫城市融合发展,融合与容合发展并举,这应该是下一轮城市化的重点,以形成点状布局的市镇体系。

我理解的都市圈是大城市为核心,中小城市加上星罗棋布的村镇,点状布局的市镇体系,有机的生态体系,城边村镇作为城市的特殊功能区存在,同城化、一体化发展。比如有的村镇可以搞成产业工业园,有的就是文化旅游功能区。我觉得北京周边搞的很好,实际上是依托于这个城市,成为城市功能区,包括农业,本身也是城市功能区。比如郊区的基本农田,尽量保留下来,包括农田、果园,完全可以作为城市的农业公园。与其花很多的基本建设费用,建设好像很精致、很漂亮的名贵树木组成的公园,不如建设成农田。有些农田就是城市森林、城市公园,果园就是城市森林,让它和城市融合,就是城市的隔离带、绿化带,而不是把农田简单的做成城市,这样从生态环境上也是积极的进步。

我在这里提一个概念,城市化要梯度发展,城市化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配套事实上是梯度的。西安和北京、上海是没法比的,西安和临潼、咸阳也是没法比的,咸阳和它周边的县城、县城和它周边的村镇,形成梯度发展。

我认为新一轮都市圈的发展,应该是努力逐步提高城边村镇的公共服务和社区配套,而不是一步到位,重点发展快速交通,城际轨道交通、村际之间的道路连接。不要跟西安、北京搞一样的标准,搞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农村的人本身没有多少收入,也要搞气化,不准烧煤,大家怨声载道。包括城市垃圾处理办法,也要有一个梯度,而且尽量尊重城镇内生发展,类似老城区改造、老小区改造的形式。我们陕西有小城镇的建设,用这种办法恢复原来的几个标配,就变成旅游镇了,用这种办法使城乡融合,包容发展。现在老龄化、郊区化,我们退休以后,完全可以把大房子租出去,到农村找一个小院子住,很舒服,只要半小时内能到医院,像我们西安,一小时能到市医生,半小时能到三甲医院。把城边村作为城市的功能区,而不是城市的改造对象。

第一,城乡包容发展而非城乡兼并。第二,城乡融合互补发展,而非大拆大建。第三,把农民作为城市化的主体,而非城市化的对象。我起了一个名字,叫温和的城镇化,激烈的城镇化应该过去了,温和的城镇化开始了,我们拭目以待。谢谢!